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意外的波折(二)
    “尔……”

    张郃的性子虽较沉稳,可也不是没脾气的主儿,此际见得马超如此无理取闹,心火自不免便大起了,双眼一瞪,张口便欲呵斥马超的无礼。

    “马将军莫急么,战与不战实不是我等所能定夺之事,终归须得请示了我家主公才成,这样好了,我军暂且停驻北徽,将军可趁此机会于蒲城继续收拢旧部,待得主公处有了决断,再行计议行止也自不为迟,如此可成?”

    这一见张郃与马超就要当场起冲突了,身为谋士,叶明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抢在张郃发作前站了出来,摆出了副息事宁人之态度,婉言地开解了马超一番。

    “那就姑且如此也罢!”

    尽管对幽州军不肯力助自家报仇一事极为的不满,奈何张郃等人与他并无统属关系,肯出面搭一把手那是人情,不肯,那也是本分,到了眼下这般田地,马超虽是火大不已,却也没辙,丢下了句场面话之后,便即就此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了。

    “张将军,叶先生,我大哥他心情不好,多有得罪了,还请多多包涵则个。”

    马超这么一不顾而去,马岱的脸上当即便布满了苦色,可又没敢说马超的不是,无奈之下,也只能是勉强地挤出了几丝难看的笑容,冲着张郃与叶明拱手致歉了一番。

    “不妨事,德山多劝劝孟起,我军若撤了去,贼军必会再度来攻,若是稍有点闪失,后果恐是不堪啊,唉,罢了,不说这个了,叶某这就去信蓟县,且看主公如何决断好了。”

    叶明口中虽是说着安抚马岱的话语,可心里头其实也自烦得很,概因马超的顽固实在是太令人头疼了些,完全出乎叶明早前之预料,面对着这等进退两难之局面,叶明一时间也真不知该如何向公孙明交待才好了的……

    “这个马孟起还真是有够犟的,嘿,不撞南墙不回头啊,军师看此事当何如之为宜?”

    不说张、叶等人被马超的固执弄得头疼不已,接到了前线八百里加急文书之后,公孙明也同样被弄得个哭笑不得——本来么,按着公孙明预定之机会,救出了马超所部之后,便即兵退夏阳,留马超率其残军守于此处,以牵扯关中之局势,至于张郃所部则趁机东渡黄河,赶赴壶关,准备从右翼夹击袁尚所部,可眼下倒好,马超死活不肯撤军,如此一来,张郃所部一时半会怕是走不了的,不仅如此,屯驻在河东城的三万府兵也没法撤走,难免会影响到后续的作战计划。

    “无妨,姑且先僵持着也好,主公不妨调动河东城那三万府兵北渡汾河,假作要走夏阳入关中之架势,另着人去二袁处说和,如此一来,曹贼必慌,为打乱我军之部署,势必要逼迫袁尚出兵攻打袁谭,僵局一旦打开,我军便可寻机而动,先平了河北局势,回头再去西顾关中也不为迟。”

    凤雏就是凤雏,脑筋转得极快,瞬息间便已有了针对性部署,言语间自信之情可谓是溢于言表。

    “嗯,那倒也行,只是若钟、韩二部再度发起攻击,就怕马孟起独木难支啊,若是折损过巨,却恐不美。”

    今岁并州、幽州皆是大收,粮秣辎重上,公孙明倒是不太担心,至于说缺了张郃所部么,对河北全局来说,虽有着一定的影响,可调整起来,也不算难,毕竟眼下公孙明手中的兵马早已不是当初那等大小猫两三只的窘样,真要聚兵,随时都能调出二十余万精锐来,唯一令他不太放心的就一条,那便是怕马超过刚而折。

    “主公过虑了,曹阿瞒其人虽有善兵之名,然,生性多疑,我军既已摆出了调兵西进夏阳之势,其必不敢轻举妄动,在紧急调兵入关中之余,必会严令钟繇所部死守不战,有这么段时间的缓冲,亦然足够我军一举荡平冀州了的,到那时,无论是否调兵西进,皆可从容部署了去。”

    庞统其实不是很理解公孙明定要将马超收入麾下的心思,没旁的,概因在庞统看来,马超虽勇冠三军,可也不过就是匹夫之勇罢了,除了勇武过人之外,无论是兵略还是脾气,都堪忧得很,实在难言是独当一面之大才,较之赵云、张郃而论,差距颇大,并不值得下大力气去罗致,当然了,这等心思,庞统却是断不会在公孙明面前表露出来的,只不过在献策之际,却是自觉不自觉地便将马超当成了枚弃子来用。

    “嗯,军师所言甚是,那就先这么定了也好。”

    在暂时没办法扭转马超的执拗的情况下,公孙明也自没甚旁的法子好想,尽管隐约察觉到了庞统此策恐会造成马超所部再遭重挫,可一时间也没能想出更好的解决办法,犹豫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决定采纳庞统之建议……

    “诸公且都议议看,关中之事当何如之?”

    幽州军突然大举杀入关中无疑是件要命之事,钟繇自是一刻都不敢耽搁,紧急便派出了信使,将此事禀带了曹操处,一闻及此,曹操大惊之下,赶忙便将众谋士们全都唤到了丞相府书房中,见礼方毕,曹操便即着人将钟繇之来信宣了一番,末了,也自无甚多的言语,紧着便将难题丢给了众人。

    “……”

    在数日前的军议中,众谋士们都以为公孙明大举调兵河东城之举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目的不过是要分薄钟、韩所部之兵力罢了,一致认定不必理会,却不曾想幽州军此举居然是暗度陈仓之策,如今大批幽州精锐步骑既已入了关中,那局面可就复杂了去了,在未能猜透公孙明的心思之前,众谋士们自是都不敢轻易进言,如此一来,书房里的气氛可就不免压抑了起来。

    “明公,那张郃乃是河北名将,极善用兵,实非等闲之辈,而今其突然率部入了关中,来意不善啊,当须得谨慎方好。”

    好一阵令人难耐的沉默之后,站着队尾的陈群明显有些个沉不住气了,闪身而出之余,紧着便出言提醒了一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