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各方异动(一)
    “末将见过公孙将军。”

    尽管已是自立为南匈奴大单于了,可鲁阿契又哪敢在公孙明面前摆甚大单于的架子,不单一招即至,当着公孙明的面,更是卑谦至极地以帐前小将自居,还好这厮没有尾巴,若不然,只怕早摇得个欢快无比了去。

    “大单于客气了,且请坐下叙话好了。”

    虽说鲁阿契不过就是枚棋子而已,随时都可舍去不理,可至少眼下还是有些用处的,该给的体面,公孙明自不会有半点的吝啬。

    “不敢,不敢,将军有何吩咐且请交待,但消末将能办得到的,自不敢叫将军失望了去。”

    鲁阿契一门心思想要坐稳大单于之宝座,从此意义来说,公孙明便是他不得不抱得紧紧的一根粗大腿,至少目下来说是如此,就鲁阿契的厚脸皮而论,根本不在意体面不体面的,只消能讨公孙明的欢心,别说站着了,便是叫他跪下,鲁阿契也不会有丝毫的含糊。

    “大单于不必如此,你我可是一体的,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啊,今日某请大单于到此,是有要事相商的,大单于且坐下慢慢说了去好了。”

    啥礼贤下士、平易近人之辈的把戏,公孙明前世那会儿就玩得个顺溜无比,这会儿重操旧业之际,自然是熟稔已极。

    “末将恭听将军明训。”

    这一听有要事要谈,鲁阿契的精神立马便是一振,显然是误以为幽州军这就要向马邑城发起总攻了,眉眼间当即便荡漾出了层喜色,也自没再客套个没完,于落座的同时,紧着便是一躬身,摆出了副乖巧之模样。

    “不瞒大单于,某刚收到急报,河东诸城皆反,并与曹阿瞒暗通款曲,如今不止曹军欲进河东,关中马腾、韩遂也在蠢蠢欲动,太原危机已显,某这数日便要兵撤雁门关中,草原诸事便须得大单于善加努力了。”

    彼此不过是互相利用之关系罢了,寒暄归寒暄,客套归客套,公孙明却是断然不会因鲁阿契的恭顺而耽误了彻底消化并州之大业的,也自懒得再跟此獠虚与委蛇,一上来便开宗明义地道明了议事的主题。

    “啊,这、这……”

    公孙明此等言语一出,鲁阿契当即便傻了眼了,没旁的,他眼下虽是自立为大单于了,可下头诸部却并未完全归心,收拢来的兵力也不过就四万左右罢了,与左贤王相比,不过稍占些优势而已,倘若公孙明的主力这么一撤,呼厨泉的两万余残部立马会回师草原,到那时,无论是兵力还是声望,怕都不是他鲁阿契所能相提并论的。

    “大单于不必担心,某已着令郑家商队将草原诸部的食盐专卖之权给予大单于,定以半价,大单于可凭此收拢诸部之人心,但消能坚持到我军平定了河东,某自会率十数万大军再度出关,为大单于助战,左右不过三数月的时间而已,大单于不会连这么点时间都支撑不过罢,嗯?”

    鲁阿契目瞪口呆的样子一出,公孙明心中虽是暗自好笑不已,可脸色却是耷拉了下来,略带着几分不满意味地便冷哼了一声。

    “将军放心,末将旁的不敢说,三数月的时间还是能撑得住的,只是不知郑家商号何时能到,还请将军示下,末将也好有个安排。”

    盐业乃是暴利,尤其对于基本不产盐的草原来说,盐业之利更是暴利中的暴利,若非如此,当初呼厨泉也不会拼着老命跟乌恒诸部抢夺瓶形寨了的,对此,一直负责把守瓶形寨的鲁阿契自不会不清楚,而今一听公孙明有意将草原的食盐专卖权给予自己,担心顿时尽去,取而代之的是迫不及待的野望。

    “五日后,郑家商队便会赶到雁门关,大单于只消备好牛羊马匹,自可与郑家商队交易,此事就这么定了,大单于且就回去准备一二也罢。”

    数万大军的撤退可不是件简单之事,要安排的程序不少,该交待的事既已交待完毕,公孙明自是不打算与鲁阿契多言啰唣,寥寥数语间便已是摆出了送客之架势。

    “将军放心,末将知道该如何做了。”

    一想到有大批的财货可得,鲁阿契哪还有心思再在此处多蘑菇的,紧着起身之余,就此告辞而去了……

    “报,禀主公,不好了,壶关被破,蒋将军已自刎殉城!”

    戌时三刻,夜幕其实方才刚落下没多久,可因着有病在身之故,袁绍的精气神明显有些不济了,刚想着结束今日的议事之际,冷不丁却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已是跌跌撞撞地从屏风后头蹿了出来,几个大步便抢到了袁绍的病榻前,一个单膝点地,满面悲呛地便嚎啕了一嗓子。

    “什么?怎会如此,说清楚了!”

    为了能保住壶关,这数日来,袁绍可是没少想方设法,为此,可是连下了数道密令,急召审配率主力回援,却万万没想到审配的大军都还没来得及退过黄河呢,壶关便已丢了,这等消息简直就像是个炸雷般炸得袁绍面色狂变不已。

    “回主公的话,贼军以火弹强袭,我军伤亡过巨,城防告破,蒋将军率残部死守城守府,又遭敌用火弹焚烧,诸军溃散,蒋将军宁死不降,遂自刎殉城了。”

    这一见袁绍失惊若此,前来禀事的报马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紧着便将战况之经过简述了出来。

    “涛略(蒋义渠的字)忠耿无双,是某对不住你,某有愧啊……”

    官渡大败之际,袁绍能得以脱身,靠的正是蒋义渠的忠心扶持,为此,袁绍对其自是格外之重用,此番更是将防守壶关的重任交托于其,本想着仰仗其善守之能,却不料最终令蒋义渠死难于壶关城中,一想到蒋义渠往昔的忠耿,袁绍当即便难过得嚎啕大哭了起来。

    “主公节哀,今壶关既失,事急矣,还须得早作谋算才是啊。”

    袁绍这么一苦之下,房中诸般人等登时便全都傻了眼,不得不跟着挤出了些眼泪,唯有辛评的头脑还算清醒,紧着便从旁进谏了一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