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兄弟阋墙(六)
    六月天,流火天,天气热得令人窒息,哪怕是躲在书房里,可袁谭依旧被热出了满头的大汗,纵使如此,他也不曾消停下来,但见其背着双手,满脸焦躁之色地在房中往来踱着步,眉头紧锁成了个大号的“川”字,不为别的,只因他再度派去蓟县的辛毗迟迟未归,这都已在平原城里呆了近半个月了,还是没能从公孙明处得到个准信,袁谭又怎能不着急上火的。

    “报,禀使君大人,辛从事回来了。”

    就在袁谭急躁欲狂之际,却见一名亲卫从屏风后头转了出来,几个大步便抢到了袁谭的身旁,一躬身,紧着便禀报了一句道。

    “快,传,快传!”

    这一听辛毗已然归来,袁谭的眼神瞬间便是一亮,激动之余,没口子地便道着传。

    “主公!”

    亲卫应诺而去后不多久,就见风尘仆仆的辛毗已是匆匆从屏风处冒出了头来,这一见到袁谭的目光扫至,辛毗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忙不迭地便抢上前去,躬身行礼不迭。

    “佐治不必多礼了,那公孙小儿可有甚说的么?”

    袁谭心急着想知晓公孙明那头的消息,自是无须寒暄,甚至连嘘寒问暖上一声都省了,一开口便问起了关键之所在。

    “好叫主公得知,那公孙明依旧坚称冀州乃袁家内务,他不好直接出手,然,却会调集大军于周边,一者是为主公掩护后路,以防曹贼之突袭,二来么,也是为主公之后援,一旦主公拿袁尚不下,公孙明言称必会出兵配合主公之行动,照其所言,袁家事袁家人自了为宜,唯实在不行之情形下,他才肯出兵帮衬。”

    这一见袁谭问得如此之猴急,辛毗的心底里当即便涌起了一阵不爽,很是鄙夷袁谭的为人之粗疏,但并未带到脸上来,而是作出了一派恭谦之模样,详细地将公孙明那头的答复道了出来。

    “好,佐治立大功了,他日某若是得位,断不会亏了你。”

    袁谭既盼着公孙明能出兵相助,可又不免担心会引狼入室,而今公孙明这等坚持无疑正是袁谭最乐见之局面,没旁的,在他看来,己方的兵马虽是较袁尚稍少上一些,可自忖自家的武略断非袁尚那等未经风雨之辈可比,再怎么算,都是他袁谭的胜面要高上一些,只消能突然发动,未见得便不能一举底定邺城,到那时,再诱公孙明前来邺城一聚,以阴招灭之,夺公孙明所部为用,自不愁大事不能成。

    “此某分内事尔,实不敢当主公之谬赞。”

    辛毗早将袁谭卖了个底朝天,又岂会在意其所谓的亏待还是不亏待,也就只是随口谦逊了一声了事。

    “嗯,佐治真忠义无双之人也,能得佐治相助,实胜得百万雄兵啊,吾意已决,即刻照计划展开,佐治可紧着着人通知公则与仲治,赶紧秘密潜出邺城,尽快赶来平原相会,某后日便行大事。”

    袁谭显然很是满意辛毗的办事能力与忠心,好生夸奖了辛毗一番之后,这才下了最后的决断……

    “使君如此急地相招,究竟所为何事?”

    逢纪这大半个月来,过得可谓是惬意无比,不为别的,只因他还从来不曾掌握过如此多的兵马,哪怕在冀州一系最为鼎盛之际,他统带过的兵马自不曾超过一万之数,可眼下赫然已是手握两万五千余精锐,在换掉了那些明显是袁谭心腹的将领之后,逢纪自以为已然有了跟袁谭平起平坐之资格,正是因为此等想法,在被袁谭以军务为由召到城守府时,逢纪根本就没给袁谭啥好脸色,甚至连行礼都不曾,一开口便是问责之口气。

    “何事?嘿,逢纪,尔可知罪!”

    袁谭本来就已对逢纪起了杀心,这一见其在自己面前如此之猖獗无礼,心火登时便大起了,也自懒得跟逢纪虚与委蛇,拿起搁在文案一角的惊堂木便是重重一拍,声色俱厉地咆哮了一嗓子。

    “别动,动就死!”

    惊堂木方才一响,没等逢纪醒过神来,就见十数名兵丁已然抢上了堂来,瞬间便将逢纪摁倒在了地上,于此同时,两把雪亮的腰刀已是交叉地架在了逢纪的脖子上。

    “尔等这是要造反么?某乃监军,尔等安敢放肆若此,就不怕抄灭九族么,嗯?”

    逢纪万万没想到袁谭居然敢如此粗暴地对待自己,当即便被气得个眼冒金星不已,也自不顾自身已然处于险地,竟是厉声便喝骂了起来。

    “狗东西,到了此时,还敢在某面前摆甚狗屁监军的架子,嘿,好你个逢纪狗贼,竟敢串通审配老儿,行矫诏篡位之恶行,真以为某不知情么?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耳,如今便先送你下地狱,回头某定会让袁尚那混球下去陪你,拖下去,砍了!”

    这一见如此轻易便制住了逢纪,袁谭自是得意得很,但见其霍然起了身,几个大步便行到了逢纪的面前,一抬脚,踩住了逢纪的后背,用力将逢纪压得趴在地上,而后方才恨声痛斥了逢纪一通。

    “放屁,尔这是造反,狗贼,狗贼……”

    这一听袁谭要冲着自己下杀手,逢纪可就急了,一边拼命地挣扎着,一边没口子地怒骂着,奈何他不过就一文人而已,就算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无法从那些孔武有力的兵丁们手中挣脱出来,很快便被拖到了堂下,但见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逢纪的怒骂声便已是戛然而止了。

    “禀主公,逆贼逢纪已然授首,现有首级在此,请主公明示。”

    逢纪的脑袋在地上只弹动了几下,便被一名兵丁一把抓了起来,搁在了事先准备好的盘子上,紧着便递到了袁谭的面前。

    “传令下去,着管统、刘询各统本部兵马,传逆贼逢纪之首级于各营,有敢乱说乱动者,皆杀无赦!”

    袁谭连看都懒得朝逢纪的首级看上一言,只见其昂然立于堂前,一挥手,便已是豪气十足地下了道将令,不多久,原本宁静祥和的平原城很快便陷入了一派的血雨腥风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