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决胜马邑(一)
    游牧民族的图腾大多是狼,性子也大体与狼相类似,凶狠狂暴只不过是表象而已,骨子里流淌着的其实是欺软怕硬的本性,占上风时,固然是凶焰滔滔,可一旦稍有不利,那就一准逃得飞快,恰如此时,从梦中被惊醒过来的南匈奴军将士们不是紧着集结迎战,而是乱纷纷地便上马狂逃不已,如此一来,前营固然是被幽州铁骑冲得个七零八落,可中、后营的南匈奴军将士却是大半鼠窜了去,就连呼厨泉这个大单于也自不例外,几乎在被惊醒的第一时间便率金帐狼骑往西北方向狂逃而去。

    南匈奴军的“脆弱”显然有些出乎幽州军上下的意料之外,待得公孙明率主力杀到之际,偌大的南匈奴大营里,除了少部分慌张跪地求饶的兵卒之外,十一万大军竟是就此四散而逃了个精光,一战下来,骄横的牛羊倒是不少,足有二十万之数,可阵斩乃至擒获的南匈奴军将士居然连万数都不到,对此,公孙明虽是难言满意,却也没辙,在交待吕旷率八千骑军打扫战场并负责押运辎重之后,自率主力两万三千骑连夜便往马邑城方向急进。

    “报,禀大单于,不好了,公孙小儿率两万余骑杀来了,距此已不足八里了。”

    呼厨泉率金帐狼骑以及部分溃兵连夜狂奔百余里,直到天亮后,方才停了下来,而此时离边关重镇马邑已然不远了,然则呼厨泉并未急着退往马邑,而是一边就地休整,一边派出大量的游骑去收拢逃散的溃兵,却不料辰时才刚过没多久,就见一名游骑急速从东面狂奔而来,直抵中军处,方才滚鞍下了马背,冲着呼厨泉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气喘如牛般地狂嚷了一嗓子。

    “天杀的小儿,竟敢猖獗若此,来人,吹号,命令各部即刻集结,备战!”

    呼厨泉本就是个残暴的主儿,昨夜吃了偌大的亏,心中早已是愤懑难耐了的,这会儿一听公孙明居然不依不饶地率部尾追而来,哪还能压抑住心中的怒火,加之自忖如今手下已收拢了五万余骑,足足是幽州军的两部还多,自是不愿再逃,恨声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中,大批正在道旁用膳休整的南匈奴军将士纷纷翻身上了马背,紧急布置出了个迎战之阵型。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

    八里之距虽不算短,可对于全速而为的骑军来说,也不过就是两刻来钟之脚程而已,就在南匈奴军列好了阵型不多久,公孙明已率部赶到了地头,这一见南匈奴军当道列阵,他也自不敢就这么毫无阵型地狂冲过去,扬手间便已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见疾驰中的幽州铁骑左右一分,以中军为基准,飞快地列出了三个骑军方阵,左翼赵云,右翼高览,各率七千骑兵,而公孙明则自率一万余骑为中军。

    “谁敢去打头阵?”

    呼厨泉本有心趁着幽州军列阵之际发起强攻,可惜公孙明却没给他这么个机会——幽州军是在离南匈奴军大阵足有两里之处停将下来的,待得列好了阵型之后,方才稳步向前压进,最终在离南匈奴军大阵一里不到之处安顿了下来,其间阵型严谨,数万骑行动整齐划一,竟是无懈可击,一见及此,呼厨泉也自没敢轻举妄动,直到幽州军再度停将下来之际,他方才一扬手,声色俱厉地狂吼了一声。

    “看末将去取了头功!”

    呼厨泉话音方才刚落,就见一名手持长柄大斧的大将已然咆哮而出,此人正是南匈奴军中有数的勇将左日逐王挛鞮横戈(挛鞮为匈奴王室姓氏)。

    “子龙,交给尔了。”

    敌众我寡之下,要想大胜,唯有先重挫敌军之锐气,对此,公孙明自是心中有数得很,一上来便将赵云这张王牌打了出去。

    “末将遵命!”

    赵云一身是胆,自是无惧对面那将耀武扬威之凶恶,高声应诺之余,策马便冲出了本阵,白马银枪,望之如神般英挺不凡。

    “兀,那小白脸,受死!”

    南匈奴归附大汉已近两百年,其上层贵族皆深受汉文化之影响,精通汉语的自不在少数,身为王室中人,挛鞮横戈自然也不例外,一开口便是关中口音的汉语,只不过所说出来的话么,显然不是那么中听。

    “蟊贼,找死!”

    赵云岂是好相与的主儿,这一见对面那黑炭头如此放肆无礼,登时便怒了,一声咆哮之下,纵马便向挛鞮横戈杀将过去。

    “吃某一斧!”

    挛鞮横戈并不识得赵云是何许人,见得赵云身量算不得雄伟,自以为能以蛮力胜之,这一冲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毫不客气地抡圆了臂膀,手中的大斧便已猛然劈了出去,势大力沉已极。

    “杀!”

    赵云虽年轻,可自十七岁出道以来,对敌不知多少,战阵经验之丰富,绝对属幽州军中第一人,又岂会怕了挛鞮横戈这等嚣张之气焰,几乎就在挛鞮横戈劈出手中大斧的同时,赵云的枪也已暴然出手了。

    “呃……”

    赵云的枪速何其之快,此际含忿出手之下,当真有若闪电横空一般,没等挛鞮横戈有所反应,锋利的枪尖已然刺入了其咽喉之中,倒霉的挛鞮横戈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含糊的怪叫,便已是一头栽落了马下,翻滚了几圈之后,便已没了声息。

    “将军神威,将军神威……”

    这一见赵云只一个照面便将对手挑杀当场,整齐列阵的幽州军将士们顿时便全都兴奋了起来,喝彩声如雷般暴响个不停,而反观南匈奴军一方,则是一派的黯然之死寂。

    “废物,废物,迭摩达,给我上,杀了那厮!”

    呼厨泉本指望着能靠单挑获胜来提振一下己方新败之军的士气,可却万万没想到往昔看似威猛无敌的挛鞮横戈居然连赵云一枪都接不下来,登时便被气得个眼冒金星不已,火冒三丈之下,暴怒已极地便将手下第一勇将派上了场去,显然是铁了心要扳回一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