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穷途末路(四)
    “快,吹号:命令各营即刻上城备战,着苏由统带五千步军沿城墙出击,给我夺回东门!”

    北门乃是邺城的防御重心之所在,实有兵力可是多达一万之数,个中两千骑兵虽是难以登城作战,可在审配看来,己方八千精锐步军已然足以发起一场规模浩大的反击战了的,即便不能趁势一口气夺回东门,自守却是断然不成问题的,只消挨到天亮,是战是撤,自可从容安排了去,一念及此,审配也就不再多犹豫,但见其一把抽出腰间的宝剑,用力一个虚劈,声色俱厉地便咆哮了一嗓子。

    “呜,呜呜,呜呜……”

    随着审配一声令下,凄厉的号角声顿时暴然狂响了起来,旋即便见屯于藏兵洞、瓮城等各处的冀州步军在各级将领的口令声中,飞速地沿着梯道冲上了城头,稍事整顿后,虎威将军苏由已率五千步军急速向东面狂冲而去。

    邺城为标准的四方城,四面城墙皆长七里、高八丈、宽达六丈,相较于城中较为复杂的道路而言,在这等暗夜中,沿城墙攻伐其余城门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有鉴于此,吕旷所部冲进了东城之后,便即将五千步军派上了城头,交由丁屯统领,一路向北城杀去,至于吕旷本人么,却是自率三千骑军并审荣所部降卒五千兵马沿着长街向南门进发,而紧随在吕旷所部之后进城的迭摩达所部一万步骑则是飞速沿长街转道北门,力求堵死审配所部撤回内城之道理,最后进城的赵云所部一路直取内城,不求强袭内城,只求不给内城中的冀州军增援外城之机会。

    “狭路相逢勇者胜,跟我来,杀啊!”

    丁屯乃是幽州军中少有的纯步军将领,也是少有的从普通一兵成长起来的中级将领,作战向来以果敢著称,一接手吕旷所部五千步军,便即毫不停顿地率部沿城墙一路向北城直冲而去,于城墙的转角处,轻松击溃了仓促组织起来的数百冀州军巡哨之拦截,势不可挡地向北城的城门楼处突进,正自顺风顺水间,却见对面一道火龙蜿蜒而来,赫然是苏由率部赶到了,一见及此,丁屯不单不曾稍有停顿,反倒是怒吼了一声,加速便向汹汹而来的冀州步军冲杀了过去。

    “轰……”

    城墙的宽度虽有着六丈之多,可对于相向对冲的两道铁流来说,显然依旧狭窄得很,彼此间很快便重重地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声惊天巨响,刀来枪往间,惨嚎声骤然大作,各不相让之下,人命有若不值钱的草芥般飞速地流逝着,这才刚一交锋,双方皆有百余将士倒在了血泊之中,战况可谓是惨烈至极。

    幽州步军固然是训练有素之师,可守城的冀州军同样是久经战阵的劲旅,双方兵力相当,战斗力也差相仿佛,在如此狭窄的地形上遭遇,绝对是针尖对上麦芒,无论哪一方都没有快速压垮对方的绝对实力,拼的便是血勇之气,而这,双方将士显然都不缺乏,忘我厮杀之下,战局也就无可避免地走向了消耗战之模式。

    “挡我者死,杀,杀,杀!”

    一炷半香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双方的战损都已高达近五百之多,可战局依旧僵持着,眼瞅着情形不对,丁屯可就不免有些急了,嘶吼连连地拼命向前突击,试图以一己之力强行冲乱冀州军的防御阵型。

    “贼子休狂,拿命来!”

    丁屯的武艺说起来并不算有多高强,可一身神力却绝对属罕见之级别,这一玩命突击之下,对面的冀州军将士可就有些吃不住劲了,愣是被丁屯的左盾右刀杀得个阵脚大乱不已,一见及此,正自在阵中指挥作战的苏由可就稳不住神了,一声断喝间,挥舞着斩马大刀便向丁屯杀了过去。

    “嘭!”

    从士兵成长起来的丁屯最擅长的便是这等步军间的乱战,哪怕在疯狂冲杀间,眼神也依旧好使得很,苏由的大刀方才刚劈杀而来,丁屯第一时间便已察觉到了不对,只见其先是一刀将一名与其对战的冀州军士兵斜劈成了两截,紧接着,身形随着刀势往边上一让,左手大盾一个斜架,便已将苏由的刀势卸到了一旁。

    “斩!”

    苏由一刀未能见功之下,难免稍有些心慌,这都还没等其从诧异中醒过神来,就听丁屯一声大吼间,腰腹一扭,手中的大刀便已划出了一道凄美的弧线,凌空斩向了苏由的右肋,这一刀速度奇快无比,若是落到了实处,足可将苏由一刀两段了去。

    “铛!”

    苏由虽不算河北名将,可毕竟也是打老了仗的人物,哪怕有些个惊诧丁屯的身手之敏捷,可也不曾真正乱了分寸,待得惊见刀光呼啸而来,苏由仓促间便紧着一横刀柄,于电光火石间封住了丁屯的刀势,只不过他显然估错了丁屯的力量,整个人竟是被震得向后踉跄了两小步。

    “呀……”

    一招占了上风之下,丁屯自是得势不饶人,但听其一声怪叫,脚下已然猛地用力一蹬,整个人有若大鸟般腾空而起,以手中的巨盾开路,有若陨石般向苏由砸了过去。

    “嘭!”

    苏由万万没想到丁屯会来上这么一招合身扑杀,踉跄间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便已被丁屯砸了个正着,本就不稳的身形顿时便彻底失去了重心,竟是被丁屯给砸得向后倒了去。

    “噗嗤!”

    没等苏由搞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就见丁屯以盾牌压住苏由的身子,右手将大刀往其脖颈上一架,再用力一摁,借着身体的重量,愣是将苏由的首级有若切菜般斩了下来。

    “贼将首级在此,弟兄们,杀啊!”

    斩断了苏由的首级之后,丁屯飞快地丢下大盾,左手一抄,便已将苏由的首级提溜了起来,腰腹一用力,人已弹跃而起,在将苏由的首级高高举起的同时,运足了中气地便狂吼了一嗓子,声如雷震间,当即便令正在鏖战的两军将士们手下都难免为之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