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冀州乱局(一)
    “报,禀大将军,不好了,袁谭悍然斩杀监军逢纪,兴兵造反,其所部前锋已至馆陶县境了!”

    袁尚一向好享受,前些日子因着守孝之故,不得不以简朴示人,而今,天将七月,袁绍的灵柩已然发丧,尽管尚在丧期中,可袁尚却已不打算苦了自己了,虽说不敢公然设宴狂欢,可每当日落,关起门来,与妻妾们乐呵上一番,却也还是要的,这不,今儿个恰好公务少,天都还没黑呢,袁尚便已回了后院,着下人们张罗了几张席面,这就要与妻妾们好生宴饮上一番了的,却不曾想杂耍班子才刚上场,都还没来得及展示一下技艺呢,就见一名报马跌跌撞撞地闯了过来,一头跪倒在袁尚的面前,惶急不已地便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

    这一听那名报马如此说法,措不及防的袁尚顿时便被惊得猛然跳了起来,显然是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这么个消息。

    “回大将军的话,袁谭已反,其所部前军已至馆陶境了。”

    见得袁尚失惊若此,前来禀事的报马不得已,只能再度简陋地将敌情重述了一番。

    “狗贼,安敢如此猖獗,可恶,来人,擂鼓聚……,去,传审配、牵招即刻来见!”

    惊怒之下,袁尚本打算紧着聚将部署出征事宜,可话说到了半截,却又猛然改了主意,没旁的,邺城中颇多袁谭之党羽,在未大清洗之前,他又哪能安心得下,自是须得攘外先安内了的。

    “主公,您这是……”

    审配与牵招都到得很快,仅仅一炷香左右的时间,二人便已联袂而至,这才刚从堂前的照壁后头转将出来,入眼便见袁尚有若暴怒的狮子般,在大堂上气咻咻地来回踱着步,审、牵二人不由地便对视了一眼,然则脚下却是不敢稍缓,齐齐便抢到了近前,由着审配试探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袁谭那狗贼杀了元图,悍然反了,其前军已至馆陶,哼,狗贼狼子野心,可恶,可恶!”

    见得是审、牵两位心腹谋士已至,袁尚当即便顿住了脚,面色铁青地便将袁谭已反之事道了出来。

    “主公莫急,叛军来势虽汹,却是不义之师,注定必败无疑,然,在此之前,须得先整肃内部,以防有变。”

    听闻逢纪已死,审配的眼中立马便掠过了一丝复杂之情绪,个中既有惋惜,也有庆幸,更有着几分的自得,此无他,当初建议逢纪去袁谭处当监军时,审配便已意料到会有今日之事发生,只不过他也没想到事发得竟会如此之早罢了。

    “嗯,某已着虎贲营全军出动,缉拿辛评、郭图等一干逆贼,择日祭旗。”

    袁尚的个性虽有些毛躁,可毕竟与袁谭勾心斗角多年,基本的斗争常识还是不缺的,自是不可能在这等时分还任由辛、郭等袁谭心腹逍遥了去。

    “主公明鉴,窃以为袁谭敢反,背后一准有人在支持,若是某料得不差的话,应是公孙明在暗中怂恿所致。”

    这一见袁尚与审配所议完全没落在关键点上,牵招可就有些看不过眼了,这便紧着从旁打岔了一句道。

    “嗯?”

    “嘶……”

    ……

    牵招这么个判断一出,袁尚与审配顿时全都为之一惊,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说啥才是了的。

    “子经(牵招的字)安出此言?”

    袁尚到底年轻,反应极快,只略略一愣,便已是紧着出言追问了起来。

    “主公应是知晓的,那公孙明手下悍将孙弥所部一万五千兵马大多屯于南皮,离着平原也不过一日半之脚程,袁谭若是无公孙明之首肯与支持,又岂敢谋反耶,如今其既是不顾后路,悍然全军西来,足可见此獠与公孙明之间必有苟且之事。”

    见得袁尚失惊若此,牵招不由地便摇了摇头,面带苦色地便将判断之根由好生分析了一番。

    “啊,这,这……”

    袁尚本还指望着向公孙明求援呢,这冷不丁一听牵招这般说法,心顿时便慌了,不为别的,只因他很清楚如今己方之实力较之公孙明实在差得太远了些,真若是公孙明执意插手冀州之战事,己方根本没丝毫的招架之力可言。

    “主公莫急,事虽危矣,却并非无可挽回,窃以为当分四步行了去,首先便是整肃内部,然,切不可大肆杀戮,以免寒了众将士之心,只究辛评、郭图二贼即可,从者皆赦,以安军心民意;其二,主公可假作不知公孙明图谋之心,着人去向其禀明袁谭谋反之事,言称此乃以下犯上之谋逆也,大违人伦之道,明确表示主公将兴大军征讨之,提请公孙明派兵袭平原,以断袁谭之后路,另,着人密向其夫人进言,请其出面为主公说项,如此,或可拖住公孙明大军南下之脚步;其三,主公当得即刻派人过河,向曹丞相告急,言称愿归附朝廷,请求朝廷出兵平叛;其四,贼军汹汹而来,士气正旺,不可与之急战,我军只消固守邺城之余,分兵于城外安下大营,以成犄角之势,只守不战,时日稍长,贼必军心浮动,是时,主公再着人去其军中散布流言,许重诺阴结贼军重将,如此,三数月内必可全歼来犯之敌。”

    牵招在冀州一系中一直不曾得重用,并非其能力不行,而是因着资历之故,始终难以冒出头来,实际上,就谋算之能而论,牵招之能并不在田丰、沮授之下,较之审配等人更是胜过不止一筹,这不,方才刚得知袁谭已反之消息,他便已有了全盘之谋算,足可见其之能力绝对是第一流谋士之水准。

    “荒谬!那曹阿瞒与我冀州仇深似海,又岂肯发兵来救,再者,引狼入室又岂可称为良策,此议断不可行!”

    审配一向以冀州第一谋士自居,此番竟被牵招抢了风头去,心中自是不爽得很,又哪肯给牵招留甚情面,但见其脸一板,便已是毫不客气地训斥了牵招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