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三)
    “禀主公,邺城有消息了,据查,袁谭已密派辛毗前来我蓟县,算其脚程,应会在两日内抵达。”

    尽管对袁绍其人谈不上有太多的好感,可毕竟是娶了人家的女儿,尽孝终归还是要的,一得知了袁绍的死讯,公孙明第一时间便派出学政邴原为使节,前去邺城吊唁,不仅如此,更是在幽州刺史府设了灵堂,亲自为袁绍守孝半个月,以表身为人半子之孝心,当然了,尽孝归尽孝,对邺城的动态,公孙明却是始终高度关注着,埋伏在邺城的军情局人手早已全面动员了起来,监视诸方之动向,在这等情形下,袁谭派出辛毗为使节一事虽是隐秘,却依旧难逃军情局之法眼,这不,辛毗方才刚潜出邺城没多久,公孙冷便已将此消息禀报到了公孙明处。

    “辛毗?呵,竟然是他。”

    这一听来使是辛毗,公孙明不由地便是莞尔一笑,不为别的,只因公孙明突然想起了此人在《三国演义》里的诸般作为——明明是袁谭派去向曹操求救的使者,结果却毫不客气地将袁家卖了个彻底,而今此人又来到了蓟县,就不知这厮会否“旧病复发”了去。

    “主公与此人有旧?”

    见得公孙明嘴边的笑容颇为的诡异,端坐在侧面的庞统不由地便起了好奇之心。

    “有过几面之缘,不熟耳,今此人既至,想必袁谭之决心应是下了的,且听辛毗如何说再行定议也自不为迟。”

    前世乃是公孙明的禁忌,自是无足为外人哉,哪怕面对着的是庞统与徐庶这两位心腹中的心腹,公孙明也就只是含糊地敷衍了一句了事。

    “主公明鉴,依某看来,袁谭会如何做倒不是关键之所在,左右只消其起了自立之心,冀州便注定是个覆灭之结果,倒是曹阿瞒会如何做方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这一见公孙明似乎并不曾考虑过曹操的反应,原本想稍稍藏拙的庞统不得不出言提点了一番。

    “嗯?”

    于公孙明而论,曹操乃是不世大敌,要想统一北方,曹操便是道绕不过去的坎,无论欲行何事,自是不能忽略了曹操的可能之反应,对此,公孙明自不是没有考虑过,只不过在他看来,曹操的水师虽已在重建,可离着成军还远着呢,更别说幽州军强大的水师舰队如今可是在渔阳与渤海郡诸多港口里驻扎着,曹操若是敢轻易渡过黄河,那绝对是来送死的,正因为有着这等自信在,公孙明此番还真就没怎么在意曹操插手河北之可能,可这会儿一听庞统所言似乎别有所指,公孙明的眼神里陡然便闪过了一丝精芒。

    “主公收拾冀州虽不致太过费力,然,为防物议,终归须得一步步行了去,如此,费时怕是难免,借此空档,曹阿瞒恐会在关中生出事端来,以求取得从两面包围我方之地利优势。”

    见得公孙明似乎还是没能转过弯来,庞统不得不将事情挑明了来说。

    “士元兄所言甚是,依徐某看来,曹操应是会联合韩遂所部兵马向马家动手,待得马家一败,曹阿瞒必会再向韩遂挥刀,如此,关陇之地怕是就要落在曹阿瞒的手中了,一旦其取得产马之地,其兵锋必将更盛矣,此万不可不防啊。”

    徐庶的反应很是机敏,庞统只开了个头,他便已将曹操的可能之部署大致分析了出来。

    “嗯……,二位军师所言有理,看来是某太过乐观了些,此事确须得好生斟酌了去方好啊,二位军师可有甚应对之良方否?”

    关中虽然很重要,可于公孙明来说,河北才是基本盘,为确保万无一失,他自是难以兼顾到关中的变局,否则的话,便有着两头落空之可能,真到那时,那乐子可就真大了去了。

    “马寿成父子皆刚愎之辈,又自傲武勇,前番肯与主公签城下之盟,无外乎是因势弱无奈之故耳,今,其实力已尽复旧观,更因与我幽州之贸易往来而骤富,行事难免愈发刚愎,主公纵使去信提醒于其,怕也难有甚效用可言,既如此,不若等其大败之际,再收其部众以为用,如此,曹操恐便不得不且容韩遂做大,他一日不动韩遂,便一日无法尽得关陇之利,反倒须得屯兵以防韩遂,待得我军南下与曹操争雄之际,为挡我军兵锋,曹操势必要加重对韩遂之盘剥,到那时,主公只消稍稍点拨,韩遂必反无疑。”

    庞统既是早在去岁便已预见到了曹操之算路,自是早就有着成竹在胸了的,这会儿款款分析下来,已然为曹操挖好了个大坑,就等着曹操自己往内里跳了去了的。

    “唔……,如此说来,关键还在于如何接应马家残部入河东了的,依二位军师看来,何人去河东坐镇为宜?”

    现任河东镇守使柳齐虽是稳健之老将,却少了机变之能耐,稳守有余,进取则远远不足,对此,公孙明自是心知肚明得很,自然不可能让柳齐去完成接应马超所部之重任,至于在并州的诸将么,也都只是寻常,无论是吕翔还是孙轻,都不足以胜任此等要务,对于该派谁去接应马家残军么,公孙明可就不免有些个犯踌躇了,没旁的,概因无论是平定河北还是防御曹操,都须得有勇将可用,公孙明自是不可能将军中重将一股脑全都派去河东。

    “儁乂有勇有谋,又擅打硬仗,着其前去,应可无碍。”

    庞统笑了笑,毫不迟疑地便给出了个人选。

    “士元兄说得不错,儁乂若去,必能大有所得。”

    徐庶的想法显然与庞统一般无二,这都还没等公孙明有所表示呢,徐庶便已出言呼应了一句道。

    “嗯,儁乂大才,某素来深信不疑,且就着其率一万骑军秘密赶去河东主持大局,另,令明始终觉得对马家有所亏欠,此番着其为副将,也算是能还清了马家昔日的情分,呵,若是能得锦马超为用,代价就算再大上一些,某也认了。”

    人才,公孙明一向是不嫌多的,这会儿心思可就转到了要收马超之心上了,那等得陇便望蜀的模样一出,当即便令庞、徐二人皆不禁为之莞尔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