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堂堂之阵(一)
    “呜,呜呜,呜呜……”

    六月二十二日,辰时正牌,就在张郃所部发起奇袭井陉关之战的同时,位于南深泽城西北方向二十里处的幽州大营里也自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两扇紧闭的营门轰然洞开间,大批幽州军步骑推着投石机、弩车等野战器具从营中迤逦而出,浩浩荡荡地向三里半开外处的并州军大营逼了过去。

    “报,禀使君大人,贼军大举出营,正自向我大营方向行来!”

    幽州军这么一大举出动,对面的并州军岗哨们立马便被惊动,兹事体大,自是无人敢稍有耽搁,敌情变化第一时间便报到了郭援处。

    “哼,来得好,传令下去,全军……”

    郭援为人虽是骄狂无比,可真遇到了战无不胜的公孙明,心下里其实还是不免有些发虚的,这一点从其遍布血丝的双眼便可看出一斑,然则高傲的性子使然,他却是怎么也不肯在众将面前有丝毫的软弱之表现,这一听幽州军已然大举出营,立马愤然一拍文案,豪气冲天状地便要就此下令全军出击了的。

    “东翁且慢。”

    没等郭援将话说完,祝奥便已紧着从旁打岔了一句道。

    “嗯?”

    郭援素性刚愎,每有决断,向容不得他人质疑,这也就是祝奥,若是换了个人,只怕郭援早操刀劈杀过去了的,至于此际么,虽不曾发飙,可望向祝奥的眼神里也自不免透着股凌厉的杀意。

    “东翁,我军远道而来,兵马皆疲,而敌军明显是以逸待劳之师,此时与敌战,于我实有不不利,当得……”

    祝奥素来胆略过人,加之往昔一向深受郭援信重,自不会因郭援的脸色不对而有丝毫的惧意,直截了当地便提出了不战之建议。

    “哼,尔欲慢我军心耶?”

    祝奥倒是一派好心,奈何郭援却并不打算接受,不等祝奥将话说完,郭援便已是不耐至极地一挥手,声线冷厉地便喝问了一句道。

    “东翁误会了,您若是决意要出战,那就请在营中留一万步卒为接应,以防贼军以骑军袭我大营。”

    郭援这等言语一出,祝奥便知断难劝得郭援按兵不动了,无奈之下,也只能是退而求其次了的。

    “嗯……,准了,传令下去:着高服率一万步卒留守大营,其余各部即刻出营列阵!”

    郭援虽是有心要跟公孙明见个高下,可也知晓己方之骑军只有幽州军的一半,在机动能力上,明显不如幽州军,也自不免会担心大战开始后幽州军会玩出包抄的把戏,略一沉吟之后,最终还是准了祝奥之所请。

    “呵,看来郭老儿还是很谨慎的么,营中留兵不少啊。”

    就在幽州军紧张列阵之际,并州军大营里号角连天震响中,大批的并州步骑也推着为数不少的弩车从营中行了出来,毫不示弱地直逼到离幽州军阵三百五十步左右的距离上,方才不徐不速地也自开始了列阵,一见及此,公孙明立马飞快地估算了下出战的并州军之总兵力,只一算,不由地便笑了起来。

    “与主公战,怕是没人敢不谨慎啊。”

    公孙明这等讥诮的言语一出,庞统登时也乐了,紧着便出言调侃了公孙明一把。

    “哈哈……”

    庞统这么一说,簇拥在公孙明身旁的众将们顿时全都大笑了起来。

    “好了,战略上可以藐视敌人,战术上还是须得重视敌人的,自古以来,阴沟里翻船的事儿可是数不胜数的,且都各归本部,尽心备战好了。”

    大战将起之际,让众将们放松一下紧绷着的神经自是无不可之说,可也绝不能松过了头,个中分寸之拿捏断非易事,然则于公孙明来说,却是不难,与众乐乐了一番之后,就见公孙明已是一挥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便下了道将令,对此,众将们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齐齐应诺之余,便即各归本部去了。

    巳时将至,两军大阵皆已先后列好,个中幽州军一方以大将吕旷统领左翼一万六千步军五千骑兵,前军大将高览,统两万步军六千骑兵,右翼大将吕旷,统一万八千步军,五千骑兵,公孙明自统两万步军万余骑军为中军,总兵力为十万余众;而郭援一方则以夏昭为左翼统兵大将,统兵一万五千步卒、三千精锐骑兵,前军主将邓升,统兵一万八千步卒,三千骑兵,右翼主将张续,统兵一万五千步卒,三千骑兵,至于郭援本人则自率两万步卒、五千骑兵为中军,总兵力为八万三千余,就兵力而论,双方大体相当,只不过幽州军的骑兵明显远比并州军为多。

    “谁敢去打头阵?”

    两军大阵这么一对圆之下,郭援立马便发现了个严峻的问题——对面幽州军将士身上的煞气明显比己方要强出了老大的一截,彼此对峙之际,己方将士的士气明显被对方压制住了,此时若是对冲而战,己方闹不好便是个大败亏输之下场,一念及此,郭援自不敢轻易催军上前厮杀,而是想着看能否以斗将之方式来提振一下己方之军心士气。

    “看某去建头功!”

    并州刺史高干一向与南匈奴单于呼厨泉素来交好,昔日从幽州走私而来的食盐有大半都被他送去了南匈奴,在换取大批战马的同时,也得到了不少南匈奴小部族的归附,此番大举进兵常山郡时,不单派出了手下绝大部分的兵力,更着令归附的南匈奴小部落控弦战士随征,其军中骑兵有三成皆是好战成性的匈奴人,最喜的便是单挑的勾当,这不,郭援的高呼声方才刚刚消停,就见其中军处已然冲出了一名匈奴骑将,耀武扬威地手持一柄宣花大斧直冲两军阵前。

    “哪来的蟊贼,找死么?”

    见得对面有将冲来,公孙明立马便猜知了郭援的算计之所在,也自不以为意,正自寻思着要派谁出战呢,冷不丁却见高览已是高呼着冲出了本阵,急若星火般地便向那名匈奴骑将杀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