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席卷南线(四)
    平郭城(今之盖州附近),始设于汉高祖十二年,本是除襄平城之外的辽东第二重镇,人口最多时曾达二十余万,然,自公孙度割据辽东之后,为确保襄平城的统治地位,刻意对平郭城好生削弱了一番,将大批人口迁到了襄平、安市等地,到建安六年,平郭城一带就只剩下八万不到的人口,城中居民更是减少到了不足四万之数,纵使如此,也依旧是俯瞰辽东半岛的核心城市,战略地位自是相当之重要,只不过因着周边并无海上威胁之存在,公孙度对此城也就不甚重视,城中驻军也就只有三千五百之数而已,守将祁明更只不过是员裨将军罢了。

    驻地不受重视的情况下,升迁自然也就基本无望,祁明对防御以及练兵之类的军务,自然也就不怎么上心,大体上就是得过且过着罢了,纵使公孙度三令五申地要求各地坚壁清野,祁明也自没怎么在意,只在城市周边随意地敷衍了一下了事,每日里只管猫在府上饮酒作乐,这不,天才刚巳时而已,祁明又在城守府里饮上了。

    “报,禀将军,安市城突遭贼军大举攻袭,城防已岌岌可危,末将奉公孙督帅之命拼死突围,前来向将军告急,现有督帅调令一封在此,请将军过目。”

    就在祁明开怀畅饮之际,一名辽东军侯突然惶急不已地冲上了大堂,冲着祁明便是一躬身,焦急不已地便禀报了一番。

    “什么?”

    这一听安市城遇袭,祁明的酒当即便醒了大半,惊呼了一声,赶忙伸手取过了那名军侯手中的调兵函,胡乱地撕开了封口,从内里取出了张纸来,飞快地过了一遍之后,脸色顿时便难看到了极点。

    “将军,救兵如救火,督帅有令,请将军万勿迁延方好。”

    见得祁明脸色时红时白地变幻个不停,却迟迟不肯下个决断,前来传令的军侯显然是急了,紧着便从旁出言催促了一句道。

    “嗯……,来人,擂鼓聚将!”

    祁明升迁无望之下,早就没啥斗志了的,根本就不想出兵去救公孙武,可转念一想,若是幽州军被击退之后,此番见死不救的后果怕不是他所能承受之重,无奈之下,也只能是去安市城走上一遭了的,当然了,他并不打算急行,故意玩出了一出点将的把戏,以求多拖延一些时间,至于到了安市城么,战还是不战,且就再说也罢。

    拖拖拉拉地开完了战前军议,又装模作样地部署了番作战计划,到了末了,实在是没啥理由再拖了,祁明这才不得不于午时正牌率部出了平郭城,一路上又故意压低行军速度,走了足足一个半时辰下来,居然就只前进了二十里不到而已,全军上下皆无精打采,区区三千五百之数的军伍居然拖长得足足一里开外,队形松散得不成体统,以致于在伏击地埋伏了许久的张郃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支军伍会是辽东军的正规部队。

    “全军出击,杀啊!”

    尽管不太明白面前这支辽东军到底为何如此松散,然则肉既是已送上了门来,张郃也自懒得去思考那么许多,待得见祁明的将旗已然行进了己方的伏击圈,张郃立马便高呼着率部从道旁的林子中纵马狂冲了出来。

    “不好,中计了,撤,快撤!”

    祁明正自在马背上打着瞌睡,冷不丁听得响动不对,赶忙便睁圆了眼,这一见张郃有若下山猛虎般冲杀而来,心不由地便慌了,哪敢上前迎战,一拧马首,惊呼着便要往平郭城方向逃了去。

    “噗嗤!”

    祁明先前是太过放松了些,这会儿思想倒是紧张了起来,可手脚却是有些个不听使唤,这才刚拨转完马首,都还没等他扬鞭遁逃呢,张郃便已快马杀到了近前,只一枪,便已将祁明串在了枪尖上,再一甩,倒霉的祁明便已是一路洒血地摔在了地上,没等他挣扎着起身,早被一名眼疾手快的幽州骑兵枭了首。

    “别杀我,我等降了。”

    “饶命,饶命啊!”

    “某降了,降了啊!”

    ……

    祁明往昔就很少练兵,其手下那三千五百兵马全都是软脚蟹,根本没啥战斗力可言,加之祁明这个主将都已是惨死当场了,众将士们哪还有甚抵抗之心思的,竟是没等幽州军劝降,便已是呼啦啦地跪满了一地……

    相较于祁明这个平郭城令的懒散来说,房县县令高诚无疑要勤政了许多,尽管他并不以为幽州军会舍近求远地来攻打房县,可本着有备无患之原则,在部署防御时,完全按着公孙度的指示,不单将四乡八里的百姓全都聚集到了房县城中,更大力组织民壮修缮城防,整军备武,每日里皆忙得个不可开交,这不,一大早地又赶到了城墙上,督促手下军民全力巩固城防设施。

    “报,禀高大人,不好了,贼军重兵突袭安市城,公孙督帅率部拼死抵抗,然,寡不敌众,城防岌岌可危,督帅有令:着高大人尽起房县之兵与平郭祁将军所部汇合,尽快赴援安市城,现有调兵函一份在此,请高大人过目。”

    就在高诚在城头上忙乎得个脚不沾地之际,却见一名辽东军军侯从东北方向高速冲来,只在城门处稍稍耽搁,验明了关防之后,紧着便冲上了城头,赶到了高诚的身前,紧着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焦急不已地禀报了一番。

    “来人,快,吹号,命令各部即刻集结,火速赶往平郭城!”

    高诚与公孙武乃是儿女亲家,彼此过从甚密,此际一听公孙武有难,高诚根本不曾细究缘由,只一看调兵令上的字迹以及印签皆是真迹,立马紧着便下了道将令,不旋踵,便听号角声狂响间,分散在城中各处的三千余辽东军将士立马飞速地向西城方向聚拢了过去,仅仅只花了一炷半香的时间而已,大队人马便齐整地开出了房县西城门,急速地向平郭城方向开拔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