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八面埋伏(三)
    “呜,呜呜,呜呜……”

    祝奥所部逃得倒是飞快,只可惜他并未能逃出多远,这才一路狂奔了五里不到,就听大道两旁的树林间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左路黑耶明、右路达达尔古各率两千骑兵五千步军从林子中狂冲而出,有若铁钳一般杀向了祝奥所部的两肋。

    “不要恋战,冲过去,快冲过去!”

    此际,天色也就只是微明而已,视力依旧难以及远,然则只一听两路伏兵杀出的声势,祝奥便知手下这一万兵马根本挡不住两路幽州军的截杀,又哪敢留下来死战,拼命地策马便向前狂逃不已,他倒是逃得不慢,可其手下基本都是步军,纵使已在疯狂逃窜了,又哪能逃得过两支幽州铁骑的截杀,当即便被冲得个七零八落。

    “休走了贼酋,跟我来,追上去!”

    黑耶明其实并不清楚自己所截杀的不过只是祝奥所部而已,误以为这支溃军便是郭援的主力,尽管有些奇怪这支兵马明显过少了些,却也不曾多想,率骑军冲垮了祝奥所部的后队之后,并未再参与对残敌的绞杀,一声高呼之下,率手下两千铁骑便径直向亡命飞逃中的祝奥追了上去。

    “冲过去,不要恋战,杀啊!”

    于平原之地上,步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快得过骑军,哪怕黑耶明先行冲杀了一阵,可从后追上溃逃中的祝奥所部也并不曾花上多少的时间,可怜丢盔卸甲的并州军哪堪幽州铁骑之蹂躏,死伤无数之下,很快便已彻底崩了盘,就在祝奥自忖必死无疑之际,郭援已率四万余残军赶到了战场,这一见前方乱战一片,郭援自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一声令下,挥军便冲进了战场之中。

    “呜,呜呜,呜呜……”

    黑耶明与达达尔古两部兵马虽不算少,奈何眼下都已分散在战场各处,面对着汹涌而来的并州军主力,一时间又哪能集结得起来,自是无力抵挡郭援所部的狂猛冲击,眼瞅着并州军就将顺利逃出生天之际,却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响不已间,公孙明已亲率一万铁骑高速杀到了战场,只一个冲锋,便将并州军的后队杀得个人仰马翻。

    “撤,快撤!”

    大败之余,郭援本来就无心恋战,这一见己方后队惨遭幽州铁骑屠戮,当即便慌了神,哪敢再在战场上多呆,呼啸了一声,率部便向南深泽城一路狂逃了去,而公孙明却并未急着追击,率部与黑、达二将合兵一道,不断地剿杀着那么四下乱逃的并州军溃兵,浑然不在意郭援所部的溃逃。

    “呜,呜呜,呜呜……”

    趁着公孙明率部清剿溃兵的空档,郭援一口气便狂冲出了五里之遥,总算是追上了祝奥手下那寥寥千余残兵,二人相见之下,自是都不免有些个嘘嘘不已,正自伤感万千之际,却听大道两旁的林子中再度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旋即便见吕旷、李昂二将各率两千骑兵五千步军从林子中疯狂冲杀而出。

    “冲出去,撤,快撤!”

    郭援万万没想到幽州军居然将伏兵安置到了离营足有十数里之遥处,这一见两路伏兵齐出,哪敢应战,尽管气恼得个不行,却也只能是继续亡命而逃了的。

    “轰……”

    饶是郭援的命令下得及时,奈何大战了两场又急奔了十数里之地,并州军残部上下皆已到了强弩之末,此时无论是体力还是士气,都处在了谷底,哪怕都已是在竭力逃窜了,却又哪能快得过养精蓄锐多时的两路幽州伏兵,但听一声巨响过后,并州军残部便已被拦腰断成了数截。

    抵抗?根本没啥抵抗可言,军心士气皆无的并州军上下彻底乱了套,被吕、李二将率部一通子狂杀下来,大半溃兵非死即降,尚能跟在郭援身后逃窜不已的残部已不到三千之数了的,好在都是骑兵,亡命飞奔之下,速度倒是快得惊人,很快便逃到了南深泽城的北门处。

    “快,叫开城门!”

    见得身后并无追兵赶来,郭援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微微一松,却依旧不敢大意了去,径直率部冲到了南深泽城的北城门处,厉声便断喝了一嗓子,自有十数骑纵马奔上了前去,一迭声地狂嚷个不休。

    “放箭!”

    随着并州残军的鼓噪声起,始终安静的城头终于有了反应,只不过却并不是并州军将士们所期盼的欢迎,而是一声冷厉的大吼。

    “嗖、嗖、嗖……”

    没等并州军上下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城头上突然冒出了大批的幽州军弓箭手,刹那间,千余支雕羽箭密集如蝗般从城上射下,当即便将措不及防的并州军将士射倒了一大片。

    “撤,快撤!”

    郭援运气不错,尽管是措不及防,却并未中箭,只是见情形不对,他根本没敢在这等险地多逗留,呼啸了一声,策马便往西面逃了去。

    “呜,呜呜,呜呜……”

    南深泽城既丢,渡口大营自然也不可能幸存,郭援自是不敢再去渡口营地探个虚实,一溜烟地率部便往沿河西逃,试图找条渡船过了河去,这等想法无疑很美,只可惜现实却是无比之残酷,就在他刚逃出五里不到之地时,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响间,又一彪骑军从河边的一处林子中冲了出来,挡住了郭援的去路,为首一员大将赫然正是幽州军第一勇将赵云!

    “狗贼,欺我太甚,纳命来!”

    逃到了此时,兵马就只剩下两千出头,人马皆疲,根本不可能冲得破幽州铁骑的拦截,自忖必死之下,郭援索性将心一横,跃马握刀地便向赵云冲杀了过去,试图来上个擒贼先擒王。

    “蟊贼,找死!”

    这一见郭援咆哮而来,赵云登时便怒了,纵马冲上了前去,一声断喝之下,手中的亮银枪已若闪电般攻杀了过去,枪方出,空气便已被激荡出了层层的水状之波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