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先礼后兵(二)
    南深泽城的城守府大堂上,尽管已是浑身大汗淋漓了,可刘数却始终不曾停下打转转的脚步,一脸的疲惫与焦虑之色,哪怕天时都已过了午,他也不曾朝摆满了几面的那些精致菜肴望上一眼,只顾着埋头踱步不已,眼神里明显透着股浓浓的悔意。

    后悔了,面对着眼下这等走投无路之局面,刘数确实后悔了,他后悔不该听信了手下人等的谗言,放着好好的太守不当,却去希图自立,本以为纵使不成,也能转投到幽州一方,可事实证明,他想得太简单了些,这不,常山十三县如今都已丢得只剩下南深泽城了,可原本答应派出援军的公孙明却根本没甚动静,反倒是郭援所部步步紧逼而来,其前锋都已将进抵滹沱河对岸,随时都可能渡河进攻南深泽城。

    守?那是肯定守不住的,无他,接连的大败下来,原本的近三万大军如今就只剩下不到四千之数,就南深泽城这么座小城,根本无法挡得住郭援所部的近十万大军,至于说逃么?错非公孙明肯接纳,他刘数还真就连个逃的地方都没有了,一念及此,刘数心中的悔意顿时便更浓了几分,本就苍白着的脸色自然也就更是煞白如纸一般。

    “主公,主公,赵将军派人来了。”

    就在刘数自怨自艾之际,却见一名亲卫匆匆从外而入,满脸喜色地嚷嚷了一嗓子。

    “哦?快,快请。”

    一听此言,刘数顿时便来了精神,没旁的,自打败退到了南深泽时起,他可是连着派出了数拨使者,前去向驻扎在蠡吾的赵云所部求救,奈何根本就没任何的回音,错非如此,刘数也不会急得食不下咽了的,而今一听赵云处终于派了使者前来,当即便激动得浑身直打哆嗦。

    “刘使君,我家将军有交待,郭援所部若是开始渡河,请刘使君务必全军出城,半渡而击,先抵挡一阵,而后寻机向蠡吾城撤退,我家将军自会在途中接应,切记,若是未能将贼军引来,蠡吾城,刘使君就不必去了,想去哪只管自便。”

    前来禀事的亲卫去后不多久,就见一名幽州军军侯昂然从外而入,明显透着敷衍之意地冲着刘数行了个礼,面无表情地便将赵云的命令宣布了出来。

    “啊,这,这……”

    一听要自己率部当诱饵,刘数的脸色当即苦得有若吃了黄连一般,有心想要拒绝,可又没那个胆子,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说啥才好了的。

    “刘使君尽管放心,不止我家将军会来,我家主公也已将至,刘使君若是能办成此事,我家主公定不吝重赏,何去何从,还请刘使君自择好了,言尽于此,告辞了。”

    前来交涉的幽州军军侯显然没打算给刘数留下讨价还价的余地,话一说完,这就要走人了事了的。

    “且慢,嗯……,还请将军回禀赵将军,我军定会依令行事,断不敢有违。”

    见得那名幽州军侯要走,刘数可就不敢再迟疑了,忙不迭地便作出了保证。

    “如此甚好,将来刘使君定会庆幸今日之决断的,军情紧急,某不克久留,这就告辞了。”

    刘数这等表态之言一出,始终那名前来联络的幽州军侯紧绷着的脸上终于是浮出了几丝笑容,可也没多加逗留,嘉许了刘数一句之后,便就此走了人。

    “唉……”

    决断是下了,可刘数的心情不单没见好转,反倒是更沮丧了几分,要知道会落到眼下这般田地,当初又何苦谋求自立来着,可惜这世上就没后悔药可卖,事到如今,他除了老老实实和归附幽州之外,已再无旁的路好走了的……

    “过河击贼!”

    建安六年六月二十一日,巳时末牌,并州军先头部队三万余众进抵滹沱河边,先锋大将张琰根本没打算浪费时间,着令手下将士伐木造筏之后,连休整都不曾,便已下达了渡河之将令,很快,但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中,两百余只筏子被众并州将士们推下了河中,飞快地向对岸抢渡而去,而此时,离着北岸只有两里不到之距的南深泽城中却是一派的死寂,龟缩在城中的刘数所部残军浑然没半点要出城迎战之迹象。

    “呜,呜呜,呜呜……”

    连战连捷之下,并州军自是不会将就只剩下不到四千的刘数残部放在眼中,大批士兵抢渡而过之后,也就只随随便便地列了个松松垮垮的防御阵型,而后便即大模大样地搭建起了浮桥来,一直忙乎到了末时三刻,四架浮桥总算是都已建好,就在张琰准备下令全军过河之际,却听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狂响中,原本紧闭着的南深泽城的南门突然洞开,与此同时,城头上悬挂着的吊桥也自轰然落了地,大批的刘家军将士从城中狂冲而出,刘数更是一马当先地冲在了最前方。

    “狗贼,安敢欺我,跟我来,全军过河,休走了刘数!”

    并州军实在是太过大意了些,待得惊觉不对之际,根本没法紧张起来,先头渡河的三千余并州军当即便被刘数所部冲得个七零八落,一见及此,张琰登时便怒了,双眼血丝密布地狂吼了一声,也自顾不得马踏浮桥之危,纵马便冲上了摇摇晃晃的浮桥,急速地向对岸冲了过去。

    “活捉刘数!”

    “杀贼啊!”

    “刘数老儿休走!”

    ……

    见得自家主将如此勇悍,素来骄横惯了的并州军上下顿时士气为之大振,全都狂呼乱吼地冲上了四座浮桥,气势如虹般地冲向了对岸。

    “撤,快撤!”

    刘数本来就不是擅战之勇夫,之所以敢这么半渡而击,不过是被逼无奈罢了,这一见并州军全力扑击而来,哪敢再在河岸边多逗留的,冲杀了一阵之后,紧着便率部往西北方向狂逃,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竟是连南深泽城都不要了。

    “追上去,休走了刘数,死活不论!”

    刘数所部先前那一阵冲杀可是打了并州军一个措手不及,当场便有四百余并州将士横尸于河岸边,按说对于多达三万之数的张琰所部来说,战损并不算严重,可向来骄横的张琰却又哪能咽得下这等被打脸的耻辱,此际见得刘数占了便宜便想逃,又岂肯善罢甘休了去,一声咆哮之下,率部便在后头紧追不舍,两支大军就这么一前一后地在平原之地上展开了一场比拼速度的追逐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