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垂死挣扎(二)
    “正南,贼军围城已近月,城中粮秣将尽,曹丞相的援军又迟迟未至,今当何如之?”

    时光荏苒,一转眼已是十月十五日,自幽州军兵围邺城算起,都已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却始终不曾发起攻城战,甚至连出营邀战的举动皆无,只管围死四城,不给城中守军丝毫可趁之机,这等围而不攻的战略看似温和,可内里却是暗藏杀机——邺城粮秣已然将尽了,对此,袁尚虽是忧心忡忡,却根本不敢与众文武们明说,只能是私下里急召审配前来商榷。

    “粮秣将尽?这……”

    审配掌军却并不管后勤之事,乍然一听粮秣将尽,登时便大吃了一惊。

    “不瞒正南,库中存粮已不足五千石,若仅应付军需,尚能支撑些时日,然,城中尤有三十余万百姓在,若无意外,十日内便再无丁点之存粮矣。”

    说起存粮一事,袁尚原本就无光的眼神陡然间便更黯淡了几分——这几年来,冀州虽是年年大收,可架不住年年大战不断,粮秣辎重损耗极巨,早先还能从各郡县调集些粮秣辎重以为用,可自打幽州军主力南下之后,各郡县便全都不肯再往邺城调粮了,只有出没有进的情况下,邺城粮库即将告竭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嗯……,某有一策或可解得此厄,这么说罢,城中既已缺粮,徒留百姓无益,一旦因缺粮而乱,反倒有掣肘之患,不若将无用之老弱皆推出城去,我军则可暗藏兵马,待敌一乱,趁机攻之,或可得一大胜,纵使不能,以那些老弱耗敌粮秣辎重也是好的,但消我军能稳守邺城,敌粮尽之后,怕也不得不退罢。”

    在确认城中存粮确实将尽之下,审配也自不免头疼了起来,沉吟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给出了个解决之道。

    “唔……,如此倒也不是不可,只是当攻何处为宜?”

    对于袁尚来说,能保住邺城便好,至于百姓之死活么,他却是根本就不曾放在心下,也自不曾考虑过此举对军心士气之影响,竟是真就准备按审配的计策行了去了。

    “城北,那公孙小儿素来沽名钓誉,自诩爱民如子,主公不妨着百姓打着‘冀州民众’请降之旗号,着令百姓皆从北门出,那厮断不敢以兵袭之,如此,我军于百姓之后突然杀出,定可大破其军!”

    平常时期,审配倒是会假惺惺地提倡甚爱民思想,可真到了灭亡在即之际,百姓于他而论,就跟蝼蚁一般无二。

    “好,那就这么定了,正南可着手安排此事,后日一早,便照此策行了去!”

    这一听审配所言头头是道,袁尚也就没再多犹豫,一击掌,兴奋奋地便下了最后的决断……

    十月十七日,辰时末牌,日头已然升起到了三竿高处,幽州军北城大营的营门早已洞开,然则大军却并未出营,唯有数十骑游哨在城前往来漫不经心地游荡着,以监视城中敌军之动向,这一切皆与往常并无甚不同之处。

    “咯吱吱……,嘭!”

    就在众幽州游哨们以为今日又会跟往常一般平安无事之际,却听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中,素来紧闭着的北城门已然被人从内里推开,与此同时,高悬在城头的吊桥也已是轰然落下,没等众幽州游哨们搞明白发生了何事,就见当先一面巨大的白旗从城中招展而出,上头赫然写着一行大字——邺城百姓请降。

    “报,禀主公,城中百姓突然大批而出,正自向我大营迤逦而来!”

    紧随在那面巨大白旗之后的是大批携老扶幼的城中百姓,一见情形不对,正自值守的幽州游骑们自是不敢稍有大意,很快便有一骑疾驰回了大营,将消息禀报到了公孙明处。

    “来人,传令各营即刻整军备战,士元、寅明、迭摩达随某上前营瞭望塔观敌瞭阵!”

    这一听报马如此说法,公孙明的眼神瞬间便是一凛,自不敢掉以轻心了去,紧着便连下了数道将令,旋即便听中军处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间,五万余将士立马纷纷闻令而动,在各级将领的口令声中,飞速地往营中空地上汇集了过去。

    “主公,贼军大举驱赶百姓出城,必是因其粮秣将尽之故,这是欲将包袱甩给我军啊,殊不知此背民之恶行乃自取灭亡之道也,当真可笑至极。”

    庞统脑筋转得极快,这才刚在瞭望塔上探出头去,立马便明了了袁尚此举的根本用心之所在。

    “说得不错,民者,社稷之根本也,民既不存,社稷又岂有不倾覆之理,说起来,某倒要多谢袁尚小儿之慷慨了,来人,传令下去,着……”

    当世之军阀莫不视百姓为圈养的羔羊,向来是处置随意无比,可于公孙明来说,百姓才是社稷之根基所在,对于袁尚这等放任百姓出城的举措,他自是无任欢迎得很。

    “主公且慢,贼军此举乃一箭双雕之计也,某料百姓出尽后,必有贼军趁乱大举杀出,恰是重挫贼军之良机也,自不可轻纵了去。”

    没等公孙明将命令之言道出,就见庞统已然一摆手,紧着又进谏了一句道。

    “军师说得好,寅明、迭摩达尔二人各统四千骑兵,在左右营门后埋伏好,待得中营处鼓声一响,尔二人便即刻率部杀出,左右夹击出城之敌军,不得有误!”

    公孙明本身就极善军略,被庞统这么一提点,立马便醒悟了过来,击掌间便已有了决断。

    “末将遵命!”

    大军一路行来皆未逢大战,吕旷与迭摩达都已是憋坏了的,此际一听有仗可打,二将顿时便来了精神,齐齐应诺之余,匆匆便退下了瞭望塔,自去调兵遣将不提……

    “主公快看,贼军出动了。”

    迤逦出城的邺城百姓多达二十余万,挤挤挨挨间,出城的速度自是怎么也快不起来,愣是令藏身在城碟后头的袁尚焦躁万分,正自寻思着是否要派兵去驱赶城中百姓加快出城速度之际,却听其身旁的一名亲卫突然咋呼了一嗓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