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反误卿卿性命(四)
    “混蛋,挡我者死!”

    黑耶明刚想着再给袁熙补上一枪,却没想到袁熙见机如此之快,再想追已是来不及了,黑耶明不得不将满腔的怒火全都撒在了那些后续涌来的冀州骑兵们身上,但听其咆哮如雷间,手中的长马槊大开大阖,虽不曾做到枪出必见血,却也无人能挡得住其之冲杀。

    “轰……”

    随着黑耶明的突进,冀州骑阵顿时便是一阵大乱,这都还没来得及作出调整,正面冲来的幽州骑军依然杀至,两支相向对冲的骑军当即便猛烈无比地撞击在了一骑,人吼马嘶间,也不知有多少的双方骑兵惨嚎着跌下了马去。

    “突进去,杀!”

    急于逃命之下,冀州骑军倒是超水平发挥了一把,在与黑耶明所部的正面对冲中,并不落多少的下风,甚至在战损比上还略略胜了一筹,可惜好景不长——赵云所部已然赶到,随着赵云一声令下,近两千幽州铁骑势不可挡地便冲进了冀州骑军的队尾处,只这么一下,遭前后夹击的冀州骑军顿时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所有将士全都四散而逃,再也没了丝毫的抵抗之勇气。

    “将军快看,那穿金甲的就是袁熙!”

    一派兵荒马乱中,幽州骑军也自以屯为单位,飞速散将开来,毫不容情地四下追杀溃散的冀州骑兵,赵云同样也不例外,正自边冲杀边寻找袁熙之下落时,却听一名跟随在其身后的亲卫突然高呼了一嗓子。

    “跟我来,追上去!”

    赵云循声望将过去,入眼便见袁熙只领着数名亲卫正在大道左侧狼狈逃窜着,显然是试图冲进四里开外的一处林子中,以躲避幽州骑军的四散绞杀,对此,赵云自是不可能遂了其之意,只一声大吼,便已率身旁百余亲卫转向了左翼,拼命地打马加速向前,再向前!

    “快,加速,冲进林中!”

    袁熙正自惊魂不定地狂奔中,突然察觉到身后的马蹄声响有所不对,赶忙回头一望,待得见是赵云率部追杀而来,当即便被吓得寒毛倒竖不已,哪敢回头应战,但听其一声嘶吼之下,已抽出了腰间的三尺青峰,不管不顾地便狂刺了马臀几下。

    “唳……”

    袁熙的座骑乃是大宛名驹,虽不及赵云所乘的照玉狮子马那般神骏,可也属千里马之列,这一吃疼之下,当即便长嘶着蹿了出去,速度快得惊人,片刻间便已冲到了离林子不甚远处。

    “嗖!”

    逢林莫入乃是兵家之常识,哪怕绝世勇将,一旦入了密林,闹不好便有可能被区区一小卒偷袭了去,对此,身经百战的赵云自不会不清楚,眼瞅着已难在林子前追上袁熙,赵云立马当机立断地将手中的亮银枪往得胜钩上一搁,顺势抽出了腰间箭壶里的大铁弓,瞄着袁熙的后心便是一箭射将过去。

    “啊……”

    近了,更近了,眼瞅着再有个二十余步之距,便可冲进林中,袁熙紧绷着的神经已是稍松了些,却不曾想就在此时,他突然觉得后心一阵剧痛袭来,忍不住便惨嚎了一声,低头一看,一支箭头赫然已从其前胸透了出来。

    “扑通!”

    袁熙的惨嚎声未停,身上的力气便已随着鲜血的迸发而飞快地流失殆尽,双脚无力之下,自是再也夹不住马腹了,整个人歪斜地便摔在了地上,手足好一阵的抽搐过后,便已是就此没了声息……

    “报,禀主公,我军已击溃贼军之埋伏,贼酋袁熙被赵将军箭毙当场,现有首级在此,请主公查验。”

    离滏水三十里开外处的大道上,幽州军主力正自迤逦而行间,却见一骑报马从南面疾驰而来,直抵中军处,待得到了公孙明的马前,方才一个干脆利落地滚鞍下了马背,于单膝点地的同时,顺势取下了背后背着的个包裹,双手捧着,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呵,军师,还真被您给料中了,此獠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公孙明一摆手,自有随侍在侧的一名亲卫抢上了前去,将那包裹转呈到了公孙明的面前,内里赫然是个木匣子,掀开匣盖,便可见内里一颗抹了石灰的人头,尽管有些变形了去,可依旧能看得出这正是袁熙的首级,一见及此,公孙明不由地便是一乐。

    “此獠相较于废物一般的袁谭、袁尚而论,倒也勉强算是个角色,可惜大势所趋,螳臂当车,终究是自取灭亡罢了。”

    区区一个袁熙而已,庞统根本就不曾看在眼中,自不觉得看破了其之算计能算甚大事儿,也就只是随口点评了一句了事。

    “说得也是,来人,将此獠首级收好,回头厚葬便好,传令下去:全军加速,天黑前赶到滏水北岸。”

    公孙明同样也没在意袁熙之生死,随手将木匣子合上的同时,紧着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中,迤逦而行的数万大军就此开始了加速……

    袁熙兵败身亡,出击的部队一万五千余众更是风流云散了去,能完好逃回城中的不足六千之数,城中人心惶惶,私下言降者不在少数,然则牵招却不作此想,趁着幽州军刚到,尚未来得及完成攻城准备之空档,费尽心力地重新整编了手下诸军,又从逃回来的袁熙之亲卫中挑选忠心者为各营校尉,竭尽全力地囤积檑木滚石等守城用具,至于他本人更是吃住都在城门楼上,每日里不是巡视各处城防,便是与手下诸将商榷守城策略,摆出了一副要与邯郸共存亡之架势。

    “报,禀大人,城下来了一人,自言是您的同窗好友史路,言称有事要与大人面谈。”

    九月初三,也即幽州军兵围邯郸的第三天,牵招正自与各城守将们就防御安排交换意见之际,却见一名轮值军侯匆匆从外而入,冲着牵招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走,一道看看去。”

    史路与牵招原本都是原车骑将军何苗之长史乐隐的门下弟子,自乐隐因受何苗牵连而亡后,二人便已各奔东西——牵招投效了袁绍,而史路则是去了辽东,成了辽东别驾王烈的学生,公孙明去岁灭了辽东,史路便投入了幽州军中,如今乃是右北平郡学政,此际前来城下喊话,摆明了就是来劝降的,对此,牵招虽是心中有数,但并未说破,挥手间,便已领着手下诸将一道出了城门楼,缓步行到了城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