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决胜马邑(四)
    公孙明也自很是意外呼厨泉竟然敢如此冒险行事,要知道此际交战的双方都是快马长枪,杀伤力极其惊人,没了长武器的情况下,纵使再勇,要想以区区一把弯刀保住自家小命,可能性着实高不到哪去,有鉴于此,公孙明此番率部出击时,可是刻意将五千弓骑全都留给了打扫战场的吕旷,怕的便是弓骑会在这等正面对决中损失过重,可眼下呼厨泉居然就敢这么放肆行险,饶是公孙明生性沉稳过人,瞳孔也自不免为之一缩。

    “呜……”

    意外归意外,公孙明却并未因此乱了分寸,只见其借助着尚未彻底消停的反震之力猛然一个后仰,用出了招“铁板桥”,以图避开呼厨泉的劈杀之势。

    “啊哈!”

    饶是公孙明应变神速,奈何呼厨泉早有所料,就在公孙明身形紧急后仰之同时,只听呼厨泉一声断喝之下,手腕猛地便是一翻,刀光只一拐,便已是如影随形般地追袭向了公孙明的胸膛。

    “铛!”

    呼厨泉的变招虽快,可到底是出现了那么一丝的停顿,而这,对于公孙明来说,便已是足够了的,就在刀光即将袭身之际,只见公孙明双手猛然一横,精钢长枪便已准确无误地架住了刀锋,一声巨响过后,公孙明的身子固然是被震得重重地撞在了马背上,可呼厨泉也自没讨到便宜,同样被反震之力震得身形歪斜不已,不仅如此,其手中的弯刀也被震得险些脱了手,无他,在力量的对比上,呼厨泉其实是要比公孙明差了一大截的。

    “呖……”

    呼厨泉万万没想到自己在握有如此大的优势之际,兀自没能拿下公孙明,反倒自身被震得手腕酸麻不已,心一惊,哪敢再战,忙不迭地一夹马腹,其座下战马吃疼之下,当即便长嘶了起来,急速地便从公孙明的身旁掠了过去。

    “呼……”

    公孙明可不是啥吃亏不还手的主儿,先前险些被呼厨泉斩杀当场,心火早已是大起了的,这会儿人虽依旧平躺在马背上,可手中的长枪却是顺势猛然一个回刺,急速地便袭向了呼厨泉的后心。

    “噗嗤!”

    呼厨泉也是颇为了得之辈,尽管心急着逃命,却并未放松警惕,这一听得身后风声不对,紧着便向前一趴,总算是躲过了被刺个透心凉之下场,可却未能完全躲过公孙明的刺击,但听一声闷响之下,呼厨泉的左肩上已是中了一枪,尽管因着其前扑之势,伤得不算太重,可依旧疼得其忍不住惨嚎了一声,自是更不敢再在这等险境之地多逗留,拼命地打马便往斜刺里逃了开去。

    “杀!”

    “给我死!”

    “看枪!”

    ……

    没能一枪取了呼厨泉的性命,公孙明心中自是不爽得很,可惜这会儿两马已然交错而过了,再想拧转马首去追已然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是紧着用后背一撞马背,借势便弹直了身子,然则还没等公孙明彻底稳住身形,紧随在呼厨泉身后的数名南匈奴军大将已然高速冲了上来,数支长马槊交叉攒刺而来,竟是要打公孙明一个措手不及。

    “给我开!”

    面对着几员敌将的同时来袭,公孙明彻底暴怒了,但听其一声大吼,手中的精钢长枪一抡,瞬息间便抖出了无数的枪花。

    “铛、铛铛……”

    一阵密集得有若雨打芭蕉般的撞击声过后,所有刺向公孙明的长马槊皆被荡出了防御圈外,竟是无一枪能突破公孙明的枪花之拦截。

    “噗嗤、噗嗤……”

    没等围攻公孙明的众南匈奴将领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凌锋等亲卫们已然赶到了近前,一通子攒刺之下,那几名倒霉的南匈奴将领当即便全都被挑落了马下。

    “杀!”

    公孙明并未去与凌锋等人抢功,纵马便冲进了金帐狼骑的队列,运枪如飞般地连杀了数名前来拦阻的敌骑,急速地便冲到了帅旗所在处,厉啸一声,只一枪便将扛着帅旗的那名金帐狼骑挑落了马下。

    “撤,快撤!”

    在三路幽州铁骑的狂冲猛突之下,南匈奴军本就已是力不能支了的,这会儿帅旗一倒,军心士气立马便跌到了谷底,也不知谁先带的头,呼啦啦地便四散溃逃了去,一见事已不可为,呼厨泉哪敢再战,疾呼了一声,率身旁已然不多的金帐狼骑便往马邑城方向狂奔了去。

    “追,杀向马邑,休走了呼厨泉老儿!”

    见得南匈奴军四散而逃,公孙明一时间也自无法判断出呼厨泉到底逃向了何处,到了此时,他也只能赌上一把了,但听其一声令下,率部便往西面狂追了去。

    “快,关上城门,快关城门!”

    公孙明赌对了,呼厨泉还真就是逃往马邑城的,没旁的,马邑城正是南匈奴军的辎重集散地之所在,于大败之际,呼厨泉根本不曾细想,一溜烟地率部便奔进了马邑城中,也不等后头的溃兵赶到,这才进了城,便已是惶急不已地狂嚷了起来。

    “全军止步,筑垒围城!”

    南匈奴溃兵们为了活命,手脚自是麻利得很,没等幽州军大举杀到,四面城门皆已闭合了起来,更有不少弓箭手冲上了城头,一张张拉得浑圆的弓森然地瞄着城外,一见及此,公孙明也自不敢就这么直接狂冲过去,在离城还有两百余步之距上便即停下了追击脚步,一声令下之后,大批的幽州骑兵很快便依令而动,除万余骑在四门外往来巡视之外,余者全都赶去了山林一带,伐木砍柴地忙乎个不停。

    申时已尽,日头西斜,大半天的张罗下来,幽州军后续兵马也已赶到,一座森严的大营赫然屹立在了马邑城的东、北两面,至于西、南两处么,虽不曾有幽州军的营垒,却有着数道连通到了大营处的栅栏之存在,生生将整座马邑城封死在了中央,在这等情形下,城中之敌要想悄无声息地撤走,已然没了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