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意外的波折(三)
    “嗯,接着说。”

    曹军在张郃手下吃亏已然不是一回两回了,对其之能力,曹操又岂会不知,从此意义来说,陈群的提点简直就是废话一句,对此,曹操虽不曾有所不悦,可冷哼之声里却是不免带上了几丝的阴冷之气息。

    “窃以为公孙小儿应是看破了我军声东击西之策,错非如此,张郃所部也不会突然出现在关中,若是某料得不差的话,接下来那公孙小儿定会先着麋集于河东城之四万主力北上渡河,与此同时,再着人为二袁调和,暂时稳住河北局势,而后依仗其骑军转进快之优势,高速西进,十日内便可杀进关中,到那时,我关中必危矣。”

    陈群敢在此际站出来言事,自然是有着一定之成算的,此际娓娓道来,就宛若真瞧见了公孙明那头的具体部署一般。

    “哦?那依长文(陈群的字)看来,朝廷当如何应对方好?”

    这一听陈群所言不无道理,曹操的眉头可就不免就此皱紧了起来,心思浮动之下,一时间还真就不知该如何定夺方好了的。

    “明公明鉴,钟侍中虽是先败了一阵,然主力尤存,后勤辎重亦自无甚大碍,此时当以稳为主,只消坚守不战,料那张郃再勇,也自难奈我何,此为其一,其二,倘若公孙小儿真调河东之兵马北渡汾河,则可着令潼关诸军大造声势,假作欲东渡黄河之状,以混淆贼军之判断,拖延其进兵之速度;其三,若是公孙小儿真着人调和二袁,则明公不妨勒令袁尚假意答应,实则突然发兵攻伐袁谭,如此,河北乱矣,公孙小儿纵使有心调兵西进,一时半会怕也难腾得出手来,如此,朝廷便可趁机调东都之兵入关中,集结诸路兵马,以泰山压顶之势先行击破马超所部,再乘胜直取夏阳城,自不愁关中不大定焉。”

    听得曹操见问,陈群的嘴角便当即便浮现出了几丝的自得之笑意,名士风范十足地便将所谋之策细细道了出来。

    “唔……,此策倒也能取个‘稳’字,奉孝可还有甚旁的想法么?”

    曹操本来就对河北暂无想法,琢磨的只是借机平定关陇罢了,而今听得陈群这般分析,倒也觉得颇有可观之处,只是兹事体大,他也不敢轻易下个决断,沉吟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决定听听最善军略的郭嘉之意见。

    “明公明鉴,窃以为公孙小儿虽已于关中用兵,然,不过是虚晃一枪罢了,其之目标应还在河北二袁身上,依某看来,河东之兵或许会向汾河北岸佯动,十有**也会假意调和二袁,却不过是要诱使我方盲动尔,一旦二袁开战,公孙明定会第一时间先拿下袁尚,而后再顺势灭掉已无根基的袁谭,如此,河北瞬息定焉,到那时,此獠恐便会真进兵关中矣。”

    郭嘉在推断公孙明的可能之手腕之际,前半部分与陈群所言并无甚不同之处,可所得出的结论却是完全相反。

    “嗯?”

    这一听郭嘉如此说法,曹操原本方才刚舒展开的眉头自不免又皱紧了起来。

    “朝廷既是暂时无力渡河北进,河北之地让于公孙小儿也自无不可之说,然,断不可让其速定河北,明公不妨就此先调曹洪所部入关中,与钟繇合兵一道,以泰山压顶之势,一举拿下马超,再兵逼夏阳,迫使张郃所部撤回河东,如此关中可速定矣,至于袁尚处么,主公可密令其先与公孙小儿虚与委蛇,假意答应议和,稳守不战,另,可着东郡太守刘延率部往黎阳移动,以为袁尚之后援,多给袁尚补足辎重,以稳其心。”

    同样是谋算,郭嘉在大局观上,明显比陈群要高出了一筹,着眼点始终落在迅速平定关陇一事上。

    “既如此,那就先着曹洪所部入关中好了,至于其余么,且看公孙小儿如何行事再行计较也不为迟。”

    曹操在心中将郭嘉与陈群的谋算好生对比了一通之后,最终还是觉得郭嘉所言更为可靠一些,只是在未能完全确定公孙明的谋算之前,曹操却是舍不得给袁尚送辎重的,此无他,曹操家也没余粮啊,都靠着盗墓来维持军需了,恨不得一个铜板掰成两个来花了,要他白送袁尚东西,简直就跟要他老命一般无二……

    中秋前后,曹军与公孙明所部皆动作频频,先是麋集在河东的三万并州府兵突然向汾河急进,赶造浮桥,摆出了一副要赶赴夏阳之架势,紧接着,潼关的曹韩联军突然开始大造木筏,似乎有意要出兵河东,其后,分散屯于东都一带的曹洪所部也开始集结兵马,陆续向函谷关开进,而东郡太守刘延也是大动作频频,麋集于青州的曹军水师更是连日出巡,似乎有意要与幽州水师再决高下,就这么着,黄河两岸处处兵荒马乱,形势变化之快,令人眼花缭乱不已。

    “曹老儿到底想作甚?”

    战局如棋局,几招试应手一出,公孙明立马便敏锐地察觉到战局的进程恐怕不似己方早前所预想的那般,只是一时间尚难猜透曹操诸般动作背后的蹊跷之所在,不得已,只得紧着与庞统就时局再度好生计议上一番。

    “曹阿瞒身边有高人啊,看来此獠是看破了我军之算路,这是要以河北之乱局拖住我军之主力,以为其平定关陇争取时间,既如此,敌变我变也就是了。”

    算计虽是落了空,然则庞统却并未因此乱了分寸,寥寥数语便道破了曹操诸般动作背后的奥秘之所在。

    “嗯,那依军师看来,我军当如何应对为宜?”

    疑兵之计既是没能奏效,因变而变自然也就属题中应有之意了的,关键在于如何变上,对此,公孙明一时间还真就有些个难以遂决的。

    “主公可即刻给张郃去信,一旦确定曹洪所部已入关中,则急速兵撤夏阳,作出欲归河东之状,逼马超跟着后撤夏阳,如此,既保留了再进关中之桥头堡,又可牵制曹军大批兵马于关中,而后再与韩遂密加联络,不给曹贼速定关中之机会,至于二袁之争么,也该到了收网的时候了,只管强势碾压了去便好。”

    以巧取势既是不成,自然只能是以实力压人了的,对此,庞统自不会有甚含糊,紧着便道出了心中所谋之策。

    “那就这么定了,某后日便亲率主力南下,行调停争端之事。”

    公孙明想了片刻之后,也觉得河北乱局不能再这么持续下去了,主意一定,下起决断来,自也就毫不拖泥带水,可谓是干脆利落得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