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奇袭井陉关(一)
    石邑城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但并未其城本身有多险要,实际上,位于太行山区与河北平原交界处的石邑城本身无险可守,城不大也谈不上坚固,哪怕是人口最为鼎盛时期,也不到三万人之数,经黄巾之乱后,全县境内更是凋敝得只剩万余人口,说起来不过寻常小县而已,其城本身并无甚可值得称道处,其之重要性体现在城西南五里开外的井陉关上——井陉关乃是太行八陉之一,为并州通往冀州的最重要通道,战略地位自是毋庸置疑的紧要,而石邑城存在的意义便是为井陉关提供后勤保障。

    刘数起兵反袁之际,曾以重兵屯于井陉关以及石邑城,试图凭天险挡住并州军之兵锋,可惜其所部皆新征之兵,哪怕有着绝对的地利优势,也愣是没能挡住并州军的强袭,大战近半个月之后,最终还是被郭援强行攻破了井陉关以及石邑城,此后便一败涂地,以致于麋集起来的近三万兵马竟被生生打得就只剩下四千不到,有意思的是郭援在乘胜追击残敌之际,竟也不曾轻忽了石邑城与井陉关的守卫,在二城中各安置了三千步卒,还都是并州军中的精锐之师。

    “来者止步,关防何在?”

    郭援之所以将六千精锐安置在了二城,本意就一个,那便是要确保后方之稳固,这等用心不可谓不良苦,只可惜经好和尚嘴歪——并州军这些年来都没怎么正经打过战,训练上虽秉承着冀州军一贯严格的传统,可在军规军纪上,较之真正的冀州军却实在是差得远了些,尤其是在前方接连大胜的情形下,绝大多数的守城将士脑海里都明显少了警惕之弦,这不,一大早地,一支两百余人的兵马簇拥着辆马车都已到井陉关前了,关门处懒懒散散的轮值巡哨们这才有名屯长漫不经心地上前一步,装模作样地吭哧了一声。

    “混蛋,没看清旗号么?我家将军受了重伤,须得赶紧回太原疗养,赶紧给老子滚开了!”

    轮值屯长不出头还好,这么一出头之下,那支小队伍里立马便有一骑策马而出,不容分说地便将众巡哨们臭骂了一通。

    “啊,是,快,都退开。”

    轮值屯长其实早就瞧见了队伍中飘扬着的那面大旗,自不会不清楚来者乃是度辽将军张琰的兵马,之所以装模作样地出头拦阻,不过只是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尽忠职守罢了,可这一见出面呵斥自己的军官身着校尉服饰,心顿时便慌了,还真就没胆子再多言啰唣的,赶忙慌乱地便指挥手下巡哨让开了通往关门的道路。

    “狗东西,竟敢无礼若此,给老子拿下了!”

    轮值屯长都已是退让了,可出头呵斥于其的那名校尉却并未就此罢手,挥手间,竟是不依不饶地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听其身后数十名士兵轰然应诺之余,齐齐便冲上了前去。

    “尔等休得无礼,某不过是奉公行事,尔等……”

    军伍乃是阶级森严之所在,彼此虽互无统属,奈何校尉之官阶远在屯长之上,众轮值巡哨们根本不敢上前拦阻,至于那名倒霉的屯长虽是惊惶不已,可也不敢动手顽抗,所能做的也就只是一边向后急退,一边惶急不已地意图自辩上一番。

    “噗嗤,噗嗤……”

    面对着急速冲将过来的数十名友军,众巡哨们虽不免有些紧张与忐忑,可也就仅仅如此而已,并无人意识到其中有甚不对之处,却不曾想那些凶神恶煞般扑上来的友军竟然真敢出刀杀人,杀的还不止是那名倒霉的屯长,不少正自茫然不知所措的巡哨们也都被乱刀砍翻在地,惨嚎声顿时便暴响成了一片。

    “敌袭、敌袭……”

    到了这般田地,纵使再迟钝之人也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残存的寥寥数名巡哨当即便扯着嗓子狂呼了起来,可也就只喊了几声,便被狂冲过来的“友军”砍杀了个精光。

    “冲进去,夺下关城,杀啊!”

    关城前的巡哨拢共也就二十余众而已,一开始就被斩杀了大半,余者自然也躲不过杀劫,只是如此一来,城头上的轮值岗哨却是不免被惊动了,一时间号角声便即暴响了起来,正在关城军营中休息的守军将士立马便是好一通的混乱,可惜来袭之敌并未给守军将士留下调整之余裕,只见先前下令杀人的那名校尉一摆手中的斩马大刀,率部便狂冲进了城门洞中,与慌乱不堪地从关城上冲下来的轮值岗哨们展开了一场血战。

    “跟我来,将贼子赶出城去!”

    井陉关就只是座军事要塞,并不甚大,在两面高耸的城墙之间也就只有近百座石头房屋组成的军营而已,尽管骤然遇袭之下,混乱难免,可在守将李业的强行弹压下,倒也很快便完成了集结,飞速便赶到了东侧关城处,而此时,从关城上冲下来的百余轮值岗哨已基本被来敌剿杀了个精光,眼瞅着关城即将不保,李业的眼珠子当即便泛了红,一声咆哮之下,策马便率部直冲了过去。

    “呜,呜呜,呜呜……”

    来敌尽管有着突袭的优势在手,也确实打了守军一个措手不及,一场短促的血腥厮杀下来,在强行占据了关门的同时,也斩杀了近一百五十名的并州军将士,可本身也付出了三十余人战损之代价,此际可战之兵也不过就一百八十不到而已,面对着狂飙而来的近三千并州将士,显然不够看,若是没有奇迹的话,只怕一个照面都无法支撑下来,不得已,率部来袭的那名校尉军官只能是紧着率部向关城梯道口处撤,打算依托地利优势拖延时间,可就在此时,一阵凄厉的号角声突然在关城外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幽州军大将张武率大批步骑从山弯处汹涌而出,有若潮水般杀向关城。

    “弟兄们,主力已至,跟我来,杀贼啊!”

    带队袭击关城的校尉正是丁浩,此际见得己方主力已然杀到,他立马便放弃了撤上城头的打算,呼啸一声,率部便向汹涌而来的并州军发起了狂野的反冲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