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轻取平刚城(二)
    

第一百八十六章 轻取平刚城(二)



    “蟊贼,老子跟你拼了!”

    若不是在枪尖即将临身时,强行扭了下腰,光这么一枪,便能要去弥贺沁毕半条老命,纵使勉强躲过了要害,也没能逃过受伤之下场,哪怕伤得并不算重,可剧痛却是做不得假,大怒之下,弥贺沁毕也自不逃了,双臂一紧,便已将狼牙棒收了回来,一声咆哮之下,奋力便又是一棒敲了过去。

    “嘿,来得好!”

    一招占了上风的情况下,高览又岂会怕了弥贺沁毕的癫狂,毫不客气地挥枪便还击了过去,与弥贺沁毕就此狠斗在了一起。

    弥贺沁毕手中的狼牙棒是很重不假,可高览手中那杆长枪也同样是精钢打造之物,重量上也就只比弥贺沁毕的狼牙棒稍轻上一些而已,至于力量么,同样不比弥贺沁毕差,招式的精妙处更不是直来直去的弥贺沁毕所能比拟得了的,更遑论弥贺沁毕已然有伤在身,如此缠斗的结果自然不会有甚意外,这才交手不到二十招,弥贺沁毕已是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的。

    “噗嗤!”

    久守必失乃是颠扑不破之真理,更别说弥贺沁毕本就是个擅攻不擅守的主儿,拼命招架了一阵之后,终于跟不上高览的枪速了,自听一声闷响过后,锋利的枪尖便已从其前胸捅入,又从其后背透了出去。

    “啊……”

    剧痛袭来之下,弥贺沁毕下意识地便松开了挥击到了半途的狼牙棒,双手一合,拽住了枪柄,试图挽回自己那注定将要逝去的小命,可惜显然是太迟了的,只见高览双臂一用力,便已将弥贺沁毕生生拖离了马背,用力一甩之下,倒霉的弥贺沁毕便已是一路洒血地飞出了丈许之遥,又重重地砸进了河水之中,当即便令河心处水花四溅而起。

    “全军突击,杀啊!”

    弥贺沁毕这么一败亡,先前正自狂呼着为其助威的三千乌恒军将士顿时便全都目瞪口呆地傻在了当场,这都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早有准备的幽州军副先锋黑耶明便已是紧着咆哮了一嗓子,一马当先地便冲了起来,于此同时,一枪挑杀了弥贺沁毕的高览也自拨马便向对岸冲了去,竟是视那三千列阵以待的乌恒精锐骑兵于无物!

    “一起上,杀了他!”

    “杀了他,为将军报仇!”

    “杀啊!”

    ……

    终于回过了神来的三千乌恒骑兵这一见高览居然单人独骑地冲杀来,顿时便全都被激怒了,竟是不顾河对岸的幽州骑军已然发起了狂野的冲锋,全都嗷嗷直叫地便向高览冲了过去。

    乌恒骑军本来就不是支纪律严明的军伍,加之又无人站出来统一指挥,冲锋之际,自然也就毫无阵型可言,尽管冲起来的架势看上去浩大得很,可其实疏密不均之下,彼此掣肘之事数不胜数,整个阵型只能用凌乱一词来加以形容。

    “挡我者,死!”

    高览最喜欢的就是这等乱战之局面,这一见乌恒骑军乱哄哄地冲了过来,他不单不慌,反倒是就此兴奋了起来,狂呼着便冲进了乱军之中,手中的精钢长枪大开大阖间,连杀十数人,竟是以一人之力,冲得乌恒骑军大乱不堪。

    “突击,突击!”

    没等乌恒骑军有所调整,黑耶明已率部有若旋风般冲过了浅浅的大凌河,只一个冲锋,便令乌恒骑军彻底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大批的将士就此四散而逃,兵败如山倒之下,已是溃不成军了的。

    一派兵荒马乱之际,数百败兵直接逃回了平刚城中,十数名守门的乌恒士兵刚想着关上城门,高览已是紧随溃军杀到了近前,连连出枪之下,瞬息间连杀数人,凶狠得有若地狱里来的杀神一般,一见情形不对,把门的乌恒士兵们立马便哄然而散了个精光,不多会,黑耶明已率部赶到,顺着城门洞便冲进了平刚城中,只一个冲锋而已,便已将败退进城的那些乌恒士兵全都赶得放了羊,天不过午,平刚城已是就此落入了幽州军的掌控之中……

    “报,禀大单于,不好了,公孙小儿的大军杀来了,弥贺沁毕将军战死,平刚城已落入贼军手中。”

    柳城,由城守府改建而成的乌恒王宫的后花园中,蹋顿正自闷闷不乐地饮着酒,哪怕席前歌舞升平,左右美人为伴,他也提不起太大的兴致,此无他,概因去岁再度于俊靡城下惨败而归后,他便已预感到自己所创建的乌恒国怕是时日无多了的,虽有心振作,却又不知该如何着手做了去,每日里也就只能是借酒消愁,今日自也不例外,正自捧着酒樽狂饮间,却听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报马已是慌慌张张地闯到了近前,冲着蹋顿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何时的事,说,尔给本单于说清楚了!”

    预感到幽州军会来报复是一回事,真正面对的话,却又是另一回事了,哪怕蹋顿一向以英明神武自居,可这一听公孙明的大军已然杀来,当即便被吓得手一软,捧着的金樽“咣当”一声便落了地,溅起的残酒将其衣袍的下摆污了老大的一块,然则蹋顿却是根本没去理会,只见其猛然便跳了起来,一把抓住那名报马的胸襟,气急败坏地便狂吼了一嗓子。

    “回大单于的话,就、就在早间,巳时前后,贼将高览率五千骑为先锋,突然掩杀而至,弥贺沁毕将军率部御敌……”

    蹋顿这等狂乱的样子一出,前来禀事的报马当即便被吓得个面如土色,却又不敢有丝毫的迁延,只能是结结巴巴地将战事的经过解释了一番。

    “废物,来人,擂鼓点将!”

    蹋顿心烦意乱之下,根本没心思听完报马的陈述,在确定了平刚城已然丢失这么个事实之后,便即一把将那名倒霉的报马往地上一丢,声嘶力竭地便咆哮了起来,不多会,就听鼓号声狂响不已间,偌大的柳城顿时便是好一阵的兵荒马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