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合纵连横(六)
    “大胆!”

    “放肆!”

    “蟊贼,安敢无礼!”

    ……

    叶明这等言语一出,杨秋等人登时便怒了,也不等韩遂有所表示,齐齐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厉声便喝骂了起来,气势不可谓不汹汹,然则叶明却根本不为所动,身形站得笔直不说,脸色更是连丝毫的变化皆无。

    “叶大人何出此言,老夫不明,还请赐教则个。”

    虽说同样被叶明这等诅咒一般的论断气得个不轻,可韩遂到底不是寻常之辈,这一见叶明那等有恃无恐之状,心中自不免便有些发虚不已,还真就没敢胡乱发飙的,但见其面色陡然一肃,已是客气地拱手为礼了一把。

    “呵。”

    饶是韩遂客气有加,然则叶明却并未急着开口言事,仅仅只是漫不经心地轻笑了一声而已。

    “此间皆韩某之股肱,自无不可言者,叶大人有话还请直说,韩某听着便是了。”

    尽管叶明只笑不言,可以韩遂之老道,又怎会不知叶明此举的用意之所在,然则韩遂却并不打算作出让手下众将们寒心之事,客气而又坚决地表明了自己之态度。

    “那好,就恕叶某直言了,将军回关城前应是已着人赶去了钟繇处,悍然举报了马将军,不知叶某说得可对?”

    见得韩遂既是坚持若此,叶明自是无所谓得很,耸了下肩头,蛮不在乎地便点破了韩遂的恶行。

    “哼!”

    这年月的人讲究的便是“义气”二字,尽管那玩意儿其实不过就只是块遮羞布而已,在重大利益面前,比纸糊的也真强不到哪去,当然了,恶事可以做,却不能说,否则可就要遭时人指着脊梁骨痛骂了的,正因为此,韩遂虽是出卖了马腾,却并不是公然而为,而是秘密着人去干的,而今被叶明当众一口道破,脸面当即便有些个挂不住了去。

    “放屁,尔这厮竟敢血口喷人,究竟是何道理!”

    “狗贼,安敢在此胡言乱语,是嫌某刀不利么?”

    “混账东西,老子杀了你!”

    ……

    韩遂可是要脸面之人,出卖马腾的事儿,他先前可是没说过,只言马腾将反云云,真正知晓其行了出卖勾当的也就只有陪同其前去马家军营中的杨秋罢了,正因为此,诸将们不明所以之下,当即便被叶明的“诬陷”之辞给激怒了,破口大骂者有之,挥刀欲上前劈杀的也有之,整个大堂上顿时乱作了一团。

    “哈哈……”

    面对着这等群情汹汹之场景,叶明不单不曾害怕,反倒是仰头大笑了起来,就宛若看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滑稽戏一般。

    “够了,都给老夫退下!”

    韩遂可不相信叶明这等人物会是个傻大胆,心念电转间,便认定叶明既是敢来,必定已安排好了后手,为防事态恶化,韩遂尽管暴怒已极,却愣是没敢向叶明下杀手,反倒是猛拍了下文案,冲着众将们便是一声咆哮。

    “诺!”

    韩遂轻易不发怒,可一旦发怒,那可是要杀人的,诸将们追随其都已是多年,对其之心性,又怎可能会不知,眼瞅着情形不对,众将们哪敢再在这等险地里多呆,齐齐应诺之余,匆匆便全都退下了堂去。

    “好一个嚣张小儿,就不怕老夫杀了你么,嗯?”

    尽管已然呵退了手下诸将,可韩遂的怒火却并未稍减半分,虽不敢真的动手杀人,却也不打算让叶明好过了去,但见其双眼一眯,语调森然地便喝问了一句道。

    “怕,怎么不怕,只不过某若是死了,将军怕也支撑不了多久,顶多月余,也就该到九泉之下来与某作伴了的。”

    韩遂这等色厉内荏的样子一出,叶明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一派风轻云淡状地便顶了韩遂一把。

    “哦?老夫倒是不信!”

    韩遂先前便认定叶明必有后手,而今见得叶明如此放松,心中的猜疑自不免更盛了几分。

    “嘿,韩将军又何必诈某,也罢,既是韩将军一定要知晓某之后手,那某便直说好了,也省得将军多费思量。”叶明蛮不在乎地伸手弹了弹衣袖,先行点破了韩遂的算路,而后方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某临出马将军营地前,便已明确告知马将军,若是某未能在天黑前回营,那便一准是遭了你韩将军的毒手,而这,便意味着韩将军已决意联合钟繇向马家父子捅刀子了,在走投无路之下,韩将军以为腾公将会如何行了去呢?”

    “你……,哼!”

    马腾会如何做?答案岂不是明摆着的么,自然是赶紧去投了幽州军喽,有了马腾父子这么些引路党,就韩、钟两部联军又岂可能会是幽州大军的对手,大败乃是必然之事,偏偏幽州军又多骑兵,大败之下,韩遂纵使能逃走,可其部众怕是根本逃不出多少人来,到那时,天下虽大,怕是再无他韩遂的容身之所在了的,对此,韩遂显然是心知肚明得很,也自没法否认了去,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冷哼一声而已。

    “呵,韩将军此举说来也不过是自保而已,无非是担心马家父子有了我家主公这等强援,必会起意一统关陇之地,某说得可对?”

    叶明并未在意韩遂的脸色有多难看,自顾自地又往下述说了一番,只不过这回就不是在指摘韩遂的不是,而是一派为其考虑之模样。

    “嗯……,人无伤虎心,虎有伤人意,自古以来,莫不如此。”

    自保的心思,固然是有的,只不过韩遂真正想要的是彻底吞并马家军,也好为下一步独霸关陇奠定个基础,当然了,这么个心思,韩遂自是不可能说将出来,目下所能做的也就只是顺着叶明的话头,胡乱感慨一番罢了。

    “错矣,大错特错矣,韩将军若真欲自保,又岂可自废手足哉,天幸叶某来此一行,若不然,韩将军怕真要自陷死地了啊。”

    叶明能以一方才归降之人,便即受公孙明之重用,又岂是等闲之辈,只一眼便看破了韩遂心底里潜藏着的野望,但并未说破,而是作出一派庆幸状地便感慨了起来,当即便令韩遂一时间竟是茫然得傻愣住了……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