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攻心为上(二)
    “大哥,小弟、小弟……”

    十数日前,在领受赶赴邯郸劝降的任务之际,宁涛便曾向公孙明表示自己拙于言,恐难说服得了自家兄长,请求公孙明换人前去,却不曾想公孙明并未同意,除了交待其上门当说客的时机以及招降之条件外,着其一切皆可自行发挥,这等泛泛之命令无疑很是宽松,问题是宁涛口才着实缺缺,尽自有着满腹的话想说,可偏偏就是不知该从何说起才是。

    “罢了,尔想说甚就直说好了。”

    宁涛这等窘态一出,宁栋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少年时期,那时候,宁涛总跟在自家身后,每每欲有所求时,就是这么一副呐呐难言之模样,一念及此,宁栋的心不由地便是一软。

    “大哥明鉴,小弟十日前便已进了邯郸城,只是因着我家主公有交待,一直不敢来见大哥,时至今日,大军围城已定,小弟方才得命前来向大哥说明三件事:其一,天下大势分久必合,二袁皆无德无能之辈,为其殉葬殊为不值;其二,大哥若肯献城,邯郸百姓可免遭战火之屠戮,是为大功德一桩,当晋度辽将军,享列侯之实;其三,大哥若是真感念先主之恩德,我家主公便代领好了。”

    听得宁栋这般说法,宁涛的脸上立马便闪过了几分喜意,紧着便扯出了一大通,言语间竟是不带半点的停顿,明显就是来之前背好了的。

    “噗……”

    宁涛前头所言的那些话语说起来都是劝降的惯常说法罢了,宁栋听归听,可其实是不怎么在意的,唯独到了最后一句,宁栋却是冷不丁被激了一下,正要下喉的一口酒当即便止不住地狂喷了出来。

    “大哥,您……”

    宁栋这等表现一出,本就不善言辞的宁涛登时又语塞了。

    “没事,没事,哈哈……,为兄倒是忘了你家主公也算是半个袁家人,承袭先主遗泽倒也说得过去,也罢,公孙将军既是有凌云之志,为兄岂能不附在骥尾,五弟若能联络城外,为兄自当依令而行。”

    宁栋何尝看不出二袁必亡无疑,之所以没急着倒向公孙明,只不过是感念袁绍往昔的知遇之恩罢了,而今有了宁涛转述出来的那第三条,心结顿时便去了大半,也就没再有甚犹豫,很是爽利地便表明了愿献城归降之决心。

    “大哥放心好了,小弟这就去安排。”

    宁涛本正自窘迫间,冷不丁听得宁栋如此表态,顿时大喜过望,也自不敢稍有迁延,紧着便起了身,交待了一句之后,匆匆便往堂下行了去,对此,宁栋除了摇头失笑之外,并未出言挽留……

    “禀主公,城中急件在此,请主公过目。”

    兵围邯郸城已三日,各项攻城之准备工作尚在有序地进行着,然则公孙明却并未去理睬那些杂务,悠闲地在中军帐中跟庞统手谈了起来,棋到中局之际,却见公孙冷匆匆从帐外而入,几个大步便凑到了公孙明的身旁,低声地禀报了一句道。

    “呵,军师,这回可又是某胜了一局了。”

    公孙明伸手接过了公孙冷递将过来的小铜管,熟稔已极地扭开了其上的暗扣,从内里倒出了卷写满了密文的纸条,只扫了一眼,不由地便笑了起来。

    “主公英明,是某输了。”

    庞统从公孙明手中接过了纸条,一目十行地一扫,忍不住便摇起了头来,此无他,在公孙明派遣宁涛前去说降宁栋之际,庞统对成功的可能性便不太看好,理由有二,一是宁涛的口才着实堪忧,二来么,公孙明所开出的劝降条件也算不得优厚,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只是一般而已,可就这么个条件下,宁栋居然真就降了,当真令庞统大为费解不已的。

    “呵,来人,擂鼓聚将!”

    见得庞统郁闷不已,公孙明不由地又是一乐,但却并未出言解释,此无他,概因此乃帝王用人之心术,实不足为外人道哉——似宁栋那等生性沉稳又阅历不凡之人,要想让其即刻归心并非易事,若是派去了个能言善辩之人,又或是许诺太重,都不免会引得宁栋疑心大起,就算最后降了,时间上怕也得拖上许久,而这,显然不是公孙明所乐见之局面,倒是派出宁涛这等讷于言者,反而更易取信于其……

    九月初五,子时三刻,夜已经很深了,银色的月光下,邯郸城内外已是一派的死寂,东城的城门楼中,一炷燃在鼎中的清香终于烧到了尽头,但见一股青烟袅袅升起间,明灭不定的香头彻底熄灭了去。

    “大哥,时辰已至,请您下令罢。”

    清香方才刚燃尽,端坐在几子侧旁的宁涛便已是激动得跳起了身来,冲着其兄便是一躬,紧着请示了一句道。

    “好,发信号!”

    宁栋虽不似其弟那般兴奋异常,可眼神里也同样有着精芒在闪动不已,但见其一扬手,便已是就此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见随侍在侧的数名亲卫齐齐轰然应了诺,鱼贯着便退出了城门楼,不多会便见东城的城头上三堆篝火已是熊熊然了起来。

    “将军快看,城头有动静了!”

    幽州军东大营正前方一里半开外处,大将吕旷早已率八千步骑列阵待命多时了的,时值东城上三堆篝火一燃将起来,自有一名紧随在吕旷身旁的亲卫紧着便咋呼了一声。

    “好,全军都有了,跟我来,进城!”

    听得响动,吕旷立马循声往城头上望了过去,待得见信号与约定的一般无二,紧绷着的心弦立马便是微微一松,也自不敢有丝毫的迁延,挥手间便已下达了道将令,旋即便见八千幽州步骑衔枚疾走,速度奇快地便往城门所在处赶了过去。

    “咯吱吱……,嘭!”

    吕旷所部迤逦赶到城下之际,紧着便按约定点亮了二十八只火把,于队列正前方摆成了个正三角形,很快,城中便有了回应,但听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中,原本紧闭着的邯郸东城门便已被人从内里推开,不仅如此,高悬在城墙上的吊桥也已是轰然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