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意外的拦阻(三)
    “不要动手,让他过来。”

    公孙明一向爱民如子,待下也自素来宽厚,在幽州军中乃是神一般的存在,而今居然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辱骂公孙明,众幽州军将士们登时便怒了,没等曲啸将话说完,众将士们已是自发地给其来上了顿老拳,直打得曲啸惨嚎不已,倒是公孙明仁厚,及时断喝了一声,强行制止住了手下将士们对曲啸的围殴。

    “公孙将军,您这是何意?我等已降,缘何还要多造杀戮,我河北军民的血已流得太多了啊,肯请将军体恤一二,末将在此求您了。”

    尽管已是被打得个鼻青脸肿,口鼻处兀自有鲜血在狂淌不止,然则曲啸却是顾不得去擦上一下,这一冲到了公孙明的面前,满脸悲愤之色地便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了起来。

    “放肆,哪来的狂徒,当真找死!”

    这一听曲啸公然为袁尚求情,袁谭可就憋不住了,这都还没等公孙明有所表示,便已是怒不可遏地呵斥了一句道。

    “曲将军且请起来罢,某先前说过了,此乃袁家之家事,自当由袁家之人做主,大哥既已有所决断,某自不能违,来人,请曲将军下去休息好了。”

    似曲啸这等官位不高而又忠义之人无疑是枚很好用的棋子,公孙明自是舍不得让袁谭肆意屠戮了去,也没等袁谭有所表示,紧着便下了道将令,自有随侍在侧的凌锋等人轰然应诺之余,齐齐抢上了前去,将兀自狂呼不已的曲啸架着去得远了。

    “哼,此等狂徒留之何用,无晦老弟就是太过心善了些,要某说,一刀两段便好。”

    袁谭当大哥还真就当上了瘾,居然当众对公孙明的决断指手画脚了起来,真不知这厮哪来的信心与底气。

    “大哥快看,门撞开了!”

    看在袁谭将死的份上,对其客气几分是可以,但却绝不意味着公孙明有受虐之倾向,这一见袁谭的大哥范儿越演越来劲,公孙明可就实在是有些无语了,也自懒得跟其多言啰唣,笑着便转开了话题。

    “哈哈……,好,我青州儿郎果然了得,哈哈……,好,甚好!”

    不知为何,大将军府里的抵抗之力着实微弱得可怜,青州军的战术动作虽远谈不上熟稔,可也就只撞了几下大门,便已将厚实的府门撞倒在了地上,大批甲士就此蜂拥而入,呐喊着向纵深冲去,一见及此,袁谭登时便得意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青州军的推进速度奇快,毫无阻碍地便冲到了主院处,所过处,别说敌人了,就连丫鬟、仆人都不曾遇到一个,直到飞奔到了主院门口处,这才遇到了阻碍——一名富贵气十足的老妇人在一名带着孝的绝美少妇之扶持下,就这么大刺刺地堵在了主院的照壁前,虽只两人,可气魄却是大得惊人,狂飙至此的众青州军将士们一时间还真就没敢直接冲将过去,呐喊声不知不觉中便消停了下来。

    “老身在此,尔等安敢如此放肆!”

    众青州军将士们倒是安静了下来,可老妇人却并未有甚好气色,但见其面色冷厉地藐视了下众人,将手中的凤头拐杖重重一顿,声色俱厉地便断喝了一嗓子。

    “老夫人,您这又是何苦呢?”

    众青州军将士们皆不知这派头极大的老妇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自觉不自觉地便全都回身望向了藏在人群中的统军大将华彦,被众人这么一整之下,华彦显然是没法再藏下去了,无奈之下,也只能是苦笑着行上了前去。

    “哼,老身还活着,岂能容尔等如此肆意胡为,去,将袁谭、公孙明那两混账东西都给老身唤了来!”

    老妇人正是袁绍的续室刘氏,也正是袁家兄弟的生身母亲,往昔虽不管外事,可在袁家的地位却是极其之尊崇,这会儿发飙起来,那等威严着实不是好相与的。

    “老夫人请稍候,末将去去便回。”

    面前这主儿不单是袁谭的亲生母亲,更是公孙明的岳母,她老人家要发飙,华彦不过就一偏将军而已,哪能扛得住,又不愿在此挨老夫人的训斥,只丢下句交待,拔脚便赶紧溜走了事……

    “什么?母亲她竟然出面了,这……”

    府门外,袁谭正自兴致勃勃地跟公孙明扯淡着,冷不丁听闻刘氏跳出来拦阻己方将士,袁谭登时便傻了眼的,他倒是有心下令不管刘氏的胡闹,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等不孝的言语显然不好直接说出口来,心念电转间,便起了将棘手山芋丢给公孙明之心思。

    “呵。”

    这一见袁谭满脸为难之色地望将过来,公孙明瞬间便猜到了此獠的用心之所在,又哪敢去接这么个茬,也就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至于话么,那是一句都不肯多说的。

    “无晦老弟,母亲有请,您看……”

    袁谭等了片刻,见公孙明根本不打算开口,自不免便有些急了,紧着便试探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大哥明鉴,小弟先前便说了,此乃大哥家事,小弟身份尴尬,实不敢妄言,就请大哥自己做主便好。”

    为他人火中取粟的蠢事,以公孙明之睿智,又岂肯去干,再说了,他对刘氏也同样头疼得很,根本没打算在这等敏感时分前去见其,哪敢袁谭眼神里的期盼之色有多浓烈,干脆利落地便耍了把太极。

    “嗯……”

    公孙明这等滑不留手的态度一出,袁谭的头登时便大了好几圈,可也没得奈何,只能是闷闷地长出了口大气,在原地来回踱了几步之后,这才招手将华彦唤到了近前,低声地提点了一番。

    “啊,这……”

    听完了袁谭的密令之后,华彦的脸色登时便苦得有若吃了黄连一般,愣是没敢直接应诺。

    “嗯?”

    这一见华彦不肯接令,袁谭的脸皮立马便耷拉了下来,从鼻孔里冷冷地哼出了一声,内里满满皆是毫不掩饰的威胁之意味。

    “末将遵命!”

    见势不对之下,华彦哪敢再有甚迟疑,只能是苦着脸地应了一声,领着几名亲卫匆匆便又奔回了大将军府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