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吊着打(三)
    “儿郎们,都给老子大声点,接着骂!”

    九月初六,马岱死守平遥城都已是第六天了,近在咫尺的幽州军却始终不曾发动冲城战,可每日里的骂阵却是始终不曾消停过,这不,天都已近了午时,骂阵骂了一个晌午的高览不单不曾早早收兵,反倒是变本加厉了起来,不再仅仅只让寥寥数十名大嗓门士兵前去骂阵,而是喝令手下五千骑兵齐声谩骂了的。

    “马岱小儿,胆小如鼠。”

    “马家之人下作无耻!”

    ……

    骂人骂得对方不敢露头,无疑是件极爽之事,哪怕这骂阵都已是持续了六天了,可众幽州骑兵们却还是乐此不疲,叫骂的喧嚣声始终如雷般地响个不停。

    “报,禀高将军,贼军主力已至,距此不足五里了。”

    就在众将士们骂得欢快之际,却见一名游骑从西面狂奔而来,直抵高览马前,滚鞍下了马背,冲着高览便是一礼,气喘吁吁地禀报了一句道。

    “嘿,总算是来了,传令下去,全军小心戒备,敌骑一露头,我军便撤!”

    这一听马超主力将至,高览忍不住便松了口大气,没旁的,骂阵虽爽,可总唱独角戏也自无趣得很,好在这几日的辛劳没白费,总算是将马超大军给激来了,一想到即将有恶战可打,高览心底里的嗜血冲动立马便不可遏制地狂涌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

    五里之距,对于狂飙而进的骑军而论,实在不是个很长的距离,这不,就在高览所部方才刚做好撤退的思想准备没多久,就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响起间,平遥城南北两侧突然烟尘滚滚大起,两路骑军绕城而过,有若两条出海之蛟龙般向高览所部直冲了过去,声势可谓是浩大已极。

    “撤,快撤!”

    见得马超所部已然杀到,高览自是不敢稍有迁延,一声令下,率部掉头便往己方大营方向狂奔了去。

    “吹号:命令各军加速,追上去,休走了贼军!”

    马超心底里可是憋足了火气,这一见高览所部要逃,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一边纵马狂冲,一边运足了中气地断喝了一嗓子,很快,方才刚消停下来的号角声便即再度暴响了起来,多达近四万的关陇铁骑势若奔雷般地便死追在了幽州军的身后。

    马超虽是发了狠,奈何幽州军也都是骑兵,无论是座下战马还是骑术,都不在关陇铁骑之下,加之又是先行启动,任凭关陇铁骑如何加速,也自无法追上一门心思要逃的高览所部,两军就这么一前一后地沿着大道狂飙不已。

    “报,禀主公,马超已至,其所部前军约四万骑,正自追着高览将军所部向我大营直冲而来,距此已不足六里了。”

    幽州军一向重视情报之收集,马超所部的追击行动自然是瞒不过幽州游骑之侦稽的,很快便有一名报马将敌情禀报到了公孙明处。

    “嗯,传令下去,全军出营列阵,好生欢迎一下马孟起之到来。”

    听得马超仅仅只率四万骑军杀来,公孙明不由地便是一笑,可也没甚迟疑,紧着便下了道命令,旋即便听中军处鼓声隆隆暴响了起来,近八万幽州将士在各级将领的口令声中飞快地冲出了各自的帐篷,从四面八方向营中空地汇集了过去……

    “全军止步,列阵待敌!”

    尽管发狠想要从幽州军处扳回一局,然则大老远瞧见幽州军已然列阵完毕,马超也自不敢就这么驱兵直冲将过去,于离幽州军大阵约一里开外处,便扬手止住了手下将士的追击之脚步。

    “呵,人言锦马超花团锦簇,今日一见,果然英武了得,真劲敌也,子龙可敢上前一战否?”

    两军间距离并不算近,饶是公孙明目力过人,其实也无法瞧清马超之模样,然则为激将故,公孙明却是刻意将马超大夸特夸了一番。

    “主公且看某去取了其首级来见!”

    赵云虽是个谦逊之人,可傲骨却是不缺的,此际一听自家主公如此期许马超,心下里自是很不以为然,朗声应诺之余,纵马便冲出了本阵。

    “谁敢去打头阵?”

    见得对面有将冲来,马超自忖乃是大都督之尊,自是不愿急着亲自上阵,而是回首环视了下紧随在后的众将们,厉声便喝问了一句道。

    “看侯某去取了首功!”

    关陇诸将皆血勇之辈,自是不乏敢战之士,这不,马超话音方才刚落,就见侯选已是高呼着冲了出去。

    “杀!”

    这一见对面冲来那将满脸的络腮胡,明显不可能会是马超,赵云自是不耐烦与其缠战,纵马冲上前去,毫不客气地便全力攻出了一枪,速度其快无比,枪过处,空气中顿时便荡漾起了水状之波纹。

    “呀……”

    见得赵云出枪如此快猛,侯选当即便被吓了一大跳,慌乱地发出了一声怪叫,拼尽全力地双臂一横,奋力便架向了急速刺来的枪尖。

    “噗嗤!”

    饶是侯选的反应已然算是很快了,可惜他到底还是架了个空,没旁的,赵云攻出的这一枪看似霸猛无俦,可其实却是个虚招,就在侯选横枪招架之际,只见赵云突然一翻腕,原本笔直刺出的枪势一顿再一沉,已然灵巧无比地闪过了侯选的架击之势,从其枪柄下方穿透而过,毫无阻碍地便捅进了侯选的小腹之中,又从其后背处穿了出去。

    “啊……”

    剧痛袭来之下,侯选忍不住便惨嚎了起来,丢下了手中的长枪,双手下意识地一合,便要去拽住穿腹而过的亮银枪。

    “扑通!”

    饶是侯选叫得无比之凄惨,奈何赵云根本没半点恻隐之心,双臂一沉,竟是将侯选挑离了马背,再一甩,侯选那残破的身躯便已被甩得一路淌血地横飞出了丈许之遥,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翻滚了几下之后,便已是出气多进气少,显见已是不活了的。

    “……”

    侯选乃是关陇名将之一,其既出马,阵中众将士们为之呐喊助威乃理所当然之事,可却万万没想到只一个照面而已,看似威风凛凛的侯选居然就这么被对面的敌将给挑杀当场了,正自呼喝得起劲的关陇骑军将士们顿时便全都哑然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