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一)
    “杨秋老贼,受死!”

    尽管在掉头转向之际,马超便已决意拼死一战,但绝不意味着他乐意去平白送死,只见其飞快地扫了三路敌军一眼,瞬息间便已判断出杨秋所在的那一路无疑是三支敌军中最弱的那一支,自是不会错过这等捡软柿子捏之良机,于冲刺间,飞速地调整了下方向,率部便径直向杨秋冲杀了过去。

    “上,阵斩马超小儿者,赏钱万贯,杀啊!”

    杨秋打仗向来油滑得很,自知难敌马超之神勇的情况下,他才不肯去跟马超玩甚针尖对麦芒的把戏,开口便许下了个重诺,当即便刺激得手下诸般将士全都疯狂得双眼通红不已,至于杨秋自己么,则是毫无廉耻地放缓了马速,龟缩在了骑阵之中。

    “杀,杀,杀!”

    杨秋乃是杀父仇人之一,马超恨不得能寝其皮、食其肉,这一见此獠再度玩起了隐身的把戏,当即便气得马超心火狂冒不已,嘶吼连连之下,一马当先地便冲进了杨秋所部的骑阵之中,一柄虎头湛金枪运转如飞一般,将胆敢冲上来拦阻的韩家军将士全都挑成了空中飞人,所过处,人仰马翻,手下竟是无一合之敌。

    “轰……”

    马超虽是神勇无敌,可其手下的亲卫军在战斗力上虽较杨秋所部略强,却并无压倒性之优势,两道铁流对冲之下,竟是打成了胶着,而这,对于兵力上处于绝对劣势的马家军来说,无疑便是致命之结果——没等马家军彻底击穿杨秋所部的骑阵,夏侯惇与徐晃便已是一左一右地杀将而至,只一个冲锋,便已将马家军后卫部队冲成了数截。

    杀,再杀,彻底杀红了眼的马超根本不曾去留心身后还跟着多少的将士,只顾着拼命冲杀个不休,仗着超绝的武艺,倒是连杀了数十名曹韩联军骑兵,可相较于近万的曹韩联军来说,这么点损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而反观本就只有一千五百余骑的马家军在曹韩联军的围杀下,战损很快便已多达四百之数,按这么个趋势,就算马超本人再如何神勇,最多也就只能再坚持一刻钟的时间,便会落得个全军尽墨之下场。

    “孟起勿慌,庞德来也!”

    就在这等形势已然岌岌可危之际,却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而响中,庞德已率五千精锐骑兵赶到了战场,这一见马超所部已然被曹韩联军团团围困住了,庞德登时大急,咆哮着便舞刀杀进了乱军之中。

    “狗贼,敢尔!”

    庞德之勇不在马超之下,手下部众又都是幽州军中的精锐,战斗力本就比曹韩联军要强上了一大截,加之又是生力军,这一冲之下,当即便令曹韩联军死伤狼藉不已,本已绝对占优的局面竟是就此被幽州军强行翻转了过去,一见及此,徐晃登时便怒了,率亲卫队纵马如飞地便迎向了庞德,双臂一抡间,手中的宣花大斧便已是毫不客气地劈杀了过去。

    “找死!”

    饶是徐晃这一斧劈得凶悍无比,可庞德却浑然不曾看在眼中,但听其一声厉啸,双臂一摆,手中的斩马大刀便已是不避不让地迎向了徐晃的劈砍之势。

    “铛!”

    二将对自身的力量显然都有着绝对的信心,哪怕皆瞧清了对方的进击路线,却都不曾变招避让,就这么着,刀与斧毫无花俏地便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声惊天巨响,火花四溅中,徐晃的身体猛然便向后狂仰了去,而反观庞德,不过只是略微晃动了几下,便已稳住了身形,毫无疑问,这一回合的硬碰下来,徐晃明显处于下风。

    场面差距如此之大,根由并非是徐晃的力量远不及庞德之故,实际上,双方若是皆在巅峰状态的话,徐晃的力量虽还是不如庞德,可所差其实并不算多,就算是彼此不断地硬碰硬,少说也须得数十回合才能分出个高下,之所以此际表现出来的差距会有如此之大,概因徐晃连战之下,体力与马力皆已不到原本之七成,跟基本完好的庞德硬碰硬,不吃大亏才真是怪事了的。

    “哎呀!”

    这才一个照面的对冲而已,居然就险些被庞德给震落马下,饶是徐晃胆略再强,到了此时,也自不免为之心慌不已的,哪敢再战,趁着庞德来不及攻出第二刀的空档,徐晃紧着便一踢马腹,慌乱地便往斜刺里逃了开去。

    “徐老儿休走,留下头来!”

    见得徐晃要逃,庞德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但见其连出数刀,将后续冲来的几名曹韩联军骑兵劈杀当场,而后一拧马首,咆哮连连地便向徐晃追去。

    “公明勿慌,看某的!”

    徐晃先前被震得双腕酸麻不已,纵使逃出了一段距离,依旧未能平复下来,待得见庞德不管不顾地狂追而来,徐晃哪敢回头再战,只顾着埋头策马狂奔,正自危急间,却见夏侯惇已是率亲卫军快马杀到。

    “斩!”

    见得来了个独眼将军,庞德立马意识到此獠必是夏侯惇无疑,当即便起了擒贼先擒王之心思,没再去追杀徐晃,转而挥刀便向夏侯惇冲了过去,待得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却听庞德一声大吼之下,手中的斩马大刀便已若旋风般连劈出了十数道刀影,虚实变幻不定地将夏侯惇连人带马皆罩在了其中。

    “给我开!”

    夏侯惇显然没料到庞德的刀法居然如此之精妙,待得惊觉不对之际,刀影已将临身,当即便吓得夏侯惇浑身寒毛倒竖不已,哪敢还有丝毫的小觑之心理,仓促间双臂狂振间,手中的长枪应是舞动成轮,将自身与座下战马皆牢牢地护将起来。

    “铛、铛铛……

    说时迟,那时快,重重刀影瞬息间便与枪影接连对撞在了一起,密集的撞击声响得有若爆豆一般,火星乱溅中,夏侯惇魁梧的身子当即便被震得有若筛糠般乱颤不止,双手虎口更是火辣辣地疼得个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