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穷途末路(二)
    “不瞒诠功,某此番可是受人所托而来的。”

    冯礼极善清谈,往昔与人言事,每每皆是云里雾里地不肯稍落实处,可今日却是怪了,这才刚在城门楼里分宾主落了座,冯礼便即意味深长地点了一句道。

    “哦?尔等全都退下。”

    这一听冯礼此言蹊跷,审荣不由地便是一愣,可等了一阵之后,见冯礼并无再往下分说之以,审荣的眉头可就不免微皱了起来,略一寻思,最终还是挥手将身边随侍人等全都屏退了开去。

    “诠功怕是还不知道罢,城中粮秣已只能支撑两日喽,再往下啊,别说将士们了,便是你我怕都只能杀马吃肉了的。”

    众人倒是应诺退下了,可冯礼却并未继续先前的话题,反倒是感慨着将粮秣将尽一事道了出来。

    “啊,这……”

    城中粮秣吃紧一事,审荣倒是亲身感受着,可却万万没想到这等不足居然已到了如此严峻之地步,心一惊之下,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说啥才好了的。

    “某些人自以为驱民就食于敌乃良策,殊不知此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如今不过多支撑了十日而已,到头来还是难以为继,反倒弄得民心尽丧,昏招,昏招啊!”

    冯礼今日可真就是一改往昔温吞水的本色,竟是公然指责起了袁尚的驱民就食于敌之策,言语之胆大,当即便令审荣的脸皮子都不由自主地抽搐了起来。

    “唉……,此事说来也是迫不得已啊,若能坚持到曹丞相大军来援,一切尚可从头再来,终归好过玉石俱焚罢。”

    审荣心下里虽同样对袁尚与其叔父的诸般恶行极为的不满,然则在搞不清冯礼之来意的情况下,他又哪敢透露心思的,所能说的也就只有那些无甚营养的废话而已。

    “哈,诠功此言当真可笑已极,那曹阿瞒若是真肯派兵前来,早该到了的,三个半月了啊,就算是爬,曹阿瞒也该从许都爬到邺城了,与其指望此獠出兵,不若去指望母猪会上树,嘿,似这等毫无意义的蠢话,拿去哄下头的兵痞还成,拿来你我间说项,那浑然就是句屁话而已,不提也罢。”

    审荣话音方才刚落,冯礼便已是一声冷笑,毫不客气地将其之言批驳得个一无是处。

    “唉……”

    审荣何尝不知己方其实已到了穷途末路之时,要想翻盘,错非幽州军犯下大错,而这,显然没太多的可能性,面对着注定败亡之局面,他除了长叹之外,也真没啥可多言了的。

    “昨夜有故人托冯某给诠功带上封信,某思忖再三,还是切不过情面,只得来此走上一趟,信在此,诠功且自过目好了。”

    见得审荣已然无话可说,冯礼也自没再纠缠于时局,紧着一抖手,便已从宽大的衣袖里取出了份卷着的信函,随手便递到了审荣的面前。

    “呼……”

    审荣满脸狐疑之色地伸手接过了信函,微一用力,将卷着的信函摊平了,又细心地用小刀挑开了其上的封口火漆,从内里取出了张写满了字的纸来,一目十行地过了一遍之后,忍不住便长出了口大气。

    “某此处还有一封故人之来信,诠功不妨也看上一看好了。”

    这一见审荣脸色虽是阴晴不定,可到了底儿并未有甚言语,立马便知审荣的提防之心思所在,也自不曾多言解释,紧着又从衣袖里取出了封已然开了口的信函,顺着几子推到了审荣的面前。

    “将军打算如何行了去?”

    见得冯礼这般做派,审荣的好奇心顿时便大起了,也自无甚顾忌,将那封开了口的信函取在了手中,从内里掏出了几张纸,细细地过了一遍,又默然地沉思了片刻,而后方才谨慎地出言发问了一句道。

    “民意即天意,天意不可违啊,某虽不才,这等道理还是清楚的,诠功就算不为自身考虑,也须得顾念一下族中老幼罢,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何去何从,诠功可自择之。”

    冯礼并未隐瞒自己的打算,随口道出之余,也自没忘了劝谏审荣一番。

    “嗯……”

    被冯礼这么一说,审荣当即便想起了自家寡母以及膝下两名幼子,心头当即便是一抽,忍不住便闷哼了一声,但并未就此下个决断,而是眉头紧锁地陷入了沉思之中,一见及此,冯礼也自沉默了下来,任由审荣独自盘算个不休。

    “将军可有办法与外头联络否?”

    审荣足足思忖了两刻来钟,而后方才谨慎地出言追问了一句道。

    “此事不难。”

    联络自然是不成问题的,概因冯礼早就已暗中投效了公孙明,邺城的军情局分舵其实就在他的府上,只不过他并不打算细说了去,仅仅只给了个简单的答复便即闭紧了嘴。

    “那便好,某这就手书一封,还请将军代为转呈。”

    尽管冯礼给出的保证很是简洁,并未言明具体,然则审荣却并不打算细问了去,很是干脆地便亮出了态度,足可见其心中其实早就已有了归降幽州军之心思……

    “报,禀主公,城中密信已至,请主公过目。”

    十一月初一,兵围邺城已是一个半月了,后勤辎重消耗极大,饶是幽州富庶,财政上也已渐吃紧,加之天气渐冷,雪天到来前,若是不能顺利结束冀州之战事,那就有着拖垮幽州财政之虞,纵使如此,公孙明也自不曾下令发起强攻,依旧耐心无比地做着长期围困邺城之准备,表面上看起来沉稳无比,可其实么,心中的焦躁之意已然累积得很浓了的,好在该来的信息终于是来了——就在公孙明与庞统计议着万一不成,该如何发起强攻之际,公孙冷终于带来了公孙明期盼已久的密信。

    “军师也一并看看好了,个中会否有诈?”

    信不长,也就寥寥十数语而已,以公孙明的目力自是很快便过了一遍,但并未急着下个决断,而是慎重其事地将问题丢给了端坐在几子对面的庞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