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强取险渎城(二)
    

第一百九十七章 强取险渎城(二)



    “轰、轰、轰……”

    火罐子很快便在两军将士的瞩目下落了地,这一回,经过了校准的华军投石机的准头明显提高了一大截,竟是有多达近一半的火罐子准确砸上了城头,落地之后,先是溅出大量黏稠液体,而后便猛然烧了起来,所有被黏稠液体沾到的,无不烧得个凶狠异常,无论是人或是物,皆是如此,刹那间,整个城头上顿时便乱成了一团。

    “该死,怎会如此,快,用水灭火,快浇水,浇水!”

    万涛很是好命,跟在他身边的几名亲卫都被烧成了火人,唯独他却是一点事儿都没有,待得见城头上火光冲天中,不少着火的士兵哀嚎着四下乱蹿个不休,万涛的脸色顿时便煞白一片,惶恐不已地便高呼了起来。

    通常意义下,水便是火的克星,为防备幽州军火攻,城头上倒是有着十数只装满了水的大水缸,瓢子也自不少,随着万涛一声令下,自有不少慌乱中的士兵紧着便去取瓢子装水灭火,可怪事却是出现了,一大瓢水浇在那些着火的士兵身上,却愣是没能将火浇灭,不仅如此,浇在城防器具上的效果也是如此,城头守军当即便全都被这等怪事被吓坏了,而那些身上着火的士兵则是哀嚎着满地打着滚,整个城头就此陷入了一派的混乱之中。

    “轰、轰、轰……”

    没等城头守军搞明白水为何灭不了火,完成了装填的幽州军百余架轻型投石机又再度开火了,刹那间,又在城头上制造出了三十余团冲天大火,不少被波及的士兵也就此被烧成了火人,这下子满城头的守军将士全都被吓坏了,谁还敢再呆在城头上等死,呼啦啦地便全都沿着梯道往城下狂逃了去,就连万涛这个主将都不例外,很快,城头上除了些重伤的火人士兵还在哀嚎之外,居然已是空城了。

    “擂鼓,命令前锋即刻发起冲城!”

    见得城头守军果然被自己整出来的土制莫洛托夫鸡尾酒给打垮了去,公孙明的嘴角边不由地便绽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没旁的,为了弄出这一批莫洛托夫鸡尾酒,公孙明可是下了血本的——无论是特制的薄皮陶瓷罐子,还是内里装得半满的酒精,又或是掺杂在酒精里用为黏稠剂的麦芽糖,可都是叮当作响的钱币堆出来的,为了试验这一攻城利器,找到最准确的配方,这数月来,所损失的材料少说也值个数千贯五铢钱的,而今,总算是凭此吓跑了守城将士,一切损失显然都是值了的。

    “咚、咚咚……”

    随着公孙明一声令下,中军处一字排开的十数面大鼓再次暴响了起来,三千已然前置的步军将士立马呐喊着发足狂奔而出,飞速地便冲到了护城河边,数十架云梯往两岸一搁,再由后续的士兵急速地往其上加盖上木板,近二十架简易浮桥便已成了型,除了一千弓箭手在护城河边列阵压住阵脚外,另两千名士兵则是扛着云梯高速冲过了护城河,旋即便见一架架云梯高高扬起,又重重地靠上了城头,而此时,城上的燃烧弹已然烧到了将灭之时。

    “贼军抢城了,贼军抢城了……”

    就在幽州军的云梯靠上城头之际,一名战战兢兢地从梯道口处探出了个头来的辽东军士兵猛然发现了不对,忙不迭地便扯着嗓子狂呼了起来。

    “上城,快上城,敢迁延不进者,杀无赦!”

    听得响动不对,已然整顿好手下将士的万涛登时便急红了眼,只见其狂乱地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声嘶力竭地咆哮着,驱策手下将士赶紧冲上城头。

    饶是万涛的将令下得很是及时,可惜还是来不及了,概因幽州军那二十余架云梯的顶端都站着一名敢死队员,个中便有这支先头部队的指挥官——裨将军张彪,在云梯重重撞上城碟之际,张彪以及另二十二名勇士已然借助着这等冲劲翻过了城头,齐齐飞速地向城门楼旁的梯道口处冲了过去,正好挡住了辽东军将士的上城行动,双方当即便狠斗在了一起,刀光剑影中,不少双方的士兵惨嚎着倒在了地上,优势兵力无法展开的情况下,又丢了地利之优势,哪怕辽东军士兵在万涛的逼迫下,悍不惧死地拼命向上冲,可惜一时间根本无法突破幽州军敢死队的拦截。

    战争之道争的往往便是那么一线之先机,哪怕幽州军敢死队损伤同样惨重不已,一盏茶不到的时间里便已倒下了一大半,甚至连张彪这个先锋大将都已连中了两刀,可却成功地为后续部队的抢登争取到了最为宝贵的时间,随着越来越多的幽州军士兵顺云梯冲上了城头,守军将士的冲击势头很快便被遏制住了,不仅如此,反倒被杀得兴起的幽州军将士一口气赶到了梯道下,惨烈的战事已从城头转移到了城门附近。

    “不许退,上,给我杀!”

    见得手下将士节节败退,万涛登时便急红了眼,提刀劈杀了几名从身旁逃过的溃兵,试图以此来控制住即将崩溃之战局,只可惜兵败如山倒之际,他的努力并没啥卵用,不单没能止住己方的溃败之势,反倒是惹来了张彪的注意。

    “蟊贼,给我死!”

    张彪已是接连击杀了近二十名的辽东军士兵,而他自己也已是连中了三刀,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就宛若是从血海里捞出来的一般,可却依旧坚持奋战在第一线,率部不断地向前冲杀着,待得发现辽东军后阵中有一名敌将在那儿大呼小叫不已,张彪登时便来了精神,率手下亲卫队拼命向前狂杀而进,很快便冲到了万涛的跟前,只听其一声大吼之下,便已是一刀狠命地斜劈而出,势大力沉地直取万涛的脖颈之间。

    “啊呀呀……”

    见得张彪有若地狱魔神般狂冲而来,万涛未战心便已是怯了大半,但却绝不肯束手待毙,只见其一个大步便迎上了前去,怪叫一声,同样也攻出了狠戾的一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