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双拳难敌四手(三)
    “狗贼休狂,看枪!”

    数日前从公孙明口中闻知庞德勇猛无俦一事时,高览其实并不以为然,总觉得自家主公定是夸大了敌将的武力,心下里自不免对庞德便有些轻视,可这一回硬碰下来,高览方才知晓自家主公并未虚言,心神一凛间,哪敢再掉以轻心了去,打叠起精神,急速连出十数枪,有若暴风骤雨般攻向了庞德。

    “铛、铛铛……”

    论及武勇,庞德其实比之高览要胜过一些的,大体与赵云在伯仲之间,问题是庞德已然连战了两阵,如此体力以及精力都已不在巅峰,尽管心急着要突围,可架不住高览枪快,无奈之下,也只能选择最易分出胜负的硬接硬架,两大绝世武将这么一战将起来,当真是火星撞地球,周边当即便被清空了老大的一块。

    “子奂莫慌,张某来也!”

    就在庞德接连与高览死磕了数十记,勉强抢到一丝上风之际,却听一声咆哮之下,张郃已快马杀到了近前,毫不客气地与高览联起了手来,围着庞德有若走马灯般地好一通狂杀,直杀得庞德哇哇乱叫不已。

    “杀,杀,杀!”

    三将大战了十数回合下来,庞德虽勇,却毕竟不是吕布,哪能经得起两员绝世勇将如此狂攻,手足酸软之下,已是力不能支,再一看马岱已然趁乱逃得不知去向了,他自是更不愿再这么战将下去了,但见其鼓起余勇,摆出了副以命搏命之架势,只攻不守,咆哮如雷般地连劈出了十数刀,当即便逼得不欲与庞德玩命的高、张二将不得不暂避其之锋芒。

    “庞德小儿,受死!”

    趁着高、张二将手底下稍缓的空档,庞德赶忙用力一夹马腹,便要紧着鼠窜而去,这等想法无疑很美,可惜现实却是无比之残酷,随着一声如雷的咆哮响起,赵云已然跃马横枪地冲杀了过来。

    “手下败将也敢言勇,给我滚开!”

    这一见是赵云冲杀而来,庞德自以为武力在其之上,也自不以为意,拍马舞刀便迎上了前去。

    “嘿!”

    见得庞德如此随意出刀,赵云不由地便冷笑了一声,双腕一翻间,本是笔直刺出的长枪陡然一斜,以巧劲粘住了刀头,再一绞,庞德只觉得手腕一麻,手中的斩马大刀竟是被绞得横飞了开去。

    “哎呀!”

    庞德的武艺其实并不在赵云之下,问题是他接连大战下来,本就已不在状态,加之太过小觑了赵云,两方面因素一加起来,庞德吃亏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只不过庞德本人却明显有些想不通,愣是搞不懂明明只勉强达到绝世武将级别的赵云怎么突然就如此狂猛了起来,心神一分之下,居然忘了要逃窜,待得回过了神来,已然来不及了,只见赵云一伸手,便已拽住了庞德腰间的玉带,抖手一甩间,倒霉的庞德便已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当即便疼得庞德忍不住便惨嚎了一嗓子。

    “别动,动就死!”

    “奶奶个熊的,这小子还不服气呢,再敢呲牙,爷打断你的狗腿!”

    ……

    没等庞德站直身子,高览与张郃已然一左一右地冲到了近前,双枪只一个交叉,便已逼住了庞德的要害,张郃倒也就罢了,只断喝了一声而已,可高览却很是不爽庞德居然还敢冲着自己吹胡子瞪眼子,忍不住便大暴起了粗口来。

    “狗贼,尔等依多取胜,算甚好汉,不要脸,无耻之尤!”

    庞德个性刚硬,哪怕都已成了阶下囚,却兀自不肯服软,双目圆睁地便骂将开来。

    “捆了,押回大营!”

    见得庞德还敢如此嚣张,高览顿时怒极,抽枪便要给庞德来上记狠的,却不料赵云突然出枪一架,挡开了高览的鞭击,而后么,也没管高览是怎个表情,只丢下句交待,便即率部向西追击而去了,一见及此,高览与张郃也自没了辙,喝令手下亲卫将庞德困成了只粽子之后,也自各率本部骑兵一路向西,对溃逃中的马家军残部展开了凶狠的追杀。

    从祁县到平遥皆是一马平川之地,在这等地势下,马家军骑兵残部倒也就罢了,只要不是运气太差,终归能逃出条生路来,可那些个由各部联军组成的步军却是倒了血霉了,两条腿本就跑不过幽州铁骑的四条腿,加之先前追击赵云所部时又基本跑得脱了力,这会儿战败之下,纵使丢盔卸甲,奔逃的速度也自快不起来,两万步军中,真能逃回平遥城中的连一半都不到,余者中战死与逃散了去的都不算多,大半都成了幽州军的战俘,前后不过大半个时辰而已,威风而来的三万马家军就这么灰溜溜地大败了去……

    “报,禀大都督,我先锋大军中敌埋伏,损失惨重,马岱将军已率残军退守平遥,庞德将军力战不敌,惨遭贼军生擒了去。”

    平阳城中,马超自得意满地端坐在城守府的大堂上,挥洒自如地与几名心腹战将闲扯个不休,正自闹腾得欢快无比间,冷不丁却见一名报马跌跌撞撞地抢上了堂来,一头跪伏在马超面前,带着哭腔地禀报了一番。

    “什么?怎会如此,说清楚了!”

    马超在派马岱统军出征前,可是千叮咛万交代,要马岱小心从事,只可先探一下幽州军的虚实,断不可与敌强战,一旦势头不对,便丢下那些步军杂兵为掩护,只管率骑军逃回便可,于马超看来,这等事情应是不难办到才对,可却万万没想到往昔行事稳重的马岱居然会落得这么个大败亏输之下场,惊怒交加之下,哪还坐得住,但见其霍然便起了身,一个大步便蹿到了那名报马的身前,一把拽住其之胸襟,愣是将可怜的报马生生提溜了起来。

    “大都督息怒,大都督息怒,现有军报一份在此,还请大都督过目。”

    这一见马超暴跳若此,前来禀事的报马当即便被吓得个浑身哆嗦不已,哪敢有丝毫的迁延,赶忙奋力将背后背着的信筒扯了下来,狼狈万状地便嚷嚷了一嗓子。

    “公孙小儿欺我太甚,来人,擂鼓聚将!”

    马超三两眼看完了战报之后,一张俊脸已是涨得个通红,大怒之下,一把将那封战报揉成了团,往地上一砸,火冒三丈地便咆哮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