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关中之变(三)
    “禀老爷,钟侍中派人送来了请柬,言称将于后日为独子钟毓(钟会尚未出生)行冠礼,邀请老爷与诸位公子一道前去观礼。”

    时光匆匆,一转眼便已是八月初一,酷热难耐的盛夏总算是过去了,秋已至,憋了整整一个夏天的马腾可就不免有些静极思动了,正打算召集诸子到上林苑会猎上一场,却不曾想他都还没来得及宣布行猎一事,管家便已匆匆赶了来,手中捧着的赫然是一叠的大红请柬。

    “嗯,知道了,去回个话,就说某到时自会前去。”

    这时节,成人冠礼乃是家族大事,但凡名门,行此礼之时皆是隆重无比,遍请周边名门世家中人前往观礼乃是常事,对此,马腾自是不会有甚疑虑,连想都不想,便已给出了个承诺。

    “伯父且慢。”

    马超等人都已是行过了观礼了的,对这等礼数自是毫不陌生,自不会对马腾的决断有甚异议,独独马岱却是突然从旁打岔了一句道。

    “嗯?”

    见得马岱在此时站了出来,马腾不由地便是一愣。

    “伯父明鉴,侄儿以为害人之心不可有,可防人之心却是不可无,此番钟府冠礼虽属常事,然,时局却太过微妙了些,窃以为不可不防,还请伯父三思则个。”

    马岱一向心细,加之有着数日前叶明的提醒,尽管不敢确定个中有诈,可出于谨慎的性子,这当口上还是小心地提醒了马腾一番。

    “唔……,德山所言不无道理,这样好了,超儿留下,尔等皆随老夫一道去长安一行也罢。”

    马腾其实并不相信钟繇敢向自己发难,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略一沉吟之下,最终还是决定留下马超看家,以防有变……

    八月初三,当今侍中钟繇府上披红挂彩,宾客如云而至,府上老幼齐上阵,喧闹得个无以复加,唯恐主院的书房中却是一派的肃杀之气,主人钟繇以及韩遂、夏侯惇等数人皆全身披挂,手按剑柄默然而坐。

    “报,禀大人,马腾已率二子马铁、三子马休、侄儿马岱并一千骑兵离开池阳,正在向我长安城赶来。”

    一派令人窒息的死寂中,一阵仓促的脚步声突然响了起来,旋即便见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已从屏风后头转了出来,冲着钟繇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马超何在,嗯?”

    这一听勇冠三军的马超并不在其中,钟繇的瞳孔瞬间便是一缩,声线冷厉地便喝问了起来。

    “据查,马超一早便去了池阳城南大营,目下应是还在营中。”

    见得钟繇声色不对,前来禀事的报马自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忙将所探得的消息道了出来。

    “大人,马超勇冠天下,其既未至,预定之计划怕是……”

    韩遂本来就对设谋伏杀马家众人一事有着些愧疚心理,此际一听马超留守池阳大营中,自不免便起了退缩之心思。

    “预定计划不变,只是须得略作调整,先灭了马腾,回头再合兵剿灭马超,某有一策,当得……,尔等可都听清了么,嗯?”

    箭都已在弦上了,又岂能不发,似这等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阴谋伏杀行动,除非不为,一旦展开了,就算想收,也断难瞒得过马腾一方,真到了马腾起兵造反之际,关中可就真要彻底烂了去了,这等险,钟繇自然不敢去冒。

    “诺!”

    钟繇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众人自是不敢有甚异议,齐齐躬身应诺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进城!”

    池阳离长安本就不算远,马腾一行人等皆骑乘,即便是有着几辆载着礼品的马车随行,速度也自慢不到哪去,巳时刚过半,马腾等人已到了长安北城门之一的洛门前,这一见城门洞开,一切皆与平时并无甚不同之处,马腾自是不疑有它,一抖缰绳,一马当先地便往城门处驰骋了去。

    “伯……”

    马腾这么一加速,马铁、马休自是不敢稍有迁延,齐齐便策马紧跟了上去,唯有心细的马岱却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妥之处——城门处未免太过安静了些,居然连个行人都没有,而这,显然不太符合常理,一念及此,马岱张口便欲进言上一番,然则没等他高呼出声,马腾等人都已冲得远了,马岱见状,一抖马缰绳,紧着便要追将上去,可又不免担心自己的判断是对还是错,这么略一犹豫之下,马速不单不曾加将起来,反倒是更缓了几分,竟是就此落在了队尾处。

    “放箭!”

    就在马岱犹豫不决之际,马腾等人已然冲出了城门洞,这才刚踏上长街,视力尚未完全适应由黑转明的那一瞬间,却听城头上突然响起了一声厉吼,旋即便见大批的弓箭手呼啦啦地从城碟后方冒出了头来,一张张早已拉得浑圆的弓毫不客气地瞄向了马腾等人。

    “嗖、嗖、嗖……”

    这都还没等马腾从讶异中醒过神来,弓弦声便已暴响成了一片,无数的箭矢有若倾盆大雨般从城上射下,可怜马腾父子三人连反应都还不及,便已连人带马都被射成了刺猬,吭都不曾吭出一声,便已是没了声息。

    “该死,有埋伏!”

    马岱正准备加速赶向城门洞,突然间听得前头响动不对,心不由地便是一沉,赶忙一把抄起搁在得胜钩上的斩马大刀,双目圆瞪地便要加速冲上去救援。

    “不好了,将军死了,将军死了……”

    就在马岱将动未动之际,前方大乱的队伍中突然冲出了几骑,一边策马狂逃,一边还惊恐不已地狂嚷个不休。

    “全军听令,调转马首,跟我来,撤,快撤!”

    这一听马腾已死,马岱的心顿时便是拔凉一片,哪敢再往前去,忙不迭地一拧马首,这就要紧着率部赶紧逃回池阳城去。

    “呜,呜呜,呜呜……”

    马岱的反应倒是不慢,可惜伏兵的动作却更快,这都还没等乱兵稳住阵脚呢,就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大作间,北面城墙的横门与利门处各有一彪骑军高速冲出,有若两支利箭般向位于中间城门一带的马家军残部包抄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