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千里急袭(三)
    夏阳,古称龙门,位于渭南平原西北角,隔黄河与河东皮氏县相望,自春秋以来,便一直是关中重镇之一,战略地位虽不及大震关等关中四塞,却也非寻常城镇可比,其城池虽不算大,也就一千余户人家而已,可城墙却是高大坚固,依黄河而立,易守难攻,建安四年六月,韩遂手下大将成宜击败了原郭汜手下将领许真,占据了此城,着其弟成锋率三千兵马坐镇此城。

    成锋为人残暴,动辄杀人,又喜纵兵劫掠四乡八里,本就因汉末大乱而凋敝不堪的夏阳古城自不免因此更显荒凉了几分,不止是周边乡镇百姓大多逃亡它处,就连城中人家也不堪其扰,在此獠据守夏阳三年期间,城中户数也已从一千两百余户降低至七百不到,世家富户但凡有地方可去的,无不离城而去,唯有伍家,因着族人殄虏将军伍习在钟繇帐下效力之故,尚能自守。

    伍家虽是世家,却并非望族,哪怕族中出了个伍习,也远远够不上望族的边,加之伍习本人因年少浪荡之故,没少受家族中人鄙夷,待其功成名就之后,对伍家也就不怎么理财,虽不致于出手打压,却也无丝毫的提携之心思,正因为此,在成锋的苛刻治下,伍家也不过就只能自保而已,平日里行事可谓是低调无比,然则今日的伍家却是热闹喧嚣得很,无他,今日恰逢伍家族长伍明六十大寿,府上张灯结彩不说,更是广发喜帖,遍邀县中头面人物前来与宴,从申时起,前来祝寿的宾客便已呈络绎不绝之势。

    “成将军到!”

    酉时末牌,天已将黑,宾客大多都已到齐了,可夜宴却迟迟无法开始,此无他,今日的主客成锋尚未到来,伍家哪敢轻易开席,只能是与众宾客们一边闲聊着,一边坐等成锋的到来,好在众人也不曾等上多久,就听府门外响起了一声高亢的呼喝。

    “成将军大驾光临,老朽府上可是蓬荜生辉啊,迎接来迟,还请成将军多多包涵则个。”

    唱名声刚起,正自与县令等人周旋的伍家族长伍明可就稳不住神了,心急火燎地便领着众人赶到了府门处,满脸谄笑地冲着方才刚翻身下马的成锋便是一躬。

    “嗯,伍家主客气了,眼下关中乱贼谋逆,军务繁重,为绥靖故,本将军到得晚了些,累伍家主久候了。”

    成锋官位不高,不过就一中郎将而已,可架子却是不小,面对着伍明的殷勤招呼,他也就只是漫不经心地摆手吭哧了一声了事。

    “岂敢,岂敢,成将军为我夏阳之绥靖呕心沥血,实是劳苦功高啊,您能来,老朽感激不尽,还请将军移驾内院,容老朽略尽绵薄可好?”

    这一见成锋不单将军中十数名军侯以上的将领都带了来,更有一支多达百余的亲卫随行,伍明的瞳孔不由地便是微微一缩,可又哪敢露出丝毫的异状,也就只能是陪着笑脸地延请了一句道。

    “嗯,那就叨扰了。”

    对于区区伍家,成锋其实根本就不曾看在眼中,之所以肯来赴宴,不过是给远在长安的伍习面子罢了,这当口上自是懒得跟伍明多言寒暄,但见其矜持地吭了一声,便领着一众手下昂然行进了伍府之中……

    在七十古来稀的情况下,六十已然是大寿了的,为了准备这场盛宴,伍家可是年前就开始备料了的,珍稀佳肴乃至美酒啥的,那可是真如流水般不断地呈上,更有歌舞助兴,府上各处皆是一派的热闹与喧嚣,哪怕是最尊贵客人所在的内院后花园中,也因着成锋等一干军中粗鲁将领的存在,而不免显得纷扰噪杂。

    “成将军、肖大人,老朽不堪,有些内急,且容老朽暂去方便一二可成?”

    酒过了数巡之后,喝得有些高的军中将领们可就愈发放肆了起来,不少人竟是毫无廉耻地将那些歌女丫鬟等拉到了身旁,大肆猥亵不已,就连成锋这个主将也不自例外,同样搂着个俏丽歌女,色眯眯地上下其手,整个场面当真不堪到了极点,对此,伍明显然也自无可奈何,似乎是打算来上个眼不见为净,但见其颤巍巍地起了身,冲着正自嘻哈闹腾的成锋以及韩遂所任命的粗鲁县令肖东便告了声罪。

    “嗯嗯。”

    成锋正自把玩着怀中那名艳丽歌女的妙处,哪有心情去管伍明要干啥,头都不曾抬上一下,也就只是胡乱地吭哧了一声,便算是允了,至于正自逼迫怀中丫鬟喝酒的肖东么,更是连个敷衍都没给,自顾自地乐呵个不停。

    “伍公。”

    伍明告罪了一声之后,便由其长子伍琪搀扶着匆匆离开了后花园,紧着便行到了侧院之中,这才刚转过了照壁,便见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紧着迎上了前来,赫然竟是幽州军情局军侯公孙雷!

    “公孙将军,老朽幸不辱使命,可以开始了。”

    待得见得了公孙雷的面,伍明那因紧张而发白的脸色方才稍稍缓了些,也自不敢有丝毫的迁延,紧着便给出了个保证。

    “好,动手!”

    伍明这等言语一出,公孙雷的嘴角便立马显出了一丝狞笑,也没再多问,挥手间便已率聚集在侧院中的百余名乔装成商号伙计的军情局将士冲出了侧院,兵分两路,一路径直冲进了后花园,另一路则杀奔左跨院而去。

    “敌袭,敌袭……”

    这一见到大批手持兵刃的汉子冲进了后花园中,两名在园子中戒备的成锋之亲卫顿时便慌了神,个中一人赶忙抽刀便要抵抗,却不曾想他刀都尚未出鞘呢,身材魁梧的公孙雷便已几个大步冲到了近前,手一挥,只见一道刀光闪过,那名试图抵抗的亲卫便已被一刀枭了首,而另一名士兵见势不妙之下,则是早早就拔腿便逃了,一边狂奔,一边还没忘了狂呼告警,刹那间,偌大的后花园中顿时便是好一派的大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