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轻取平刚城(一)
    

第一百八十五章 轻取平刚城(一)



    平刚城(今之凌源县境内),位于大凌河西支北岸,战国时燕国所设,其后被匈奴所占,至汉武帝时,又再度纳入大汉版图,归右北平郡所属,至汉末,被乌恒所占,为蹋顿所部拥有的六城中最靠近俊靡城者,城中汉胡杂居,半农耕半游牧为生,因与公孙明交恶之故,为防幽州军前来报复,蹋顿刻意调派了心腹大将弥贺沁毕率三千精锐骑兵驻守于此城中,以为警戒之用。

    大凌河虽是条波涛汹涌的大河,可其西支却只是一条小溪而已,哪怕时值春夏之交的旺水期,其河道也不过宽十余丈,最深处的河心也不过就才能没马膝而已,人马皆可涉渡而过,沿河两岸皆是良田,乃是蹋顿所部最重要的产粮基地之一,尽管是农闲时分,也有着不少的百姓在河边照顾着粮田,再远处,则是大批的牛羊在山间草原上悠闲地吃着草,牧童的歌声在蓝天白云下回荡,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祥和。

    “轰、轰……”

    祥和的事儿往往无法隽永,古今概莫能外,这不,就在众百姓们忙乎不已间,远处的地平线上突然冒起了阵烟尘,很快,大地渐渐震颤了起来,风吹过,马蹄声越来越急,不多会,便已是有若炸雷一般狂响成了一片。

    “呜,呜呜,呜呜……”

    大批幽州军骑兵狂飙而来的声势是如此之浩大,平刚城头上那些无精打采的值守岗哨们自不可能不被惊动,很快,告急的号角声便已是凄厉地暴响了起来,刹那间,城内城外都是好一阵的大乱。

    “跟我来,出城杀贼!”

    平刚城的防卫远谈不上森严,甚至可以说是松懈得很,不擅守御之道的乌恒人自打十数年前拿下了平刚城之后,就不曾对城防工事有过修缮,几架报废的守城弩如今早已腐成了一堆烂木头,不仅如此,城碟也自处处残缺,城上甚至连檑木滚石都不曾囤积,这等现状显然不适合打防御战,正因为此,城中守将弥贺沁毕闻讯赶到城头之后,只瞄了眼高速而来的幽州军阵容,立马便咆哮着下达了出击之令,旋即便听号角声的暴响不已间,三千乌恒骑兵已是呼啸着冲出了城门,一路向大凌河边赶去。

    “全军止步,列阵!”

    高速杀来的幽州骑军兵力并不算多,也就五千骑而已,领军大将正是高览,这一见对岸的乌恒军已然有备,高览也自不敢就这么纵兵狂冲将过去,而是在离河岸尚有五十余步的距离上便即扬手止住了手下将士,飞速地列好了攻击阵型。

    “贼子,可敢来战?”

    见得对岸的幽州骑军军容严整,兵强马壮,弥贺沁毕喉头不禁便是一干,心知对阵而战,己方这三千骑兵恐不是幽州军的对手,这便起了擒贼先擒王之心思,只见其一摆手中的狼牙棒,纵马便冲出了本阵,运足了中气地便断喝了一嗓子。

    “老黑,待会某杀了那蠢材之后,尔即刻率部杀过河去,务必一举击垮贼军。”

    高览本就是厮杀汉,单挑的事儿早不知干了多少回了,又岂会怕了弥贺沁毕的挑衅,只不过他并未急着冲出本阵,而是先低声向副将黑耶明纷纷了一句之后,这才策马缓缓开始了加速。

    “哇呀呀……”

    这一见高览已然出阵,弥贺沁毕自以为得计之下,也自怪叫着冲了起来,显然是打算在河水的中流处截杀高览,没旁的,弥贺沁毕在乌恒军中一向以神力著称,手中的狼牙棒通体精钢打造,重达近百斤,所习的武艺也都是大开大阖之招式,少有花俏的活计,自忖力量必然强于高览的情况下,他自是不打算给高览有腾挪之余裕,出于这等考虑,水深处无疑便是他能全力发挥之所在。

    “杀!”

    弥贺沁毕方才一动,高览便已看出了他的算计,可也并不在意,一路纵马便冲进了河水之中,很快便与弥贺沁毕在河心处迎面对上了,水花四溅中,只听高览舌绽春雷地大吼了一声,双臂一振间,手中的长枪便有若蛟龙出海般暴刺了出去。

    “吼!”

    弥贺沁毕本来是打算抢先出手的,却万万没想到高览的枪势竟然如此之快,心不由地便是一慌,赶忙大吼了一声,挥起手中的狼牙棒,一招“横扫千军”便已是就此暴击而出,棍棒过处,空气都被挤压得荡漾出了层层的波纹,棒啸声响得有若鬼哭狼嚎一般,这一棍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可谓是惊人已极,竟有着后发而先至之可能!

    “铛、铛、铛,呼……”

    弥贺沁毕本以为自己着霸绝的一帮轰出,足可将高览连人带枪一道轰成碎片的,却不曾想他的重击方才刚到半途,高览原本笔直刺出的枪势陡然起了变化,只见枪尖处突然一颤,瞬息间幻化出了四道枪影,个中三枪接连点在了狼牙棒的棒头下沿的同一个位置上,巨大的力道迸发之下,弥贺沁毕只觉得双腕不由地便是微微一麻,横击之势当即便震得高高扬起,这都还没等他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呢,高览所震荡出的第四枪已然急速刺击了过来。

    “哎呀!”

    弥贺沁毕万万没想到高览的枪法居然是如此之高超,力量更是强得惊人,待得惊觉不对,再想横棒招架已是来不及了,慌乱间脚下用力一点马腹,这就想着要拨马先避让开来,却浑然忘了他此处可是处在河心处,哪怕河水并不深,也就只略微高出马腿的膝盖而已,可所造成的阻力却并不算小,纵使战马已是依令向斜刺里动了,奈何受限于水深,速度自然是快不起来的。

    “嘶啦!”

    战阵上哪怕只是一个细小的失误便有可能导致惨痛的代价,更别说似弥贺沁毕这等在大意之后又忙中出错之状况,自然不可能有甚好果子吃,只听一声闷响过后,锋利的枪尖已是毫不容情地划破了弥贺沁毕身上的甲衣,擦着其肋部而过,火花四溅中,鲜血当即便如泉般从甲胄破口处狂涌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