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羊山会战(三)
    

第一百八十九章 羊山会战(三)



    两大强招对碰之下,巨大的反震力道当即便令二将的身子都不免被震得个歪斜不已,各自座下的战马也自吃力不住地长嘶了起来,速度陡然骤降,竟自停滞不前了,这第一个回合的交手下来,从场面上看,赫然是平手之势,谁都没能占到上风。

    “好贼子,再来!”

    尽管有些意外摩那彦的强悍,然则高览却并未因此而有甚慌乱,只见其腰腹一用力,便已稳住了身形,手起一枪,再度向摩那彦刺击了过去。

    “哈!”

    若说高览仅仅只是感到有些意外的话,摩那彦的心情就是惊悸了的,此无他,先前那一记硬碰下来,看似平手,可摩那彦却是有苦自己知——因受力过巨之故,他的双腕都已是酸麻不堪了的,毫无疑问,在力量的对比上,摩那彦明显稍逊了一筹,这会儿见得高览再度出枪攻杀而来,他自是不敢再跟高览以硬碰硬,只能是一声大吼之下,出枪便是一个斜挑,试图以巧劲卸开高览的攻杀。

    “铛!”

    摩那彦的想法倒是很美,只可惜他枪方才刚出,高览便已看破了个中之虚实,又怎可能会被摩那彦所趁,只一个翻腕,彼此刺出的长枪陡然便是一个下沉,竟是有若灵蛇般闪过了摩那彦的挑击之势,狠戾异常地便撩向了摩那彦的小腹,一见情形不对,摩那彦当即便被惊出了一声的冷汗,慌乱间赶忙一横双臂,总算是在间不容发之际用枪柄斜挡住了高览的攻杀之势,只是临时变招之下,用力难免不足,力量本就稍逊的情况下,这一记硬碰下来,摩那彦的脸色当即便是一白,显然又吃了个小亏。

    攻,再攻!高览的战阵经验何其之丰富,这一抢到了先手的情况下,又怎可能会给摩那彦留下翻盘之机会,运枪如飞地便是好一通的攻杀,招招狠戾异常,接连三十回合的较量下来,愣是杀得摩那彦汗流浃背,手足酸软不堪之下,已是力不能支了,眼瞅着形势不妙,摩那彦哪敢再战,左支右拙地又应付了几招之后,趁着高览收枪再刺的空档,双脚猛地一夹马腹,不管不顾地便往本阵逃了回去。

    “蟊贼休走,留下头来!”

    高览正自杀得兴起,这一见摩那彦要逃,自不肯善罢甘休,策马便狂追了上去,沿途所过处,胆敢冲上来阻拦的乌恒骑兵无一不被高览挑成了空中飞人,只这么一下,便彻底冲垮了乌恒骑军的后阵。

    “幽州铁骑,有我无敌,幽州铁骑,有我无敌……”

    摩那彦这么一败不打紧,原本就处在下风的乌恒中路骑军顿时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而杀红了眼的幽州骑兵们则是全都兴奋了起来,自发地狂呼着战号,疯狂地追杀着溃败的乌恒骑军。

    “该死的废物!全军都有了,跟我来,突击,突击!”

    这一见己方中路突然崩溃,蹋顿登时便急红了眼,愤恨地骂了一声之后,率一万中军悍然就此发起了狂野的反冲锋,试图抢先挫败幽州军中路之攻势,也好稳住摇摇欲坠之战局。

    “子龙,尔率弓骑即刻走左翼,照预定计划行事,其余各部跟我来,出击!”

    公孙明始终在观察着蹋顿的帅旗,故而蹋顿方才刚一发动,公孙明便已及时作出了反应,一声令下之后,率五千五百余铁骑也自冲进了混乱一片的中路战场,与此同时,赵云则率三千弓骑急速地向左翼冲了过去。

    “子奂莫慌,某来也!”

    中路战场上,高览原本正自率部追杀着溃败中的摩那彦所部,却万万没想到蹋顿居然孤注一掷地率中军杀了过去,追击的势头陡然便是一窒,在敌优势兵力的冲击下,颓势难免,正自危急关头,公孙明已然率部赶到了战场,急若星火般地便从斜刺里杀进了乌恒骑阵之中,很快便稳住了中路战场之局势。

    “走侧翼,出刀,冲过去!”

    就在公孙明率部与蹋顿的主力激战之际,赵云则是率三千弓骑急速向左翼战场冲了过去,只不过他并未选择最为混战的核心战场,而是选择了战场的外缘作为突破口,只一个冲锋,便将左翼的乌恒军冲得个阵脚大乱。

    “援军已至,儿郎们杀贼,杀贼,杀贼!”

    左翼战场上,幽州军本来就占有一定的优势,这一见赵云奔腾如雷般地从战场外缘杀入,张郃登时便来了精神,狂吼着便率部发起了狂猛异常的强突。

    “挡住了,不要乱,稳住,稳住!”

    赵云与张郃这么一联手冲杀之下,本就已是被压着打的乌恒骑军当即便乱了套,一见情形不妙,正自躲在后头指挥的尔哈茨登时便急得个不行,一边率亲卫队向前狂冲,一边声嘶力竭地狂吼着,试图稳住己方之阵脚。

    “老贼,受死!”

    张郃先前一直想着要去击杀尔哈茨这个敌军主将,可惜总被乌恒骑军所拦阻,加之尔哈茨不时地转移阵地,张郃几番突袭都没能抓到斩将之战机,而今一见尔哈茨居然自己冒了出来,登时便乐了,纵马便冲破了乱军的拦阻,有若神魔下凡般地便向尔哈茨直冲了过去。

    “呀……”

    尔哈茨擅长的是战阵指挥,本身的武艺虽也尚算不错,可武力值顶多也就是七十五上下而已,离着绝世武将之级别差得实在是太远了些,此际见得张郃如何狂猛杀来,心顿时便慌了,先前冲锋的勇气瞬间便消失得个无影无踪,哪敢真跟张郃交手,只听其一声怪叫之下,竟是不管不顾地便往斜刺里逃了开去。

    “休走,留下头来!”

    这一见尔哈茨要逃,张郃又岂肯善罢甘休,一声咆哮之下,率部便在后头穷追不舍,一通子狂冲下来,当即便令本就已颓势明显的乌恒军右翼部队彻底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大多数将士头也不回地便逃离了战场,至于尔哈茨么,被追得急的情况下,竟是忙不择路地向兀自混战一团的中路战场逃了去,结果么,自是毫无意外地便将张郃所部也引到了中路战场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