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羊山会战(二)
    

第一百八十八章 羊山会战(二)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

    见得幽州军已然有备,率部狂飙而来的蹋顿倒也没敢以散乱队形直冲幽州军骑阵,在离着幽州军大阵还有一里开外处,便已是一扬手,朗声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号角声大起间,疾驰而来的四万六千余乌恒骑军很快便停了下来,以中军为基准,飞速地向两翼拉开。

    “子龙,待会战事打响后,尔只管率三千骑杀透敌阵,一路直奔敌军大营,将蹋顿的老巢一举端掉。”

    时值乌恒军列阵之际,公孙明并未下令急攻,而是默默地估算了一下乌恒军的兵力,待得确认了蹋顿确实是将几乎所有的部众都带了来,公孙明的嘴角边立马便荡漾出了一丝不屑的笑意,侧头看了看跟在身旁的赵云,低声地叮嘱了一句道。

    “诺!”

    公孙明所布置的这么个任务显然不是件轻松的活计,然则赵云却并未有甚迟疑,毫不犹豫地便应了诺。

    “中军不动,其余各部即刻出击,活捉公孙小儿!”

    蹋顿既是先入为主地认定了幽州军马力不足,自然不肯给幽州军太多的调整之余裕,加之自忖兵力是幽州军的近两倍,在以多打少的情况下,自以为必胜无疑,当然是一刻都不愿多耽搁,匆匆列好了攻击阵型之后,紧着便下达了总攻之令。

    “呼嗬、呼嗬……”

    随着蹋顿一声令下,乌恒军兵分三路,狂呼着战号,便有若潮水般向对面的幽州军冲了过去,个中左翼统兵大将为白马王登达赫,中路统兵大将为万夫长摩那彦,右翼大将为万夫长尔哈茨,各统一万骑,蹋顿自率一万六千精锐压住了阵脚。

    “中军随某压住阵脚,其余各部杀过去,一举冲垮贼军!”

    这一见乌恒军已然冲了起来,公孙明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挥手间,便已是声线冷厉地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听中军处号角连天震响不已间,幽州铁骑同样兵分三路,针锋相对地发起了反冲锋,个中左翼大将为张郃、中路高览、右翼吕旷,各统六千铁骑,中军处,公孙明自率七千五百骑兵,其中三千骑是正面突击能力不算太强的弓骑兵。

    “轰……”

    一里之距并不算远,对于两支相向对冲的铁流而论,也就只是十数息的脚程罢了,彼此不避不让之下,自是很快便猛然撞击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阵狂猛的轰然巨响,人吼马嘶之际,一时间也不知有多少的双方骑兵惨嚎着跌落马下。

    尽管分属两国,可实际上交战的骑兵基本上都是乌恒族人,按理来说,兵力明显倍于幽州军的乌恒骑军应该占据明显上风才是,可实际情况却是恰恰相反,左中右三个战场皆是幽州军在不断地突进乌恒骑阵之中,之所以会有这等结果,不单是因幽州军三名统军大将皆勇悍难敌,更多的则是因幽州军的装备乃至训练水平都远超乌恒骑军,战术素养明显强出了不止一筹,这一点从双方骑阵的变幻中便可见一斑——尽管处于对冲的混乱之中,三支幽州骑军始终保持着三角突击阵型不散,而反观乌恒骑军一方看似杀气腾腾,可从冲锋开始,其骑阵便已是疏密不均的零散,此无他,幽州骑军自组建以来,就一直在坚持着团队训练,历经数次大战下来,早已锻炼成了一支铁军,而乌恒骑军基本上都是各部落临时凑将起来的,彼此间的配合自然也就谈不上有多默契。

    正所谓兵贵在精而不在多,一盘散沙纵使数量再多,也断然挡不住钻头的高速冲击力,很快,乌恒三路骑军都被幽州铁骑杀得个七零八落,也就只是仗着兵力上的绝对优势,勉强支撑着罢了,战局方才刚一开始,便几乎是一面倒之势。

    “废物,一群废物,蠢才……”

    蹋顿气势如虹而来,本以为定能靠着优势兵力一口气干翻幽州军的,却不曾想这才刚开战呢,己方三路大军居然便有着个力不能支了,当即便被气得个眼冒金星,竟是不管不顾地便怒骂了起来。

    怒骂能解决问题么?答案显然是不能,为了保证己方三路大军不被幽州骑军彻底冲垮,蹋顿只能是紧着向各个方向上都派出了两千骑兵赶去增援,总算是勉强稳住了局面,可也就只是勉强稳住而已,在幽州铁骑的反复冲杀下,三路乌恒骑军仅仅只能勉力抵挡罢了,根本无力发动反攻。

    “向左前方突击,杀过去!”

    战局陷入僵局,着急的人可不止是蹋顿,杀红了眼的高览也自心急火燎不已,一边在乱军中疯狂冲杀着,一边用眼光的余角四下搜索着乌恒军的统军大将,最终发现摩那彦的将旗就在左前方不远处,高览顿时便来了精神,大吼一声,率部便调整了下突击方向,径直向摩那彦杀了过去。

    “跟我来,挡住贼军!”

    这一见高览势如疯虎般率部向自己冲杀而来,摩那彦也就顾不得指挥了,一声咆哮之下,率亲卫队也自狂冲了起来,不避不让地迎上了前去。

    “蟊贼,受死!”

    见得摩那彦杀到,高览不惊反喜,纵马便冲将过去,于两马将将相交之际,大吼了一声,双臂猛然一振间,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急速暴刺了过去,枪速奇快无比,矫健如龙般直取摩那彦的胸膛。

    “啊哈!”

    摩那彦能被蹋顿委为中路要冲之统领,自然不是等闲之辈,就武艺而论,可以说是蹋顿以下的第一人,饶是高览这一枪势大力沉已极,摩那彦也自不曾有丝毫的畏惧,只听其一声断喝,手中的长枪也已是快逾闪电般地挑击了出去。

    “铛、铛铛……”

    见得摩那彦挥枪来迎,高览双臂猛然便是一抖,枪尖一颤之下,瞬息间便幻化出了数十朵碗口大的枪花,劈头盖脸地便向摩那彦罩了过去,却不曾想摩那彦的想法居然与高览如出一辙,都是半途变招,试图以巧来破力,结果么,自不会有甚意外,两员大将瞬息间便连对了数十枪,暴烈的撞击声当即便响得有若雨打芭蕉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