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借刀杀人(二)
    “话虽如此,只是战火一起,百姓涂炭,终归不美,若能令袁家兄弟化干戈为玉帛,实无量之功德啊,还请将军三思则个。”

    这一见无法从大义上占到丝毫的便宜,蒯越也自无奈得很,只能是别出机枢地提议了一句道。

    “先生所言大善,若能令河北绥靖,某又何乐而不为哉,就不知先生可有甚教我者?”

    蒯越之言其实不过是屁话而已,然则公孙明却并未出言讥讽于其,反倒是慎重其事地冲着蒯越一拱手,满脸真诚地求教道。

    “将军客气了,蒯某不敢妄言把握,只能说愿为河北之绥靖奔走,若是将军信得过的话,某愿即刻赶往邺城,为袁家兄弟说和。”

    蒯越这会儿哪有甚良策可言,所能说的不过就是些无甚营养的废话罢了。

    “唔……,先生高义,某素知之,今,若是先生真能令袁家兄弟重归于好,某自当成全,这样好了,某之所部便停于此处,以为先生之后援,只消袁尚肯先将子经家小送来,某便暂时不过漳水,且就以十日为限,如此可成?”

    哪怕蒯越并未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可公孙明却并未见责,反倒是很有诚意地给出了个承诺。

    “多谢将军成全,蒯某自当竭力而为之。”

    这一见公孙明如此给面子,蒯越心中自是感动得很,也没再多提甚要求,恭谨地便致谢了一句道。

    “先生之言,某信得过,而今公事既毕,自当好生畅饮一番,某且先敬先生一樽。”

    公孙明似乎很是信任蒯越,哪怕其给出的只是个含糊的保证,公孙明也自不曾介意,很是爽利地便允了蒯越之所请……

    “报,禀主公,夏阳急信。”

    在公孙明的刻意交好之下,一场酒宴自是宾主尽欢,从末时四刻,一直持续到天将黑,方才算是散了场,饶是公孙明酒量过人,到了此时,也自不免有些脚步飘忽了的,待得将蒯越一行人等打发了开去之后,也自不曾再在前堂多呆,与庞统一道又转回后院去了,正自准备就时局好生安排一二,却见公孙冷疾步从书房的屏风处转了出来,几个大步便抢到了公孙明的面前,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好,儁乂这一仗打得当真漂亮!”

    这一听是夏阳急报,公孙明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赶忙从公孙冷手中接过了小铜管,手脚麻利地旋开了其上的暗扣,从内里取出了卷密信,摊开一看,忍不住便喝彩了一嗓子。

    “主公明鉴,儁乂虽是胜了一仗,然,马超所部败得过惨,夏阳恐已不可守了,须得早作打算方好。”

    庞统显然不似公孙明那般兴奋,待得看完了急报之后,微皱着的眉头不单不曾舒展开来,反倒是更皱紧了几分。

    “无妨,那就撤回皮氏县好了,明彦(公孙冷的字)即刻去信夏阳,密令儁乂尽快安排大军东渡黄河,另,着柳齐加强河东城之防御,万不可掉以轻心方好。”

    于公孙明来说,马超没死便好,至于其兵马折损一事么,公孙明却是不怎么在意的,大不了将那三万府兵安置于皮氏县也就是了,同样能起到拖住曹军部分兵力之作用,至于如何确保韩遂不被曹操所吞并么,公孙明眼下暂时顾不得去理会了,至少在河北局势尘埃落定前,他是没心思去管那么许多的,再说了,张郃一场夜袭下来,曹军折损可是不小,目下关中曹军之兵力相对于韩遂来说,虽尚有优势,却已然不明显了,谅曹操在无十足之把握前,也断不敢轻举妄动的。

    “主公打算如何安置马孟起兄弟二人?”

    庞统默默地寻思了片刻之后,也觉得在西面暂时无力大动干戈之际,姑且退让一二也自无妨,这便将话题转到了马超的安置上。

    “晨曦临产之日还有两个来月,且就以此名义,请马孟起到蓟县一会好了。”

    马超乃桀骜不驯之人,要想收为己用,还须得费些手脚的,对此,公孙明自是心中有数得很,可也不是很在意,左右鸟都已进了笼子,所差的不过只是调教的水磨功夫而已……

    “岂有此理,刘景升那老糊涂,说的甚和为贵,狗屁,没见袁谭那条恶犬都已蹲在某家门口了么?还说甚的兄弟和睦,那蒯异度更是荒谬绝伦,居然要某先放了子经家小,以取信公孙明那狗贼,狗屁,通通都是狗屁!”

    九月十日,蒯越与孙乾联袂赶回了邺城,于面见袁尚之际,将公孙明的要求提了出来,又言称愿去城外的袁谭大营走上一趟,对此,袁尚当面不置一词,可待得将蒯、孙二人打发走了之后,却是勃然大怒地骂开了,言语之粗俗就宛若是骂大街的泼妇一般无二。

    “主公息怒,此乃好事也,大破袁谭便在眼前啊。”

    审配并未跟着袁尚一道胡乱发飙,而是眉头紧锁地思忖了片刻之后,这才眼神贼亮地给出了个断言。

    “嗯?正南何出此言?”

    这一听审配此言蹊跷,袁尚不由地便呆愣住了,眉头微皱地想了好一阵子,也愣是没能想透胜利的关键之所在,不得已,只得狐疑地发问了一句道。

    “那公孙小儿不是说了么,只消放了子经的家小,他十日内必不过漳水,如此正好,主公不妨就准了异度(蒯越的字)之所请,明日便公开放了子经家小,并请蒯、孙二人赶赴袁谭大营,代为说和,如此一来,袁谭必然无备,我军正好趁夜袭之,先大破了此獠,回头再与公孙小儿周旋到底,据城死守,以待曹丞相之援军赶到,未尝不能尽复故地。”

    审配之智谋虽远不及田丰、沮授,可也属河北有名之士,算计能力自是不差,一番分析下来,倒也头头是道。

    “此计大善,某看可行,只是平白便宜了牵招那厮,可惜了些。”

    听得审配这般说法,袁尚登时便来了精神,一击掌,已是就此下了决心,只是与此同时,又觉得没能斩杀牵招的家人,实难泄心中之愤怒。

    “嘿,那又有何难的,人可以公开放,更可派兵一路护送么,主公您说呢?”

    审配生性冷硬,最恨的便是背叛之人,他又哪可能会真放了牵招的家小,左右不过是明放暗杀罢了。

    “哦?哈哈……”

    审配这等言语一出,袁尚立马便会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切自是尽在不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