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兵贵神速(二)
    

第二百零一章 兵贵神速(二)



    “禀将军,前方十里开外处便是侯城了。”

    从辽水渡口到侯城也不过就两百里出头罢了,因着辽东军坚壁清野之故,沿途的村庄皆已是人去楼空,赵云所部又皆骑兵,行军速度自是快得惊人,自昨日申时正牌出发,卯时未至便已进抵了侯城郊外,自有带路的一名当地向导紧着便禀明了此事。

    “全军止步,取火把来。”

    听得向导这般说法,赵云立马便想起了出发之前庞统所给出的那枚小锦囊,自不敢掉以轻心了去,紧着便下了道将令,自有紧随在侧的一名亲卫轰然应诺之余,紧着便手持火把策马赶到了赵云的身旁。

    “传令下去,全军每人点燃一支火把,每骑间距拉大到两马,以中速从侯城东面掠过,沿沈水继续北上!”

    赵云用匕首挑开了锦囊上的火漆于针脚之后,从其内取出了张折叠起来的纸张,摊将开来,就着火把的亮光细细地过了一遍,眉头不由地便微皱了起来,然则沉吟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决定按着纸上所言之计划行事。

    “敌袭、敌袭……”

    八千铁骑本来就不是个小数目,再拉开了各骑间距之后,于暗夜里乍然看将过去,兵马明显要翻了一倍还多,如此大规模的骑军一现,声势自不可谓不浩大,原本正在侯城城头上昏昏欲睡的守军岗哨们立马便被惊动了,刹那间,告急的呼喝声以及号角声便即就此狂乱地响成了一片。

    “怎么回事?来人,快,快去查看个究竟!”

    时值凌晨,侯城守将徐飞原本正自搂着小妾睡得个香甜无比,乍然听闻凄厉的号角声暴响个不停,立马便被惊醒了过来,也自顾不得披甲,一把推开怀中惊恐万状的小妾,三步并作两步地便蹿出了主房,扬声便呼喝了一嗓子,自有数名家丁轰然应诺之余,匆匆地便蹿出了城守府,往东城处赶了去。

    “报,禀将军,不好了,幽州贼军大举杀至,正从东门经过,一路向北去了。”

    赶去探问情形的家丁尚未回归,早有一名轮值军侯急冲着赶到了城守府,将所发现的敌情报到了徐飞处。

    “什么?有多少贼子?何人领的军?”

    这一听幽州军大举杀来,徐飞的腿肚子不由地便是一阵发软,没旁的,侯城只是座小城,地处平原,无险可依,城中仅有三千守军而已,没见阳仪手握万余大军都挡不住幽州军的攻势,只一天就落得个兵败身亡之下场,徐飞显然不以为自己能比阳仪更强。

    “回将军的话,夜太黑,看不清贼军之具体规模,然,依其军中火把算,至少有两万骑之多。”

    听得徐飞见问,轮值军侯自是不敢稍有迁延,赶忙将估算出来的幽州骑军之规模报了出来。

    “两万?这、这……”

    一听往北去的幽州铁骑有着两万之巨,徐飞当即便被吓得个目瞪口呆,傻愣了良久都没能说出句完整的话来。

    “徐将军,贼军此一去必是要去袭击赵初将军所部的,您看……”

    前来禀事的轮值军侯倒是有些胆色,这一见自家主将在那儿惊慌得个不行,显然是看不过眼了,这便紧着试探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来不及了,快,传令下去,全军即刻集结,上城头备战,没有本将之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城,违令者,斩!”

    徐飞显然并不看好赵初所部那两万五千杂牌部队的前景,根本就不打算出城救援,甚至都不想去通知一下赵初,只想着先图自保,待得探明了周边敌情之后再做定夺,真若是不行的话,他可不打算为公孙度殉葬,大不了开城降了幽州军也就是了。

    “诺!”

    有着幽州军一日攻破险渎城的前车之鉴在,别说徐飞不看好公孙度能胜,下头的将士们其实大多也是这么个想法,正因为此,对徐飞的自保之策,前来禀事的军侯自不会有甚异议,紧着便躬身应诺而去了,不多会,便听城中号角声连天震响中,大批的甲士慌慌张张地从军营中冲出,急速地便向四面城头赶了去……

    “敌袭、敌袭……”

    辰时三刻,日头已然升起到了三竿高,离侯城四十里开外的辽东军大营处,赵初所部匆匆用过了早膳之后,正在忙着拆除帐篷、栅栏等物,准备趁着日头刚刚升起的好时辰向侯城赶去,却不料就在这等忙乱之际,远处一座低矮的小山后头突然扬起了大股的烟尘,一开始,轮值的哨兵们尚不甚在意,以为这或许是侯城的兵马前来迎接,可待得见大批骑军从山后冲出,打着的竟然是幽州军的旗号,众轮值哨兵们顿时便全都慌了手脚,告急的狂吼声顿时便暴然响起了。

    “该死,快,各部即刻集结,列阵备战、备战!”

    时值全军都在忙着收拾行装之际,身为一军主将,赵初自是无须去干这么些粗笨的勾当,依旧在不紧不慢地用着他那堪称丰盛的早膳,却不料一笼包子尚未用完,就听得前营处告急声哗然大作,心一慌,赶忙丢下了吃到了一半的包子,蹿将起来,一骨碌便翻上了马背,冲着南面烟尘起处只一看,脸色瞬间便是一白,哪敢有丝毫的迁延,紧着便狂吼了一嗓子。

    集结?说起来轻松,就两字而已,不过上下嘴皮一碰的事儿罢了,可散乱的大军要想完成集结,可就没那么简单了,更遑论赵初所部构成复杂,个中不单有玄菟、新城等辽东北面各城的守备部队,还有着不少随征的靺鞨、契丹等族的部落之兵,名义上是归赵初统一指挥,可实际上全军不过是一盘散沙而已,若是平常时分,有着赵初的严令,各部倒是还能勉强依令行事,可值此幽州军大举杀来之际,全军上下早就慌了神,真能闻令而动的可谓是少之又少。

    “全军突击,不降者,皆杀无赦!”

    赵云所部皆骑兵,哪怕长途跋涉而来,体力马力都不免受些影响,可冲锋的速度却依旧惊人得很,这都还没等辽东军从骤然遇袭的惊恐中回过神来,赵云已率部有若旋风般杀到了近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