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重挫(二)
    “幽州的孙子们,爷爷们在此,有种的下来一战。”

    “缩头乌龟,没卵子的货。”

    “公孙小儿没卵子,下头一帮都是没种的软蛋。”

    ……

    午时三刻,正值日头最艳之时,**辣的阳光普照着大地,热得人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可黄河北岸附近游曳着的数十艘曹军水师中小战船上却是喧嚣得个无以复加,大批的曹军士兵们放肆已极地冲着岸边营地里的幽州军将士们谩骂个不休,当真是怎么难听怎么来。

    “狗贼,可恶!”

    “他奶奶的,一群灰孙子,每天都来闹,当真该死!”

    “一群孙子,等我幽州水师到了,看尔等还能嚣张到何时!”

    ……

    面对着河岸边传来的叫骂声,蒲山城外的幽州大营中,轮值将士们无不为之恼火异常,可偏偏却愣是拿对方无可奈何——水师主力未至,如今的幽州军手中就十数只巡逻用的小船,根本不是曹军水师的对手,而在对手的不间歇骚扰下,本早该开始动工的水寨也被搅闹得无法施工,在这等情形下,众幽州军将士们纵使满腹的怨气,却也只能坐视曹军水师在河上耀武扬威个不休了的。

    “快看,船,船来!”

    “哈哈……,水师到啦,水师到啦!”

    ……

    申时三刻,都已折腾了大半日的曹军水师依旧没见消停下来,而就在此时,下游处突然冒出了一大片的桅杆,一名眼尖的幽州军轮值哨兵无意间发现了此点,当即便兴奋地嚷了一嗓子,很快,欢呼声便在偌大的营地中暴响成了一片,大批的幽州军将士们纷纷冲到了栅栏前,向着下游缓缓驶来的水师舰队便是好一通子雀跃之喧嚣。

    “撤,快撤!”

    河面上正自耀武扬威的曹军将士们听得响动不对之下,这才警醒了过来,待得见幽州水师那庞大的舰队赫然已露出了狰狞的规模,负责指挥的一名曹军校尉自是不敢再稍有迁延,紧急呼喝了一声,率部便赶忙调头向南岸狂划了去,那等慌乱的样子一出,当即便又惹来了幽州军将士们好一阵的讥讽与奚落。

    “末将参见军师!”

    逆水行舟可不是件容易之事,哪怕有着季风可借,船速也自快不起来,直到酉时将过半之际,浩浩荡荡的幽州水师舰队主力方才进抵了蒲山城外,停泊一毕,水师都督何崇一刻都不敢耽搁,匆匆便赶到了中军大帐中。

    “居山(何崇的字)来得好,这几日来,某可算是被曹贼水师给折腾得够呛,全军上下无比翘首以盼,就等着我幽州水师之到来啊。”

    徐庶去岁曾指挥过水师舰队,与何崇相处得甚是和睦,这会儿见得故人已到,徐庶自是为之兴奋不已。

    “军师放心,某既至,曹贼水师自不足为患!”

    尽管此番只率了六支分舰队前来,然则何崇却是根本不曾将素来孱弱的曹军水师放在心上,豪气四溢地便给出了个保证。

    “好,要的便是这话,今日先好生休整一夜,明日一早,水师即过河破敌,居山可有信心否?”

    这几日来,不止是下头的将士们被曹军的嚣张弄得心浮气躁不已,就连徐庶也被骚扰得心火旺盛了去,如今己方水师主力既至,徐庶自是不打算再隐忍了。

    “末将遵命,不破敌水寨,誓不收兵!”

    何崇缺啥都不会缺了信心,在他看来,只消己方水师一至,必可似上回一般一举全歼了新建不久的曹军水师,这回儿应对间自信满满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文和,贼军水师已然大至,计将安出?”

    一得知幽州水师已然赶到之消息,曹仁自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紧着便将贾诩、于禁等军中重将全都招到了中军大帐,彼此见礼一毕,曹仁也自无甚寒暄之言,开宗明义地便转入了正题。

    “呵,敌既无备,又无水寨可依,何须用计,以夜袭破之即可,依某所见,当得……,如此,纵使不能全歼贼军水师,予敌重创却非难事。”

    曹仁这么个问题一出,帐中诸般人等的目光立马齐刷刷地便全都聚焦在了贾诩的脸上,随之而来的压力自是不小,然则贾诩却浑然不以为意,一派风轻云淡状地便将早已谋算好的夜袭方略细细解说了一番。

    “文则(于禁的字)怎么看?”

    贾诩所言之诸般安排简单扼要,原谈不上有多复杂,在曹仁看来,应是有着不小的成功之可能,自由不得他不心动,只不过本着谨慎之原则,曹仁并未在第一时间表态,而是顺势先将问题丢给了皱眉思索不已的于禁。

    “可行。”

    于禁本是马上战将,去岁才被调去水师任职,卜一上任没多久,就被幽州水师杀得个几近全军覆没,脸面尽失之下,这一年来,都在卧薪尝胆,于发狠练兵之余,可是没少精研水师战术,尽管尚难言精熟,可基本的水战能力却是不缺的,只略略一盘算,便已言简意赅地给出了个答复。

    “那好,就按文则的方略行了去。”

    这一听于禁如此表态,曹仁也就没再多迟疑,挥手间便已下了最后的决断……

    卯时六刻,已到了黎明将至之时,星月无光,天地间一派的漆黑,唯有幽州军大营以及不远处的水师停泊处还有着些火把在明灭不定地燃着,绝大数的幽州军将士此际都已沉浸在了梦乡之中,只余数支由艨艟以及赤马舟组成的巡逻小队还在滔滔的河面上往来巡视着,可也就只是例行公事而已,警惕心虽有,却着实高不到哪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河面上的雾气渐渐便起了,一开始只是淡淡的水汽蒸腾,很快,雾气便已弥漫成了成了薄纱状,尽管尚不算大雾迷河,可在这等黎明前的暗夜中,对视线的影响却是极大,本就谈不上严密的几道稀疏防御线无疑便更见松散了去,自是无人察觉到上游处一支规模不小的曹军水师舰队正自高速顺水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