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众叛亲离(三)
    “砸,给我狠狠地砸!”

    一百步,九十步,八十步……,发足狂冲的关陇军步兵很快便推进到了离幽州军第一道堤坝不足七十步的距离上,而此时已然进入了弓箭的射程范围之内,然则士气高昂的关陇步军却并未有丝毫的迟疑,依旧在向上狂冲不已,一见及此,张武自是不会有甚客气可言,但见其用力地一挥手,已是声线冷厉地断喝了一嗓子。

    “嘭、嘭、嘭……”

    韩信岭乃是秦汉官道之要点,其道路虽尚算笔直开阔,可坡度却并不算小,无疑正是檑木滚石大放异彩之所在,这不,随着幽州军将士们不断地抛出檑木滚石,山道上烟尘顿时滚滚大起,高速冲将而来的关陇步军将士顿时便倒了血霉了,前排将士躲避不及之下,大批大批地被檑木滚石撞倒,后续将士见状,赶忙往山道两旁的乱石灌木丛中避让了开去,原本浩大的冲锋规模顿时便是一乱。

    “燃烧弹,给我投!”

    韩信岭山道两侧可不是啥善地,怪石嶙峋,峭壁处处,更兼灌木丛生,虽不致于无法通行,可要想从两侧登山,比之蜀道怕是要更艰辛上不老少,毫无疑问,哪怕为数不少的关陇步军将士避入了其中,也自不太可能从此取得突破,饶是如此,张武也自没打算放那些惊魂未定的关陇军将士一马。

    “呼、呼、呼……,嘭、嘭、嘭……”

    随着张武一声令下,数十名幽州军大力士立马便齐齐点燃了燃烧罐上的引火布,奋力丢了出去,但听一阵阵脆响过后,数十团火光顿时便在灌木丛中炸了开来,可怜那些关陇步军将士们根本不曾遇到过这等攻击,当即便悲剧了,那些个被燃烧弹砸个正着者固然是惨嚎连连,而侥幸躲过一劫的士兵也没能幸免,不断有士兵被边上的着火同僚给殃及了去,整个山道两侧顿时便是一派的大乱。

    “放箭!”

    饶是关陇步军将士都已被打得凄惨无比了,可张武依旧不肯善罢甘休,就在受惊的关陇步军将士疯狂蹿回山道中之际,便见张武用力一挥手,已是声线冷硬地下了道将令。

    “嗖、嗖、嗖……”

    张武的呼喝声未落,早有准备的五百余弓箭手们立马齐齐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刹那间,弓弦声暴响不已间,密集如蝗般的箭雨便已是铺天盖地地向急于奔命的关陇步军将士当头罩了过去,当即便激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惨嚎之声,可怜那些根本不曾有所防备的关陇军将士当场便倒下了偌大的一片。

    “可恶!狗贼,无耻!”

    惨遭幽州军连番打击的关陇军首攻部队总算是狼狈万状地逃回了山下,可还能保持完好的将士居然连一半都不到,这才一炷香的时间而已,付出的牺牲竟然是如此之惊人,以致于李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了,目瞪口呆地傻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怒极不已地骂将起来。

    “杨兄,不能再攻了,贼军武备犀利,我军便是有多少人,也不够往里填的,而今之计,还须得另行设法才是。”

    李堪是被惨重的损失给气红了眼,可在一旁观战的成宜却是被彻底吓坏了,唯恐他的手下也要遭这么一劫,赶忙抢到了杨秋的身旁,低声地进谏了一句道。

    “嗯?”

    杨秋虽是木然而立着,看似满脸的肃杀之气,可其实内心里早被震慑得发虚不已的,所谓的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不过只是强装出来的而已,这会儿一听成宜如此说法,自是立马便来了精神,只是碍于脸面,没好意思直接开口询问罢了。

    “杨兄明鉴,贼军虽已依山封了路,可水路却依旧是畅通着的,您看……”

    见得杨秋有所意动,成宜立马贴近了一步,低声地试探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水路?唔,老弟之意莫非是打算分兵岭后,两路夹击么?”

    一听水路二字,杨秋下意识地便往两路合击上想了去。

    “呵呵,杨兄想哪去了,我军纵使能分兵,就目下这等情形来看,几日能破敌?不消多,再挺上个三数日,军中便无粮了,莫非杨兄还真打算杀马维生么?那也未免太可笑了些。”

    这一听杨秋想歪了去,成宜不由地便冷笑了起来,无甚顾忌地便点出了个严峻之事实。

    “这……,若是大都督怪罪下来,那……”

    成宜这般言语一出,杨秋这才明白成宜竟是打算造木筏逃生了的,心念电转间,也已是退意大起了的,只是一想到马超的勇武,又不免担心将来会遭到马超的秋后算账,自是不敢轻易便下个决断。

    “大都督?嘿,那也须得其能活过此劫才成,再说了,经此一役,马家的主力已折损过半,我军若是能顺遂退走,兵马已远较马家为多,到那时,就该是马家担心我等与其过不去了罢。”

    听得杨秋提起了马超,成宜的脸上立马绽露出了狰狞的冷笑,毫不客气地便将时局挑明了来说。

    “嗯……”

    尽管明知成宜所言不无道理,可毕竟此举有着背信弃义之嫌,加之手下还握有近两万的大军,杨秋自不免还是存着强取韩信岭之侥幸心理,正因为此,杨秋迟疑了好一阵子,也自不曾下定最后的决心。

    “杨兄万不可迟疑啊,如今周边尚无敌踪,岭上贼军又不敢擅离,正是我军放手造筏之良机也,一旦马孟起败退而来,贼军主力大至之下,怕是再难有机会多造木筏了,如今不思早归,迟上数日,怕是全身而退都没可能了。”

    成宜根本不看好马超能挡得住幽州军的大举反攻,只寥寥数语便将杨秋心底里最后的侥幸也击成了碎片。

    “唉……,那就如此也罢。”

    杨秋本就不是甚死忠之人,加之他又不是马超的手下,在自身难保的局势面前,自然也就顾不得去理会马超的死活了。

    “杨兄若是过意不去,那就多造些木筏,也算是给马孟起留下条退路罢。”

    见得杨秋尚有犹豫之色,成宜紧着便又进言了一番,看似为杨秋着想,实则是在逼杨秋赶紧行动为上。

    “嗯,来人,传令下去,全军后撤四里,伐木造筏!”

    被成宜这么一说,杨秋心底里的愧疚之意顿时便消减了大半,也自不在有甚迟疑,紧着便下了最后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