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幽州军魂(五)
    “报,禀丞相,泺口大批袁军正在登船,另有约一万兵马与万余幽州军正自沿河安营扎寨,外围皆是游骑往来巡哨,难以靠得太近,实无法瞧清敌营之构筑。”

    苏家庄离泺口不过七里不到之距罢了,对于策马来回的游哨而论,自是无须花太多的时间,也就两刻钟不到的时间而已,派去侦查敌情的报马便已将袁军与幽州军的动态反馈到了曹操处。

    “传令下去:全军四面合围苏家庄,全力攻击,不留一个活口,给我屠尽了!”

    这一听报马如此说法,曹操便知己方已然失去了一举歼灭袁谭与幽州军两部兵马之机会,哪怕明知两部联军所谓的安营扎寨不过是临时措施,仅仅只是为了后续趁夜撤军而做的准备,在没有水师配合的情况下,曹军也自没法奈何得了两部联军,一想到袁谭回归河北之后,必然会被公孙明当分裂袁家的棋子来用,曹操的心火顿时便不可遏制地狂涌了起来,也自没理睬兀自跪在马前的曹仁,咬牙切齿地便下了格杀之令,竟是要将心中的愤懑全都发泄在万磊所部身上了的。

    “嘭、嘭、嘭……”

    随着曹操一声令下,十数万曹军立马分散了开来,很快便将不算太大的苏家庄团团围困了起来,一开始便以大量的投石机向庄子里狂轰一气,对此,射程不及的幽州军投石机部队不得不分散隐藏在了残垣断壁之间,而守御四面的幽州军步兵将士们则只能龟缩在残墙之后,苦苦地干熬着,伤亡虽不算大,可对军心士气的摧折却是着实不小。

    “贼军上来了,贼军上来了……”

    整整两刻钟的狂轰乱炸下来,偌大的苏家庄里已是烟尘滚滚大起,本就残破的房屋更是大半都已化为了碎砖破木的残骸,不少受伤的士兵在烟尘中哀嚎不止,其状之惨,就有若被冰雹给狠狠犁过了一遍似的,然则没等幽州军将士们从晕眩状态中醒过神来,就听一阵鼓声暴然响起中,大批的曹军将士已从四面八方向苏家庄狂冲了过去,一见及此,负责瞭望的岗哨们顿时便放声高呼了起来。

    “全军备战,有我无敌!”

    尽管已知己方这支小部队怕是难有突围而出之机会,然则早有思想准备的万磊却是根本不曾在意,一听得警讯,立马挺直了身子,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发出了最强之咆哮。

    “嘭、嘭、嘭……,嗖、嗖、嗖……”

    面对着潮水般涌来的曹军将士,幽州军上下立马开始了反击,残存的二十余架投石机拼命发动,不管不顾地将大量的燃烧弹砸进了曹军冲锋队形之中,与此同时,弓箭手们也自疯狂地拉动弓弦,将一拨又一拨的箭雨泼洒向冲将过来的敌军,却架不住曹军在曹操的严令下,也已然是发了狂,前头盾刀手们拼死向前,后续冲来的弓箭手则是全力以箭雨覆盖庄中的守军,这才刚一开战,双方便都已杀红了眼,伤亡很快便到了个惊人的地步。

    冲击,接着冲击,铁了心要以这支幽州军来立威的曹操根本不管己方的战损如何,只管一拨接着一拨地将部队派上前线,潮水般的攻势始终没见个消停,哪怕曹军的伤亡远在幽州军之上,可架不住曹军兵力雄厚,拼得起消耗,半个时辰的鏖战下来,幽州军的东、南两面皆已被曹军突破,防御优势一失,全线溃败也就成了定局,到了此时,这支幽州军的命运已然是注定了的,纵使如此,万磊也自不曾考虑过投降,依旧奋力搏杀着,率不多的残部撤到了一座残破的宅院中,进行着最后的抵抗。

    “里面的人听着,我家丞相说了,尔等已完成了拖延我军之任务,再战下去,不过是平白送命而已,我家丞相有好生之德,不愿尔等这般忠勇之士就此没了下场,愿给尔等一个弃暗投明之机会,但消肯放下武器者,一律宽待,愿从军者,官升两级,愿解甲归田者,皆发给盘缠,任由自去,言尽于此,何去何从,唯尔等自择。”

    在将残破的宅院团团围住之后,曹军并未急着发动最后的总攻,而是由一名大嗓门的士兵在外头高呼着开出了很是优厚的招降条件。

    “弟兄们,我等确已无退路可走了,某深受主公两代之厚恩,无以为报,自当殉难于此,尔等与某不同,家中皆有老幼,愿降者,某不怪,可自去。”

    曹军的劝降条件一出,残破的宅院中虽无甚动静,可气氛却是明显压抑了起来,对此,已然身负三处重创的万磊也自不曾讳言己方已走投无路这么个事实,但见其环视了一下残存的两百余将士,声线暗哑地便表明了心迹。

    “将军这是说哪的话,我等本都是贫贱之辈,是主公给我等分了田,又给了我等尊严,如今也该到了我等报效主公的时候了!”

    “说得好,我等幽州儿郎,只可站着死,岂可跪着生!”

    “死便死,碗大的疤而已,老子们十八年后还是条好汉!”

    ……

    怕死之心其实人人有之,只是多与少的区别罢了,众幽州将士们原本对曹军的劝降条件尚有些心动不已,可待得万磊表明了心迹之后,却是全都为之慷慨激昂不已。

    “哈哈……,好,我等铁血男儿,自当死战到底,让那些蟊贼们好生瞧瞧我燕赵豪杰的勇武!”

    万磊死志早萌,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生死,见得手下将士们愿陪自己一道慷慨就义,当即便豪迈地大笑了起来。

    “死战不退,死战不退……”

    万磊的话音刚落,也不知是谁先带的头,两百余将士异口同声地便呼喝了起来,声如雷震间,豪气滚滚而起,直冲九霄云外。

    “屠了!”

    苏家庄外,听得庄内的幽州军残部在这等绝望之境时居然还豪迈若此,曹操的脸色登时便难看到了极点,也自没再犹豫,但见其上下嘴唇一碰,便已吐出了生硬无比的两个字来……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