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席卷南线(六)
    “城上的人都看好了,公孙武、祁明、高诚之首级尽皆在此,胆敢抵抗我天兵者,就是这么个下场,尔等若不早降,城破之时,玉石俱焚!”

    随着张郃一声令下,自有数名幽州军骑兵策马冲上了前去,用枪尖挑着公孙武等人的首级直抵城前五十余步处,耀武扬威地纵马驰骋着,更有一名大嗓门的士兵冲着城头便是一通子狂喊。

    “降,降,降……”

    大嗓门的士兵话音刚落,整齐列阵的两万五千余幽州军士兵一边或是用刀拍打着盾牌,或是用长矛重击着地面,齐齐爆发出了阵阵的之呐喊,声如雷震间,杀气冲霄而起,直惊得城头守军将士们无不为之面色惨变不已。

    “宋都听着,我家主公念尔素无大恶,愿给尔一个改过自新之机会,若肯开城请降,尤不失将军之高位,将来若再有功,万户侯也不难致,若敢顽抗,公孙武等人便是尔之榜样,言尽于此,何去何从,唯尔自择。”

    幽州军将士们的齐齐鼓噪方才刚刚消停下来,前去喊话的大嗓门士兵又再度朗声道出了劝降之言,当然了,所言所述不过都是些套话罢了,无论是主将张郃还是下头的普通士兵,其实都没指望着靠这么一番话便能令城中守军就此开城出降,所求之效果不过只是威慑敌胆而已。

    “将军,那真是公孙督帅的人头啊,安市已丢,我等,我等……”

    幽州军喊话的士兵倒是喊完了套话便往回撤了,可枪挑着公孙武等人之首级的幽州众骑兵们却并未急着撤回,而是就在城前往来驰骋个不休,这等情形一出,方才刚奉命率三千步兵赶来增援的守城副将柳汝登时便看直了眼,好一阵的发傻之后,这才脸色灰败地凑到了宋都的身旁,小心翼翼地试探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嗯……,尔怎么看此事?”

    柳汝只认出了公孙武的人头,可宋都却将高诚、祁明等人的人头全都认了个分明,又怎会不知南线三城已全都丢了个干净,再加上北方六城皆已是降了,如今的辽东军手中真正能控制住的也就只有襄平、辽队、屈就三城而已,至于卑沙(今之大连)、凤城等零星散落在长白山后侧的小城就算幽州军不去取,也无法为辽东军的窘境提供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帮助,换而言之,如今的辽东军其实也就只剩下困兽犹斗之力了的,再一联想到号称辽西堡垒的险渎城只一日便被幽州军攻破这么个事实,宋都就更不看好辽东军的将来了,心里头的降意一起,就再也按捺不下去了,只是在不敢保证柳汝能与其一条心的情况下,宋都却是不敢轻易言降的。

    “无论将军作何决断,末将必誓死追随。”

    柳汝明显就是个机灵人,这一听宋都打算投降,他自然不会反对,言语间虽不曾明说,可意思无疑是表达得极为清楚了的。

    “好,来人,打起白旗,开城出降!”

    听得柳汝这般表态,宋都也就不再犹豫了,只见其牙关一咬,已是厉声下了最后的决断,很快,城头上便已升起了一面白旗,可着劲地摇晃个不停。

    “将军快看,城头竖起白旗了!”

    张郃根本就不曾做好攻城之准备,原本也就只打算威慑一下城中守军便收兵后撤安营的,却不曾想他都还没来得及下收兵之令呢,边上一名眼尖的亲卫便已是惊喜交加地嚷嚷了一嗓子。

    “嗯?传令下去:全军戒备!”

    循声望将过去,果然见城头白旗飘飘,不仅如此,城门也自轰然洞开,一见及此,张郃不单不曾得意忘形,反倒是警醒地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中军处号角声连天震响中,原本已有些松懈的幽州军将士们立马齐齐站直了身子,警觉地注视着从城中迤逦而出的大批辽东军将士。

    陆续出城的辽东军将士多达八千之数,白旗飘飘中,所有的辽东军将士全都老老实实地将武器搁置在了城门旁,而后方才空着手地走向了城门左侧的空地,一见及此,幽州军副将张武立马率五千步军赶到了城门旁,列阵督促辽东军将士们的缴械,不多会,便有数名幽州军士兵引领着宋都、柳汝等降将来到了张郃的马前。

    “末将等叩见张将军。”

    宋都等人显然早已从前去接洽投降事宜的张武口中得知了张郃的名讳,这一到了中军处,便即齐齐跪地见礼不迭。

    “不必如此,诸位将军既是顺应了天意,自今日起,我等便是同袍了,且都起来罢,某代主公欢迎诸位了。”

    直到宋都等城中守将全都跪倒在自己的马前,张郃始终紧绷着的心弦方才算是真正松了下来,以其之老辣,自不会对众降将们摆甚架子,反倒是和颜悦色地安抚了众人一番,待得率部进了城,彻底控制住了全城各要地之后,方才着人向公孙明送去了份捷报……

    “哈哈……,儁乂果当世良将也,其才干不下当年之韩信啊,六日取四城,一万兵马出击,回来却是足有近四万之众,某没看错其,好,甚好,来人,即刻拟文,晋儁乂为征北将军,赏绢两百匹,钱千贯,着功曹司尽快叙功其部,按律行赏。”

    一接到张郃的捷报,饶是公孙明心性沉稳过人,也自不免乐得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旁的,取安市等城乃是事先规划好之结果,大胜本不足为奇,可能胜得如此干脆利落,却是得归功于张郃的统御之能,至于逼降了辽队城么,那就更是意外之喜了的,而今南北两线之辽东军势力皆已扫清,就只余襄平与屈就二城尚在公孙度的控制之中,于公孙明来说,总攻的时机已然成熟了,但消绸缪得当,月内便可结束东征事宜,完全能赶在冀州大乱前回师蓟县,一想到河北局势必将大定,公孙明的心情就跟三伏天里吃了个冰镇西瓜般,当真舒爽得个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