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连战连捷(七)
    “哎呀!”

    残存的那名敌将显然不曾预料到赵云的反应以及力量竟会是如此之惊人,这么一记硬碰下来,虎口赫然已被震得裂开了一大道血口,心慌之余,哪敢再战,脚下用力一点马腹,便打算赶紧往斜刺里逃将开去。

    “杀!”

    要想从赵云枪下逃生,又岂是件容易之事,这都还没等那名心胆俱裂的南匈奴大将全力催动座下战马呢,便听赵云一声大吼之下,双腕猛然一翻,手中的亮银枪便有若灵蛇般攒刺而出,锋利无比的枪尖电光火石间便从那名倒霉的敌将后心刺入,又从其前胸透了出来。

    “废物,都是废物,吹号,全军出击,杀,杀,杀!”

    连败了两阵下来,利庭盾的眼珠子都已是血丝密布,哪管己方士气之低落,咆哮着便下达了总攻之令,旋即便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中,三万余南匈奴骑兵就此发起了狂猛的冲锋,有若巨浪卷地般向幽州军大阵狂飙而去,声势可谓是惊人已极。

    “全军突击,擂鼓!”

    公孙明之所以率部在此处拦截南匈奴骑军,为的便是掂量一下南匈奴军的真实战斗力,以便为下一步的作战奠定个基准,正因为此,他自不会被南匈奴军的冲锋声势所吓倒,但听其一声令下,中军处的鼓声便即暴然炸响,两万余幽州铁骑也自就此冲了起来,毫不示弱地迎上了奔腾而来的南匈奴大军。

    “轰……”

    双方都是骑军,速度自是都奇快无比,短短四百步的间距很快便消失不见了,两道滚滚铁流就这么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声惊天巨响,刀光闪烁、枪影纵横,一时间也不知有多少的两军将士惨嚎着跌落了马背。

    杀,再杀,自打吞并了黑山军之后,公孙明已甚少再亲自上阵杀敌了,然则一身的武艺不单不曾放下,反倒略有精进,尽管较之张郃等人还有些许之差距,却已稳稳跻身于绝世武将之列,此际放开手脚厮杀起来,枪下当真无一合之敌,于乱军中连杀十数骑,不知不觉间,竟已冲到了大军的最前方。

    “公孙小儿,受死!”

    就在公孙明大杀四方之际,却听一声咆哮响起中,南匈奴万夫长奎明屯已然快马冲到了近旁,一枪如虹般直取公孙明的胸膛。

    “来得好,杀!”

    奎明屯的枪快,公孙明同样也不慢,但听其一声暴吼之下,双臂一振间,手中的精钢长枪也已暴击而出,准确无误地格住了奎明屯的枪势。

    “铛!”

    两枪交击间,火星四溅,惊天巨响中,公孙明与奎明屯都不免被反震之力震得身形一歪,座下的战马更是吃力不住地长嘶着人立而起,这一记硬碰下来,竟是谁都不曾占到丝毫的便宜。

    “啊哈!”

    奎明屯乃是马背上长大的汉子,骑术精湛无比,尽管重心失衡,可反应却是神速无比,只见其腰腹一扭之余,双脚猛地一用力,竟是靠着下肢的力量强行稳住了身形,双臂一用力,本已被弹得向上歪斜的长枪猛地便有若长鞭般向公孙明砸了过去。

    “嗬!”

    公孙明的骑术虽也算是高明,可较之奎明屯,无疑要差了一筹,尽管调整的动作与奎明屯基本一致,可在稳住重心之际,却是不免稍落后了半拍,先手既失之下,也只能是无奈地一横枪,一招“举火烧天”便架向了抽击而来的鞭击之势。

    “铛!”

    奎明屯是仓促出手,公孙明也同样是仓促接招,尽管都已瞧清了彼此的招式,却是谁也无力再度变招,两柄精钢长枪自也就毫无花俏地又撞在了一起,这一回,处于守势的公孙明无疑便吃了些暗亏,虽说不曾受伤,可双臂却是不免有些酸麻了去。

    “唰、唰、唰……”

    奎明屯乃是老于战阵之人,捕捉战机的能力自是极强,这一抢到了先手,自不会给公孙明留下翻盘之机会,这才刚坐稳马背,手中的精钢长枪便有若狂风暴雨般施展了开来,一枪接着一枪地狂攻不已,一时间竟是杀得公孙明好不狼狈,好在公孙明到底不是等闲之辈,尽管始终被压在后手,可枪势却并不见散乱,始终守得极稳。

    “杀!”

    正所谓刚不可久,接连二十余招的抢攻下来,奎明屯虽是占尽了上风,可气息却是不免稍见紊乱了去,而一直处在守势的公孙明终于抓住了个破绽,咆哮如雷地便展开了反攻,一柄精钢长枪翻滚如龙般地围着奎明屯便是一通子狂刺乱攒。

    “哎呀!”

    奎明屯的武艺与力量虽是不在公孙明之下,可到底是奔五的人了,体力与精力上,自然没法跟公孙明相比,接连硬接了公孙明十数招狂攻下来,气息已乱,再难挡得住公孙明的疯狂进击,一个不小心之下,被公孙明一枪挑中了左肩,尽管奎明屯在枪尖即将临身前,拼尽全力地扭了下腰,躲过了被贯穿之下场,可肩头的虎头铠却是被挑飞上了半空,不仅如此,其肩头也被枪尖划拉出了一大道血口,剧痛一起,奎明屯忍不住便惨嚎了一声,哪敢再战,慌乱间一点马腹,拼命地便往斜刺里逃了开去。

    “老贼,哪里走,留下头来!”

    先前被奎明屯压着打了一通,公孙明心里头可是憋足了气,如今见得奎明屯要逃,又岂肯善罢甘休,大吼了一声之下,策马便狂追了过去。

    “撤,快撤!”

    别看南匈奴将士都是马背上长大的主儿,兵力也比幽州军要多出了一万余,可在训练水平以及装备上,却远不及幽州军之精锐,双方大战了近半个时辰下来,南匈奴军本就已到了崩溃之边缘,而随着奎明屯这个军中第一勇将的战败,军心士气瞬间便垮了下来,再无力与幽州军相抗衡,眼瞅着败局已难有挽回之可能,利庭盾纵使满心的不甘,也只能紧着下令撤军了的。

    “追,休走了贼军!”

    见得南匈奴军要逃,未能在乱军中追上奎明屯的公孙明自是不肯就此收手,一声令下,率部便发起了狂猛的追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