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席卷南线(五)
    房县位于辽河入海口的东岸,地处冲积平原,地势平坦,却多河流与树林,尽管大多数河流上皆架有便桥,对于大军的开拔来说,也自不是件容易之事,纵使高诚一路急赶,到了日头西沉之际,也依旧没能赶到平郭城,见得手下将士皆已疲惫不堪,高诚无奈之下,也只能下令全军在太平河东岸停驻了下来,打算先歇息一晚,明日一早再赶去平郭城与祁明汇合。

    “呜,呜呜,呜呜……”

    就在高诚所部刚刚松垮下来之际,一阵凄厉的号角声突然在不远处的林子中乍然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张郃率两千骑军有若旋风般地冲出了林子,气势如虹般地向乱作了一团的辽东军将士们杀了过去。

    “稳住了,不要乱,列阵,快列阵!”

    这一见张郃所部突然杀出,高诚的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心虽慌,却并未乱了分寸,紧着便高声疾呼了起来,试图稳住手下将士之军心。

    平心而论,高诚的兵其实练得不错,这一点,从其只花了五个时辰便急行军了近七十里地便可见一斑,奈何再精锐的部队一旦松懈之后,再想紧张起来也自难得很,更遑论此际人马皆已到了强弩之末,本就难有多少斗志可言,哪怕高诚一向甚得军心,这当口上,肯依其令而行的士兵也只是极少的一部分,大多数士兵全都慌乱地掉头便往便桥上冲,试图赶紧逃过河去,问题是便桥终究只是便桥而已,就那么丈许宽,哪能容得下如此多人抢渡的,结果么,自然不会有甚意外,大批的将士挤在了一起,谁也无法登上桥面,整支队伍就此彻底乱了套。

    “突进去,不降者杀无赦!”

    张郃所部埋伏的小树林距离河边其实不算太近,足有两里半之距,若是辽东军能及时列好防御阵型的话,尚可跟幽州铁骑抗衡上一阵,纵使最终惨败难免,却也足可给幽州军造成不小的损伤,可眼下么,乱了套的辽东军兵力虽多,却不过都只是些待宰的羔羊而已,对此,张郃自是不会有甚恻隐之心,率部便有若潮水般地撞进了乱军丛中,毫不客气地便是一通子血腥杀戮。

    “狗贼,老夫跟你拼了!”

    望着自己苦心训练出来的精锐就这么被幽州铁骑屠戮成了满地的尸体,高诚的眼珠子当即便布满了血丝,不管不顾地便纵马横枪地冲上了前去,这就要跟张郃玩命了。

    “找死!”

    玩命是需要本钱的,很显然,高诚的勇气是足够了,可本钱却是不足,尽管抢先攻出了一枪,却根本没被张郃看在眼中,只听张郃一声咆哮之下,双臂只一振,便已一枪格开了高诚的枪势,再顺势一个反撩,便已挑中了高诚的小腹,只这么一枪而已,便已将高诚挑落了马下。

    “啊……”

    小腹被挑破,肠子也不知断成几截,剧痛自是难免,偏偏这等伤还不致于立马便死,可怜高诚直疼得满地乱打滚,惨嚎声凄厉得令人耳目生疼不已。

    “噗嗤!”

    高诚的痛苦并未持续多久,随着一名快马杀到的幽州骑兵一刀将其枭了首,碜人至极的惨嚎声也就戛然而止了去,而随着其之死亡,本就无甚斗志可言的辽东军残部也很快便全都跪满了一地,老老实实地当了幽州军的俘虏……

    “呜,呜呜,呜呜……”

    建安六年五月初三,午时将至,碧空万里无云,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分,尽管是战时,可在烈日的暴晒下,辽队城头的轮值岗哨们也自不免有些个无精打采,然则待得东南方向烟尘滚滚而来之际,轮值岗哨们还是立马便全都警醒了起来,很快,告急的号角声便已狂响成了一片。

    “怎么回事,嗯?”

    辽队县作为襄平城的卫星城,城虽不大,可屯兵却是不少,当然了,防御的重点却是着落在西、北两个方向上,不仅如此,城中主将宋都也一直都是吃住在了西城的城门楼中,冷不丁听得南城号角连天震响不已,宋都可就稳不住神了,领着亲卫队沿着城墙便往南城狂奔了去,一到了南城处,见得城头上的守军将士全都是一派的慌乱状,宋都不由地便怒了,没好气地便呵斥了一嗓子。

    “禀将军,您快看,是贼军从南面大举杀来了!”

    宋都为人残暴,动辄杀人,军中上下就没谁不畏其的,这一见宋都脸色黑如锅底一般,城头岗哨们全都被吓得个面色惨白如纸,倒是轮值军侯还算有点胆略,紧着便从旁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

    别看宋都为人残暴,可其本人的胆略其实并没多大,至少不似他自己以为的那般大,这不,一听幽州军大举从南面杀来,宋都的脸色当即由黑转白,眼珠子都瞪得快掉出了眶,傻愣了片刻之后,这才慌乱地蹿到了城碟处,探头往外一看,原本就白的脸色顿时便更白了几分,惊恐万状之下,居然忘了要赶紧调兵前来南城,就这么眼神定定地看着迤逦而来的张郃所部。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

    从襄平大营出发之时,张郃所部拢共也就两千骑兵八千步兵,可连下南线三城之后,他的兵马赫然已扩充到了两万步兵五千骑兵,足足翻了一倍还多,而这,还是留了部分兵力把守三城的结果。

    “快,传本将之令,即刻调三千步兵到南城来,快去,快去!”

    直到幽州军都已开始在城下列阵了,宋都方才从愣神状态中醒了过来,心慌之余,忍不住便狂吼了一嗓子,自有一名紧随在侧的传令兵轰然应诺而去。

    “来人,将礼物都挑到城下,让城头贼子好生瞧上一瞧。”

    宋都显然是紧张过度了的,此无他,张郃所部兵马虽众,可一半以上是新归附之降卒,战斗力实在堪忧,加之攻城器械未整,根本不可能发动急攻,他之所以下令列阵城前,不过只是想威慑一下城中守军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