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奇袭井陉关(二)
    “轰……”

    两道对冲的人浪很快便重重地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声轰然巨响,刀光剑影中,不时有双方的将士惨嚎着倒在地上,又被无数双靴子乱踩成了肉泥,战事一开始便是白热化的惨烈,饶是并州军兵力雄厚,可一时间也自没法将发了狂的幽州军将士打压下去,此无他,关内的街道虽尚算宽敞,可也不过就三丈左右而已,并州军的优势兵力根本没法展开,也就只能是无奈地跟幽州军拼消耗罢了。

    “狗贼,受死!”

    眼瞅着己方将士死伤惨重却迟迟无法冲破幽州军那看似单薄无比的防线,李业登时便急红了眼,也自顾不得指挥之责了,纵马便冲到了最前线,奋力便一刀斩向了正自舞刀狂杀并州步卒的丁浩。

    “杀!”

    丁浩早已杀红了眼,这一见李业如疯魔般冲来,根本就没打算避让,一声大吼之下,同样挥刀便劈将过去。

    “铛、铛铛……”

    街道本就狭窄,双方如此多将士挤在一起之下,纵使是乘马而战,也自几无腾挪闪躲之余地,无论是李业还是丁浩,都不打算玩甚花俏,一动上手,采取的都是狂风暴雨般的劈杀,结果么,自然不会有甚意外,两把斩马大刀疯狂对碰个不休,密集的撞击声响得有若是雨打芭蕉一般,火花四溅中,劲气四溢,竟是生生将周边清出了块丈许之空地。

    “丁浩莫慌,张某来也!”

    丁浩原本只是渤海军中的一名屯长而已,随着公孙明一路南征北战,累功方才晋升到了校尉这一中层将领的职位上,就其本人的武艺来说,其实并不甚高,也就只是有把力气而已,这等硬碰硬的打法无疑很合其之胃口,这都连接了李业数十刀了,也自不曾落在下风,可问题是跟随他杀进城中的兵丁就只有一百八十不到之数,与并州军这等搏命厮杀了一阵之后,便已基本折损殆尽,丁浩自不免便有些慌了神,很快便被李业压在了下风,眼瞅着已是断难逃脱一死之际,一阵马蹄声暴响间,张武终于率部赶到了关城,但听张武一声大吼之下,已是纵马狂冲进了乱军之中,一把长枪运转如飞,转瞬间便连杀十数人,势不可挡地向李业杀了过去。

    “哎呀!”

    若光是张武一人冲来的话,李业倒也无惧,问题是张武后头还跟着大批的幽州步卒,尽管尚看不清具体规模,可光是已冲进了城中的步骑便已不在守军之下,更遑论幽州士兵都是见过血的主儿,战斗力之强,远不是没怎么打过仗的并州军能相提并论的,两下里只一个冲突而已,并州军便已被打得个节节败退不已,这等情形一出,李业可就不免慌了神,这都还没等张武冲到近前呢,他的刀法便已见散乱了,一个疏忽之下,竟被丁浩一刀劈在了左肩上,饶是李业避让得快,还是不免被削去了好大的一块皮肉,直疼得李业忍不住便惨嚎了一嗓子。

    “噗嗤!”

    剧痛袭来之下,李业的心顿时便慌了,哪敢再战,强自忍痛一拨马首,便打算赶紧逃走了事,这等想法不能说错,可惜却是个致命的失误,没旁的,此际的街道上挤满了彼此砍乱杀的两军将士,别说策马而行了,便是撒腿都难挤将出去,这不,都没等李业从心悸中回过神来,丁浩便已纵马而至,只一刀,便已劈中了李业的脖颈。

    “呼……,扑通!”

    脖子显然是硬不过刀锋的,刀光一掠而过之后,李业的脑袋便已飞了起来,双目圆睁中兀自带着满满的不甘与懊丧,显然对自己居然死在武艺明显不如自己的丁浩手中极其的郁闷,可惜一切不能重来,随着其脑袋的落地,无头的身子也自晃荡着滚落了马下。

    “贼酋已死,降者不杀,贼酋已死,降者不杀!”

    丁浩显然也有些意外自己居然阵斩了李业,一刀过后,人自不免便有些晕乎乎地愣住了,一时间都忘了接下来该干啥了的,好在纵马冲来的张武灵醒,紧着便狂吼了一嗓子,很快,冲进了关城的幽州军步骑全都跟着咆哮了起来,本就已被幽州军杀得支撑不住的守军当即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大批的将士不是沮丧地跪地告饶不已,便是慌乱地向西关门狂逃了去,战事至此,已然是一面倒之格局……

    “跟上,都跟上了,加速!”

    就在井陉关的血战已到了尾声之际,五里开外的石邑城西门突然冲出了大批的将士,为首一员大将正是新任的石邑县令许遥。

    “呜,呜呜,呜呜……”

    许遥很急,还不是一般的急,没旁的,井陉关乃是并州军回家的要道,倘若有失,前线主力必会军心大乱,一旦出了差池,就郭援那暴躁的性子,又岂会轻饶了他许遥,正是忧心于此,一接到井陉关处的警讯,许遥便即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好了城中三千兵马,拼命地向井陉关方向赶,这等反应已然算是奇快无比了的,可惜的是在幽州军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许遥此生注定是无法进抵井陉关前了的,这不,就在其率部刚赶到绵连的山脉前之际,一阵凄厉的号角声突然在道旁的林子中响了起来,旋即便见大批幽州步骑从两旁的林中狂飙而出,有若两支铁钳般向乱作了一团的并州军夹了过去。

    “不好,有埋伏,撤,快撤,回城!”

    这一见左右两支幽州军突然杀出,许遥顿时亡魂大冒,哪还顾得上去救援井陉关,惶恐已极地狂吼了一嗓子,一拧马首,埋头便要往石邑城方向狂逃而去。

    “张郃在此,蟊贼受死!”

    许遥的反应倒是很敏捷,可惜的是他座下的战马不给力,这都还没逃出几步呢,背后马蹄声急中,张郃已快马杀到了近旁。

    “饶命,某降了,降了啊……”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别看张郃往昔在冀州军中没啥名气,可随着其在青州一战中大显神威,如今赫然已是河北有数之名将,许遥当真没胆子与这等绝世勇将相抗衡的,这一见张郃已然从后头赶到,许遥立马毫不犹豫地便狂嚷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