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利庭盾的覆灭(三)
    “好,本王给尔三千兵马,东门出,北门回,记住,冲乱敌军之后,切不可恋战,速去速回!”

    利庭盾正值火头上,加之又正担心着并州沦陷一事会严重影响到军心士气,自是亟需一场胜利,哪怕是再小的胜利,那都能鼓舞起手下将士们的抵抗之勇气,有鉴于此,他自是不会拒绝奎明屯的自荐,连想都不曾细想,便已是爽利无比地给出了答复。

    “末将遵命!”

    奎明屯一向自命勇武,哪怕利庭盾给予的兵力比之他心中所预想的要少上一些,他也不曾有丝毫的畏难之色,高声应诺之余,匆匆便行下了城墙,自去调兵遣将不提。

    “呜,呜呜,呜呜……”

    大军在安营扎寨之际,无疑是最脆弱之时,哪怕再强大的军队,若是没个准备,在这等时分遭遇敌袭,都断难逃过战败之命运,对此,素来谨慎的公孙明自然不会不作出相应之安排,这不,饶是奎明屯所部从东门杀出的行动极为的果敢,却依旧被在东门一带游荡着的幽州军游哨瞧得个正着,很快,告急的号角声便即暴然大响了起来。

    “全速突击,加速,加速,加速!”

    奎明屯本来就没指望此番出击能完全瞒过幽州军众多游骑的耳目,他所需要的便是个时间差而已,正因为此,哪怕幽州军游哨都已是吹响了告急的号角声,奎明屯也自不曾理会,一声咆哮之下,率部便有若离弦之箭般发狠绕城向北面狂冲直去。

    “子龙,尔率五千骑上前截击,其余各部随某列阵待敌!”

    尽管不曾料到城中的南匈奴军有着拼死出击的勇气,然则公孙明的反应速度却是一点都不慢,没等奎明屯所部从城墙的转角处冲出,公孙明便已率亲卫赶到了始终在扎营处最前端列阵待敌的赵子龙所部处,待得瞧清了来敌不过就三千余骑之后,公孙明毫不犹豫地便下了道将令。

    “末将遵命!”

    赵子龙一身是胆,对那么区区三千南匈奴军自是根本不曾在意,高声应诺之余,一摆手中的亮银枪,策马便率部冲出了本阵,势若奔雷般向咆哮而来的南匈奴军杀了过去。

    “杀!”

    一马当先的赵云白马银枪,实在是太过显眼了,有心要杀幽州军一个措手不及的奎明屯自是第一时间便认准了目标,略略一拐马首,径直便向赵云冲将过去,待得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但听奎明屯一声大吼之下,已是率先攻出了霸烈的一枪。

    “蟊贼敢尔!”

    这一见奎明屯居然抢先发动了攻杀,赵云的眼神立马便是一凌,舌绽春雷地发出了一声怒吼,手中的亮银枪便已若闪电般撩击了出去,速度快到了极点,后发而先至,但听“铛”的一声脆响,奎明屯只觉得手腕一麻,原本笔直刺出的精钢长枪便已被挑得歪斜了开去,这都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只见赵云的双腕一翻,本已略微下沉的亮银枪竟有若灵蛇般一昂,高速地挑向了奎明屯的小腹。

    “哎呀!”

    奎明屯万万没想到赵云的枪法竟然会是如此之高明,待得惊觉不对之际,寒光闪闪的枪尖离其小腹赫然已不足一尺半之距了,当即便被吓得浑身寒毛倒竖而起,慌乱间赶忙强行一个后仰,耍了招铁板桥,以图躲过被开膛破肚之命运。

    “嘶啦……”

    饶是奎明屯的反应已然是神速无比了,奈何赵云的枪速实在太快了些,奎明屯虽躲过了被串在枪上之下场,却未能躲过被锋利的枪尖划破甲胄之结果,不仅如此,其小腹到胸口处也被划拉出了一大道的血口,剧痛袭来之下,奎明屯忍不住便发出了一声惨嚎,脚下拼命一点马腹,这便要策马向斜刺里逃将开去。

    “着!”

    奎明屯的马术极其之高明,尽管重心已失,可陡然加速之下,还真让他顺利地从赵云身旁掠了过去,却不料赵云的反应更是神速,只听其一声断喝,腰腹一扭,双臂一个顺势往回一摆,再一送,一记“回马枪”便已暴刺而出了。

    “噗嗤!”

    赵云这一枪着实太过突然了些,奎明屯根本来不及反应,锋利的枪尖便已毫不容情地刺穿了其之顶盔,从其百会穴处一捅而入,倒霉的奎明屯连吭都来不及吭上一声,便已一头栽落了马下。

    “轰……”

    说时迟,那时快,别看赵云与奎明屯之间交手了数记,可其实也就只是一瞬间事而已,就在奎明屯跌落马下不到一息的时间,迎面对冲的两道铁流已是猛然撞击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声惊天巨响。

    南匈奴军的训练水准本来就远不及幽州铁骑,加之领军大将又已阵亡,哪能抵挡得住幽州铁骑的狂猛冲锋,双方一个对冲下来,南匈奴军的骑阵便已被撕成了碎片,死伤惨重之下,更是没了再战的勇气,呼啦啦地便全都拨马往城下狂逃了去,一见及此,幽州骑军自是不肯善罢甘休,分进合击地绞杀着试图逃出生天的溃兵们。

    “该死,废物,没用的东西,放箭,快放箭!”

    眼瞅着己方三千精锐居然一个照面便被幽州铁骑彻底击溃,利庭盾当即便被气得个眼冒金星不已,可又不能坐视手下残军真被幽州铁骑绞杀个干净彻底,无奈之下,也只能是暴跳如雷般地喝令城头列阵待敌的弓箭手们放箭掩护溃兵们的逃亡。

    “撤!”

    见得城头有备,赵云也自不敢轻易冒险冲城,紧着一摆手中的亮银枪,率部便往本阵退了去,一见及此,众南匈奴溃兵们当即便全都松了口大气,狼狈不堪地撤进了城中,待得点清了人数,这才发现出击的三千兵马赫然折损了近四成,而残存的溃兵中还有不少带着伤,正应了那句老话——偷鸡不成蚀把米,对此,利庭盾虽是恼火得不行,却也没辙,也就只能是悻悻然地回转城守府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