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意外的拦阻(四)
    “袁谭何在?公孙明的人呢,嗯?”

    主院的照壁前,刘氏还在与众青州军将士们对峙着,待得见着华彦本人虽已去而复返,却没见着袁谭与公孙明二人前来,刘氏的眼神瞬间便是一凛,也没等华彦有所表示,便已是冷声喝问了一嗓子。

    “此处风大,老夫人体弱,岂可多呆,来人,即刻送老夫人到偏院休息。”

    明知道得罪了刘氏,自家将来定难有好果子吃,奈何有着袁谭的严令在,华彦虽不情愿,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下了道将令。

    “放肆,尔等竟敢如此胡为,老身轻饶尔等不得,放开老身,放开……”

    军令如山之下,众青州军将士们自是不敢有违,但听应诺声轰然而响间,十数名全副武装的甲士便已一拥而上,架起刘氏与那名绝美少妇,不管不顾地便往偏院拖了去,这等虎狼一般的动作一出,刘氏当即便被气得个浑身哆嗦不已,火冒三丈地狂骂着,奈何众青州士兵们根本不加理会,很快便将刘氏连同那名绝美少妇一道连推带拽地带走了。

    “跟我来,杀进去,休走了袁尚小儿!”

    听得刘氏的狂骂,华彦的脸色已然是黑得有若锅底一般,索性装成没听见,一声咆哮之下,率部便转过了照壁,冲进了主院。

    “放箭!”

    华彦这才刚从照壁后头转将出来,主院中当即便响起了一声大吼,紧接着,大批的箭矢便已劈头盖脸地向青州军将士罩了过去,只一下,便有数十名冲在最前头的青州军士兵惨嚎着倒在了地上。

    “混蛋,杀过去,一个不留!”

    尽管是骤然遇袭,可仗着一身好剑术,华彦倒是不曾中箭,只是见得手下将士损失惨重,华彦的眼珠子顿时便泛了红,趁着冀州军弓箭手们来不及再度拉弓的空档,大步流星地便冲了过去,手中一柄三尺青锋狂挥乱舞之下,瞬息间连杀数人,竟是靠着一股子血勇之气,冲得冀州军阵型大乱不已。

    随着大批的青州军将士冲进了主院,惨烈的厮杀就此开始了,饶是糜集在主院里的四百余冀州军官兵拼死反击,可架不住青州军人多势众,双方互耗之下,冀州军将士死一个少一个,很快便已力不能支,跪下求饶者自是不凡其人,只是到了这等时分,已然杀红了眼的青州军将士根本不曾留手,不管是死战到底的还是跪地求饶的,都是乱刀狂劈而过,整个主院中到处皆是伏尸,血流足可漂杵。

    “主公,挡不住了,您快……”

    随着冀州军的溃败,战线很快便推移到了内院深处,书房中,一身甲胄的袁尚正自满脸惶急地持剑护卫着自家的夫人以及两个孩子,冷不丁却见一名浑身是血的亲卫从外头闯了进来,悲声嚷了一嗓子,然则话尚未说完,就被后头追来的青州军士兵乱刀砍翻在了地上。

    “某愿降,某降了,降了啊,休要动粗。”

    袁尚往昔一向自命英豪,可真到了生死关头,往昔的豪气却是早不知跑哪去了,这一见大批的青州军士兵蜂拥而入,当即便被吓得面色惨白无比,手中的宝剑惊落于地不说,口中更是紧张万分地告饶不已。

    “全都砍了,一个不留!”

    听得袁尚愿降,众青州军官兵们本都已准备上前拿人了的,却不料华彦突然从房外行将进来,厉声便下了道格杀之令。

    “不要啊,某……”

    这一听华彦这么下令,袁尚当即便吓坏了,张口便要再言语一番,可惜众青州军官兵根本不加理会,一拥而上,乱刀将袁尚劈翻在地,不仅如此,其妻妾以及两个儿子也都被砍成了肉泥……

    “报,禀主公,府中诸敌皆已肃清,逆贼袁尚并其诸子负隅顽抗,已被斩杀当场,其首级在此,请主公过目。”

    大将军府外的长街上,袁谭正自心不在焉地与公孙明闲扯着,冷不丁却见一名士兵托着个盛着人头的托盘匆匆赶了来,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杀得好,哈哈……”

    见得袁尚那死不瞑目的首级,袁谭不单没半点戚容,反倒是乐得仰天狂笑不已,状若疯狂一般。

    “老夫人何在,嗯?”

    公孙明瞥了袁谭一眼,却并未理睬其之狂态,眉头微皱地便从旁发问了一句道。

    “回将军的话,老夫人安康,如今已被保护在偏院中。”

    听得是公孙明见问,前来禀事的士兵自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忙紧着便给出了答案。

    “前头带路,子龙,随某一道进府。”

    一听那名士兵如此说法,公孙明的眼神立马便是一凛,也没去问过袁谭的意见,挥手间,便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了道命令。

    “啊,这……”

    前来禀事的士兵根本没想到公孙明会这般下令,一时间竟是不知该如何应对才是了的。”

    “还愣着作甚,带路!”

    没等那名可怜的士兵从懵逼状态里醒过神来,就见凌锋已是毫不客气地一把抢过了其手中的托盘,随手往地上一搁,提溜着那名士兵的胸襟,便即大踏步地向领先而行的公孙明追了过去。

    “无晦,你……”

    这一见公孙明率大批兵马向府门处行将过去,袁谭可就笑不下去了,张口便欲拦阻,可一见到赵云冷眼望了过来,到了嘴边的话语愣是没敢接着往下说,只能是尴尬万分地傻愣在了原地,脸色时红时白地变幻个不停……

    “站住!”

    关押刘氏的偏院门口处,百余名血战过后的青州军官兵正自严密警戒着,待得见公孙明率部缓步而来,立马便有一名军侯昂然上前一步,抬手高呼了一嗓子。

    “让开!”

    见得有人挡道,公孙明的眼神当即便凌然了起来,但并未发飙,仅仅只是面无表情地吐出了两生硬的字眼。

    “锵、锵锵……”

    那名青州军军侯倒是认出了公孙明,只是职责所在,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退将开去,正自犹豫不决间,刀剑出鞘声便已暴响成了一片,只一刹那,跟随公孙明而来的大批亲卫便已全都抽出了随身之兵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