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恩怨一刀了(二)
    “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此獠既是急欲寻死,某便送其一程也罢,军师且看此事当如何安排了去为宜?“

    心情不爽之下,公孙明本来就打算尽快拿袁谭来开刀的,而今一听此獠居然想先下手为强,公孙明心中的杀意当即便不加掩饰地迸发了出来。

    “呵,公则虽平庸,可有一句话却是说对了——事不宜迟,迟则生变,今,战事方停,其军必然无备,主公不妨先将其所送来的章程痛批上一番,以懈其心,子时便动手,一举将此獠拿下,公审后再行处死,如此,冀州民心即可定焉。”

    庞统的打算可不仅仅只是除掉袁谭那么简单,还算计着用其之死来收拢冀州之民心,一举而两得,老谋深算者莫过如是。

    “嗯,某看可行,佐治可有甚要补充的么?”

    公孙明本来还有些担心快刀斩乱麻会在舆论上有所不利,可这一听庞统之所言,顾虑顿时尽消,自不会有甚迟疑可言。

    “主公明鉴,今夜轮值大将军府的正是偏将军李询,早在兵离平原前,属下便与其沟通过多回,相约一并归入主公麾下,子时兵至之际,属下当与其一道打开府门,管叫袁谭小儿无路可遁。”

    辛毗兄弟俩在青州军中都有着不小的势力,几经活动下来,夹带里自是不凡军中重将,这会儿一听公孙明打算连夜用兵,立马便给出了个保证。

    “好,那就这么定了,某这就批了章程,佐治且辛苦一趟,去回了袁谭那厮便好。”

    以幽州军之强大,有没有内应之帮忙,其实都无甚太大的差别,当然了,能有人帮衬着,倒也能少些战损,对此,公孙明自是欢迎得很……

    “报,禀主公,辛从事回来了。”

    戌时将至,天已是完全黑了下来,然则袁谭却是半点食欲全无,有若困兽般在偏院的书房里来回踱着步,正自焦躁不已间,却听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轮值军侯已大踏步从外行了进来,冲着袁谭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传,快传!”

    袁谭之所以心神不宁,正是因着辛毗迟迟未归之故,而今一听其已到了府门外,精神立马便是一振,言语间竟是带上了几分明显的颤音,足可见其心情之激荡有多强烈。

    “主公,属下幸不辱使命,那公孙小儿果然怒气大发,现有批复之文在此,请主公过目。”

    轮值军侯应诺而去后不多久,就见辛毗已大踏步从屏风后头转了出来,满脸喜色地冲着袁谭便是一躬,紧着便给袁谭吃了颗定心丸。

    “哈哈……,好,辛苦佐治了,明日一早,佐治可再去那厮营中走上一趟,就说某请其前来商榷具体善后事宜。”

    袁谭几乎是用抢地接过了辛毗递将过来的文本,飞快地扫了一遍,果然见其上所书之言用辞颇为激烈,袁谭顿时便乐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见得袁谭兴奋若此,辛毗心中虽是暗自冷笑不已,可表起态来,却是没半点的迟疑与犹豫……

    “咯吱吱……”

    子时正牌,夜已是极深了,大将军府里一派的死寂,除了大门等几处要紧所在还有着火把在明灭不定地燃着之外,其余各处皆是黑漆漆地,不见一丝的光亮,突然,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中,原本紧闭着的两扇大门已被人从内里推了开来,旋即便见一名身材魁梧的络腮胡将军领着二十余名亲卫从内里行了出来,一见及此,一小队正在府门前值守的青州军士兵们自不免皆为之诧异不已,可待得见来者是自家主将李询,却也无人敢乱说乱动。

    “发信号!”

    李询根本没去理会那些值守士兵们的诧异,扬手间便已声线冷硬地下了道命令,旋即便见众亲卫们轰然应诺之余,齐齐动手,将府门前的火把全都熄灭了个彻底,这等古怪的举止一出,众轮值士兵们自不免便起了一阵的骚乱,然则因着自家主将就在此坐镇之故,却也没谁敢去阻止那些亲卫的行动。

    “将军……”

    府门外的火把一灭尽,长街远端便已乍然响起了隆隆的脚步声,很快,南、西两面也有着不祥的响动传来,一闻及此,在府门外轮值的那名青州军屯长可就有些个稳不住神了,张口便欲示警。

    “都别乱,此乃公孙将军所部前来平叛,尔等都退到一旁站好了,谁敢妄动,皆杀无赦!”

    没等那名屯长将话说完,李询便已一把抽出了腰间的大刀,用力一个虚劈,冷声便下了道将令,对此,众青州军将士们虽是惊疑不定,却也无法敢有所违逆,全都老老实实地退到了一旁,紧张万分地注视着高速冲来的大批幽州军步骑……

    “怎么回事?为何……”

    心思尽去的情况下,袁谭自是睡得很是香甜,却不曾想突然被一阵喊杀声给惊醒了过来,心一慌,赶忙一骨碌便翻身而起,也自顾不得披甲,一把抄起挂在墙上的三尺青锋剑,大踏步便冲出了卧房,入眼便见偏院中的亲卫们正自乱作一团,自不免便急了,张口便欲喝问上一嗓子。

    “轰……”

    没等袁谭将话说完,只听一声惊天巨响中,偏院那两扇并不算太厚实的大门已被人从外头生生撞塌,紧接着,大批手持火把的幽州军将士在赵云的统领下,蜂拥着杀进了偏院之中。

    “挡住,快挡住!”

    这一见是赵云率部杀来,袁谭登时便慌了手脚,然则纵使不敌,他也不打算束手就擒,嘶吼着便喝令手下亲卫们上前迎敌。

    “常山赵云在此,袁谭小儿,哪里走!”

    袁谭手下亲卫倒是忠心者居多,闻令之下,也确实奋勇冲上了前去,可就这么区区两百人不到而已,又哪堪三千幽州军精锐步卒之冲杀,很快便被杀得个七零八落,一见及此,袁谭又哪敢留下来等死,趁着大乱之际,仗剑便要往通向后花园的小门逃将过去,却不料赵云眼尖,这一见袁谭要逃,又岂肯善罢甘休,咆哮如雷般地便持枪冲杀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