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兵逼潼关
    梗阳大战虽已落幕近十日了,然则公孙明却并未急着进兵河东,而是在扼守韩信岭的同时,派出大批兵马四下搜寻溃兵,以绝匪患,直到确认溃兵皆已收拢得差不多了之后,这才将早先集中在太原内外的民众一一遣送回了原籍,耗费虽是不小,可从迅速绥靖并州的角度来说,无疑是值得的,至于说给了马超等溃军撤回潼关的喘息之机么,公孙明其实根本不在乎,概因他早已安排好了后手,根本不怕关中群雄会真正联起手来。

    公孙明不急于进兵河东虽有着绥靖地方之需要,可那不过只是表面缘由罢了,真正令公孙明有些个放心不下的其实是青州的战局,此无他,袁谭眼下还死不得,甚至其实力最好没太多的折损,否则的话,对下一步操纵袁家兄弟相争之大局可就不是那么顺当了的,再者,在未能确定曹军是否会大举杀过河来之前,公孙明也不敢真儿个地调兵东进,正是因着这么些不足为外人道哉的理由在,公孙明自是不得不将主力麋集在平遥至梗阳一线,以便随时能接应四方。

    “禀主公,历城急信在此,请主公过目。”

    尽管有着军情局之存在,奈何平遥离青州远隔千山万水,历城之战都已发生了四日了,详细消息这才由公孙冷递交到公孙明处。

    “主公,可是历城之战有所不顺么?”

    这一见公孙明手持着信函,始终不言不动,面如沉水不说,一双剑眉更是紧皱成了个大号的“川”字,足可见信函里的内容怕是不怎么妙,一念及此,端坐在几子对面的庞统可就有些稳不住神,紧着便从旁打岔了一句道。

    “嗯……”

    公孙明的心情显然很是沉重,并未开口言事,仅仅只是闷哼了一声,随手便将密信递到了庞统的面前。

    “壮哉万磊,惜哉万磊,似此铁血男儿,正是我幽州军魂之写照啊!”

    见得公孙明神情有异,庞统自是一刻都不敢耽搁,紧着便将信从头看到了尾,越看便越是激动,到了末了,竟是拍案疾呼了起来。

    “幽州军魂?说得好,来人,拟文,所有殉难于苏家庄之将士抚恤加倍,着令幽州学政邴原督造忠烈祠,树忠烈碑,历年来所有阵亡将士皆刻名其上,曹阿瞒既是封了万磊为忠义侯,那就着令万磊之长子承袭此爵,一应供给皆依侯爵例,从幽州财政支出,断不可让英雄流血又流泪。”

    苏家庄一战的战损真要算起来,其实并不大,也就两千四百出头罢了,然,这一仗的惨烈程度,却是令公孙明深受震撼,为表万磊之忠烈,公孙明自是不吝开出了重赏,更借此机会树立幽州军之军魂。

    “主公英明!”

    公孙明本人都尚未得封为侯呢,曹操那头就给了万磊侯爵之尊,明显就是在故意恶心公孙明,对此,庞统虽心知肚明,但却并未点破,仅仅只是恭谨地称颂了一声了事。

    “青州之战既已落幕,也就到了我军兵逼潼关之时了,某倒要看看钟、马、韩这三驾马车到底往哪开,来人,传令下去,全军集结,后日一早兵进河东!”

    既是已确认曹军的水师已然全军覆没,公孙明也就没了后顾之忧,自是不打算再任由关中诸军赖在河东不走了的……

    十月十四日,公孙明调集原幽州军八万兵马并从太原等诸城征补新兵两万,总兵力十万,浩浩荡荡地翻越韩信岭,兵进河东,原本正因梗阳一战落败而彼此闹纠葛的马超所部残军与杨秋所部当即便作了鸟兽散,疯狂劫掠了河东诸城之后,一路向潼关退了去,而公孙明也不曾急进,一路稳步前推,顺顺当当地便将河东诸城全都纳入了掌控之中,并于十月二十八日率主力进抵潼关城外,摆出了一副将扣关入关中之架势,关中诸雄皆大惊失色,原本正自闹着矛盾的钟、马、韩三部皆拿出了看家部队,匆匆集结了十万兵马守御黄河一线,经曹操居中协调,由侍中钟繇出任大都督,马腾与韩遂分别为副都督,共抗幽州大军。

    “禀主公,马岱带到了。”

    大军虽已进抵潼关城外,然则公孙明却并不打算急着渡过黄河,而是着凌锋去将马岱从战俘营里提了来。

    “嗯,带上来好了。”

    听得马岱已到,公孙明的嘴角便立马便掠过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可也没甚多余的表示,仅仅只是语调平和地吩咐了一声。

    “跪下!”

    凌锋应诺而去后不多会,便已领着两名亲卫将带着枷锁的马岱从外头押解了进来,不等马岱看清帐中之情形,两名亲卫便已齐齐各出一脚,重重地踹在了马岱的腿弯处。

    “狗贼,安敢如此辱我,某大好男儿,上跪天地,下跪父母,要马某跪尔,休想!”

    马岱虽是被踹得趴到在地,却并不肯就范,强自挣扎着要起,口中更是不管不顾地咒骂个不休。

    “给他去了枷锁,赐座!”

    饶是马岱骂得难听,可公孙明却是浑然不曾在意,挥手间便已心平气和地下了道命令。

    “哼,某唯死而已,休要多言,大好头颅在此,且砍了去便是了。”

    尽管被去掉了枷锁,可马岱却并不领公孙明的情,但见其梗着脖子便是好一通的豪言壮语,还真有那么几分视死如归之刚烈。

    “呵,尔既是连死都不怕,还怕在某面前入座么?那也未免太可笑了些罢。”

    马岱这等桀骜不驯的做派一出,公孙明不由地便笑了起来,一派风轻云淡状地便激了马岱一句道。

    “哼,坐便坐,某还怕你不成!”

    马岱到底年轻气盛,经不得激,一赌气之下,还真就昂然坐在了下首位的几子后头,双手按在膝上,怒目圆睁地死盯着公孙明不放,那等择人而噬之模样,要多凶恶便能有多凶恶。

    “取酒来!”

    饶是马岱在那儿作虎视眈眈状,可公孙明却根本不曾理会,扬手间便已吩咐了一声,自有凌锋等众亲卫们应诺而动,取来的两坛美酒,在两张几子上各置了一坛,后头又有几名士兵抬来了食盒,将一盘盘菜肴摆满了两张几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