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刘氏的后手(一)
    “锵、锵……”

    这一见幽州军一方刀剑出了鞘,百余名青州军士兵也自不敢稍有大意,乱纷纷地也全都抽出了腰间的大刀,紧张万分地与幽州军一方展开了对峙,只是兵力悬殊之下,气势明显落在了下风。

    “呵。”

    面对着青州军的剑拔弩张,公孙明不单不曾发飙,反倒是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满满皆是阴冷之气息。

    “误会,误会,混蛋,都将刀收起来,撤!”

    见势不妙之下,那名青州军军侯显然是吃不住劲了,根本不敢再在原地多呆,卑躬屈膝地致歉了一句之后,紧着便率部撤去了别处。

    “小婿见过岳母大人。”

    公孙明没去理会那些青州军将士的离去,独自一人缓步便转过了照壁,入眼便见偏院的厅堂上,刘氏盘腿坐在蒲团上,一直在伤心地啼哭着,与其作伴的那名绝美少妇则是侧坐在旁,柔声地劝慰着,只是因着角度的缘故,公孙明并无法瞧清那名少妇的面庞,只不过他也没怎么在意此事,紧走数步,抢到了堂上,一躬身,很是恭谦地便行了个礼。

    “是你?尚儿呢?在哪?尔为何要害我家尚儿,你说,你说!”

    听得响动不对,刘氏猛然便抬起了头来,见得来者是公孙明,心底里的火气顿时便狂涌了起来,状若疯癫般地便发出了一连串的责问之言。

    “岳母大人节哀,三哥已被大哥所部杀死当场了。”

    见得刘氏如此痛苦,公孙明心下里难免有些愧疚,只可惜他根本没得选择,概因这就是争霸天下者必须背负的命运——不能登顶的话,就断难逃过全族尽灭之下场,哪怕从头再来一次,公孙明也依旧不可能放过袁家三兄弟。

    “啊……,天啊,我的尚儿啊……”

    刘氏心底里本还存着一丝念想,指望着袁谭能留袁尚一命,却不曾想最终等来的竟是这等噩耗,心疼如绞之下,当即便撕心裂肺地嚎啕了起来,可也就只哭了几声,一口气喘不上来,竟是就此昏厥了过去。

    “母亲,母亲,您醒醒,醒醒啊……”

    见得刘氏身形歪倒,正自陪着默默垂泪的绝美少妇登时便慌了神,赶忙伸手扶住了刘氏的身体,悲切地呼号着。

    “嗯?”

    绝美少妇这么一动作,公孙明这才注意到了其那绝美的容颜,饶是公孙明在另一时空也算是见多了各种女神,还是不免被那女子的绝世之容颜晃了下眼。

    “我苦命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啊,这叫娘怎么活啊,尚儿啊……”

    经绝美少妇好一阵的急救之后,刘氏终于悠悠转醒了过来,可眼才刚一睁开,又伤心地大哭了起来。

    “唉……”

    刘氏这么一哭,公孙明这才惊觉自己先前竟是一直盯着那绝美少妇在看,老脸不由地便是一红,赶忙收敛了下散乱的心思,微叹了口气,转身便要就此退出房去。

    “站住,公孙明,尔给老身说清楚了,为何要害我家熙儿、尚儿?”

    见得公孙明要走,刘氏也不知哪来的力量,猛然便站直了身子,双眼圆睁地便喝问了一嗓子。

    “帝王路上尸骨寒。”

    公孙明口才绝顶,真要编排的话,可以有无数的理由来扯淡,完全可以将所有的罪责全都推到袁谭的身上,然则他最终还是不曾这样做,默立了片刻之后,最终给出了个真实而又残酷的答案。

    “帝王路?呵呵……,好一个帝王路,竟叫兄弟父子皆相残,罢了,罢了,老身荣华富贵该享的也都享了,到了如今,也该是活够了,老身只求你三桩事,若不答应,老身便是做鬼也断不放过你。”

    刘氏出身汉室宗亲,自幼饱读诗书,自不会不清楚公孙明所言之真谛,然则明白归明白,心疼却并未稍减多少,望向公孙明的目光里依旧满是不加掩饰的仇恨。

    “岳母大人请讲,若是能办得到,小婿自当尽力而为。”

    尽管对刘氏有所愧疚,然则公孙明却并不打算无条件答应刘氏的请求,可也不打算哄骗于其,言语间自是谨慎得很。

    “梅儿无辜,又向来心善,尔可能始终善待于其?”

    见得公孙明不曾将话说死,刘氏不单不曾不满,反倒是略松了口气。

    “岳母大人放心,梅儿现在是小婿之正室,将来也是如此,即便某死,此一条也不会有所更易。”

    对于袁梅这个识大体的妻子,公孙明一向爱重得很,此际表态起来,自然是干脆无比。

    “好,这话,老身记住了,若是可能的话,还请留我袁家一条血脉,若不能,梅儿所生之子若多,且过继一人为袁家之后,尔可愿意?”

    刘氏深知帝王道便是无情道,到了眼下这般地步,她已不敢奢望公孙明会对袁家手下留情,只求能保住袁家一条血脉而已。

    “可。”

    袁家三兄弟皆妻妾众多,然,子息却并不多,个中袁熙有一庶子,而袁尚二子皆已罹难,至于袁谭么,则有三子二女,袁家血脉男丁算起来就这么四人而已,从此四子中择一养着也算不得甚大事,左右他在出兵之前,便已曾答应过袁梅要留袁家一条血脉的,此际答应起来自也就干脆得很。

    “最后一条便是帮老身除掉袁谭那个祸害,我袁家之所以落到这般地步,皆是此逆子所致,老身岂能轻饶了其。”

    尽管是亲生儿子,可刘氏却是一向不喜欢袁谭,此际更是深恨其杀了自己的爱子袁尚,最后一个要求居然是要公孙明动手除掉袁谭,足可见其对袁谭的怨恨有多深重。

    “多行不义必自毙,自古以来,莫不如此。”

    饶是公孙明脸皮再如何厚实,也自没好意思当着母亲的面说要杀其儿子,所能说的也就只是句含糊之言罢了。

    “呵呵……,哈哈……,说得好,尔且在外头等等,老身有几句话要与宓儿交待,去罢。”

    听得公孙明这般说法,刘氏突地便大笑了起来,末了,又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吩咐了一句道。

    “诺。”

    尽管对刘氏的吩咐有所不解,然则公孙明却并未违逆,恭谨地应诺之余,转身便退出了房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