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双方布武(二)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双方布武(二)



    “嗯,伯方所言甚佳,老夫也以为颇有可取处,根矩(邴原的字)可有甚要补充的么?”

    公孙度虽是起于小吏,并非名门之后,性情也自有些粗暴,可毕竟是枭雄之属,才干还是有些的,尤其是军略之道,更是曾精研过,尽管限于天赋,成就不大,却也不是门外汉,自不会听不出凉茂所言的合理处之所在,心下里其实已然有所决断,只是并未说实了,而是又将问题丢给了始终默然不语的邴原。

    “使君大人觉得好便好,邴某自无异议。”

    邴原与凉茂乃是挚友,于辽东之地素来并称,又都是被公孙度强行征召之人,同病相怜之下,往昔的过往自是不少,然则自打凉茂决意以帮衬公孙度作为效忠曹操之台阶,邴原便与凉茂渐行渐远了去,没旁的,往年邴原确实也看好曹操能平天下,可随着公孙明的异军突起,诸般善政无不以民为本,出身微寒的邴原之心意便已起了变化,虽不曾明确表态要归附公孙明,却已然不再视曹操为定天下的唯一人选,反倒是更看好公孙明一些,正因为此,邴原断然拒绝了凉茂有关帮衬公孙度之提议,此际自然是不可能去为公孙度出谋划策的。

    “那好,此事就这么定了,明日起,便行坚壁清野之举措,并多向险渎城调拨粮秣辎重,着令阳仪务必死守,不得擅自出战,另,各部即刻向襄平城集结,以备应变!”

    见得邴原一如既往地不肯多言,公孙度虽颇有不满,却也不曾见责,只一击掌,便已连下了数道命令,虽不曾明确道出,可实际上却是完全按着凉茂的提议进行战略部署了的……

    “报,禀主公,营外来了名货郎,自言受人所托,前来送信,要求面见主公。”

    尽管神速全歼了蹋顿所部,算是灭掉了所谓的乌恒国,然则公孙明却并未急着兵进辽东,哪怕庞统已率步军赶到了羊山大营,公孙明依旧不紧不慢地按着预定部署,在囤积粮秣之余,对散居辽西的各乌恒部落大加安抚,以彻底稳固辽西之地,当然了,这么些细务自有随军的王贺等官员去负责打理,而公孙明自己却是每日里皆与庞统细细地计议着攻克辽东之具体部署,今日自然也是如此,就在二人就着沙盘推演个不休之际,却见一名轮值校尉大踏步地从帐外行了进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礼,恭谨万分地禀报了一句道。

    “哦?那就传了来好了。”

    一听此言蹊跷,公孙明的眉头不由地便是一扬,可也无甚迟疑,随口便吩咐了一声。

    “草民武旭叩见公孙将军。”

    轮值校尉应诺而去后不多久,便见凌锋领着名年轻货郎从帐外行了进来,一见到端坐在文案后头的公孙明,那名货郎紧着便行了个大礼,举止有度,浑然不似普通之行商,明显透着股书卷气息。

    “武先生客气了,来人,看座。”

    见得来人举止不俗,公孙明心下里自不免有些诧异,可也没急着刨根问底,而是和煦地便让了座。

    “谢公孙将军赐座,草民此行乃是奉了家师之命前来的。”

    武旭恭谨地谢了一声,却并未去一旁入座,而是一边环视了下帐中诸般人等,一边大有深意地点了一句道。

    “某素来用人不疑,武先生有甚事且就直言好了。”

    以公孙明之智商,自不会看不懂武旭此举是在暗示些甚,然则公孙明却并不打算逐退帐中人等。

    “家师有封信给您,说是将军您看了便知根由。”

    听得公孙明这般说法,武旭显然有些意外,很明显地迟疑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从贴身小衣里取出了封信函,双手捧着,向前便是一递,自有一名帐前亲卫抢上了前去,伸手接过了信函,转呈到了公孙明的面前。

    “武先生有心了,且请代为转告令师,就说某承令师之情了。”

    公孙明用裁纸刀挑开了信函上的火漆,从内里取出了一张信纸,一目十行地过了一遍之后,却并无甚表示,仅仅只是语调平和地谢了一声而已。

    “家师有令,着某随将军行动便好,不必急着回转。”

    武旭摇了摇头,并未就此请辞而去,而是表达了愿留在公孙明军中为人质之态度。

    “如此也好,凌锋,尔且安排一下,先请武先生下去休息,待得晚间,某自当设宴为武先生洗尘。”

    这一听武旭如此说法,公孙明脸上的笑容登时便更和煦了几分,也自不曾拒绝武旭的提议,笑着便向凌锋交待了几句,自有凌锋高声应了诺,陪着武旭便一道退出了中军大帐。

    “好叫军师得知,这武旭是辽东名士邴原之学生,给某送来了份公孙度老儿的战略部署,与我等早前所料基本无差,军师且先看看再接着议好了。”

    将武旭打发走了之后,公孙明便即一边随口介绍着,一边将手中的信纸递到了坐在侧旁的庞统面前。

    “邴原其人,某也尝闻其名,确有真才实学,恭喜主公又将得一干才啊。”

    庞统看信的速度丝毫不比公孙明慢,只扫了一眼,便断定此信中所载必然是真实无疑,这便笑着恭贺了公孙明一句道。

    “呵,终归须得先打垮了公孙度老儿,方可谈其余,而今此獠既是打算跟我军打持久战,那就先拿险渎城开刀,以震慑其胆也罢,军师以为然否?”

    能有大才主动来投,足可证自己这两年来的艰苦努力没白费,公孙明的心情自是相当之不错,可头脑却是清醒得很,并未有太多的自得之情,也就只是一笑了之,紧着便转入了正题。

    “当得如此,越快拿下险渎城越好,只消能打乱公孙度之步调,此战之胜局定焉。”

    数日的推演下来,庞统对战局之可能演变早已是烂熟于心了的,此际又有了邴原的来信佐证,庞统自然不会反对公孙明的提议。

    “那好,明日一早便兵发险渎城!”

    这一见庞统别无异议,公孙明自不会有甚迟疑,毅然决然地便下了最后之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