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将计就计(一)
    “主公,我军连战连捷固是可喜,然,骄兵却是要不得之事,贼军连败之下,恐必会行险夜袭,还请主公早作绸缪方好。”

    南北两线皆是大胜之局面,庞统自然也很是兴奋,只不过他并未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这一见公孙明乐呵得有些过了,紧着便从旁出言提醒了一句道。

    “军师所言甚是,新胜须防劫营,既如此,不妨给公孙度老儿来个将计就计好了,军师以为如何哉?”

    听得庞统这么一提点,公孙明狂喜的心立马便稳了下来,眉头微微一皱,心下里已是有了算计,但并未急着下个决断,而是将问题丢给了庞统。

    “我军既是大胜,确该好生庆祝上一番,主公以为如何哉?”

    庞统并未接茬,而是笑呵呵地便出言反问道。

    “哈哈……,好,来人,传令下去;犒赏三军,每屯猪一头,羊五只,白馍管够!”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不需要将话挑明了来说,只消稍稍一点,就能各自会意,这不,庞统只这么一反问,公孙明当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很是爽利地便下了道将令,不多会,随着命令传达到了各营,全军十数万将士立马全都欢腾开了,喧闹声直上九霄云外……

    “犒赏三军?公孙明那小儿到底想作甚?”

    幽州军大营里传出来的喧嚣声是如此之响,城中守军自然不敢漠视,很快便派出了探子去查明了真相,并及时报到了公孙度处,对此,尚未得知南线已彻底糜烂的公孙度自是不解得很,皱眉苦思了许久,依旧不得其要。

    “……”

    公孙度帐下虽不乏聪明人,可在消息缺失的情况下,又岂能搞得清幽州军大肆庆贺的根由之所在,对于公孙度的疑惑么,自然是没谁敢胡乱进言的,保持沉默也就成了众文武们的一致选择。

    “报,禀主公,不好了,宋都擅自开城出降,辽队城已落入贼军手中。”

    就在众辽东文武们装着木头人之际,却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校尉已是跌跌撞撞地抢上了堂来,满脸惶急之色地便嚷嚷了一嗓子。

    “什么?怎会如此,说,尔给老子说清楚了!”

    这一听那名校尉如此说法,公孙度当场便急红了眼,失惊之下,霍然便跳了起来,一把拽住那名校尉的胸襟,惊怒已极地便喝问了一嗓子,也自怨不得公孙度如此惊恐,概因辽队与屈就二城皆是襄平城的卫星城,一南一北地将襄平城护卫在中央,战略地位极其之紧要,如今辽队一丢,品字形的犄角之势便已告破,幽州军也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向襄平城发起围攻了,而就幽州军一日间便拿下坚固不在襄平城之下的险渎城之攻击力来说,公孙度实在不敢想象襄平城能守得住几天的。

    “主、主公息怒,是贼将张郃率军连取了安市、平郭、房县三城,公孙督帅等诸城守将皆被贼军所杀,今日午间,贼将大举进逼辽队城下,以公孙督帅等人首级示众,宋都惊惧,不战而降,末将见情形不对,偷出南门,拼死赶回报信,还请主公早作绸缪啊。”

    见得公孙度暴怒如此,前来报信的那名校尉自不免便被吓得个腿脚发软不已,却又不敢稍有迁延,只能是结结巴巴地将宋都献城投降的经过简单地道了出来。

    “混蛋,宋都狗贼,无耻至极,竟敢背主求荣,可恶,来人,传令下去,将宋家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听完了那名校尉的禀报,公孙度这才搞明白幽州军为何大肆庆贺,心底里的怒气顿时便不可遏制地爆发了出来,只见其一把将那名校尉推倒在地,跺着脚便咆哮了一嗓子,自有随侍在侧的亲卫统领轰然应诺而去,众文武们见此,原本就苍白着的脸色自不免便更白了几分,一股子兔死狐悲之感也自不免便就此大起了,只是见得公孙度暴怒如此,却也没谁敢在此时站出来为宋家求情的。

    “父亲息怒,事急矣,当须得早作绸缪方好。”

    公孙康多少还是有些军事头脑的,这一见其父光顾着宣泄心头的怒火,却浑然没半点御敌之决断,登时便有些沉不住气了,赶忙从旁出言进谏了一句道。

    “嗯?”

    公孙度正值火头上,被其子这么一打岔,双眼立马便瞪得个浑圆,赫然便是一派择人而噬之凶相。

    “父亲,贼军接连大胜,必骄无疑,今,若是以兵趁夜袭之,当可得一大胜,还请父亲明断则个。”

    这都已到了穷途末路之际,公孙康哪还顾得上自家父亲的面子不面子,紧着便提出了夜袭的算计。

    “夜袭?唔……”

    这一听公孙康所言有理,公孙度的眉头立马便是一扬,还真就动起了心思来,只是却又不免担心会中了幽州军的埋伏,迟疑了好一阵子,都没敢下个决断。

    “使君大人,某以为大公子所言甚是,如今敌势已大,强战不利,唯有以奇胜之,倘若能重创幽州贼军,则我襄平城尚可保得一段时日之周全,大人可趁此机会联络高句丽、鲜卑等各族来援,只消许以重利,自不愁这帮蛮夷不效死力。”

    见得公孙度半晌没个反应,凉茂可就看不过眼了,但见其昂然从旁闪出,慷慨激昂地便进谏了一番。

    “嗯……,来人,传令下去:从即刻起,全城戒严,四门紧闭,没有某之手谕,胆敢擅自开城者,皆杀无赦!”

    听得凉茂也是夜袭之主张,公孙度也就没再多犹豫了,虽不曾急着部署夜袭事宜,可下令戒严本身就说明了其之夜袭决心已是下定了的。

    “主公英明!”

    在场人等中,真正猜到公孙度心思的其实并不多,大多数文武此际都还在懵懂与迷茫之中打着转转,然则公孙度既是有了决断,众文武们也自不敢掉以轻心了去,齐齐称颂也就属理所当然之事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