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变天(一)
    

第一百七十八章 变天(一)



    建安六年的春节终于在不同人的不同期盼中过去了,大年初四,幽、渤二地的无数百姓们无不翘首以盼着明天的到来,概因按着官府的公告,大年初五将正式开始登记百姓们的户籍,以便在农时到来前完成土地之分配,为此,幽州军十数万精锐早已在年前便已分散到了各县,一方面是安置所需,另一方面则是配合各地官府完成户籍登记之重任。

    正所谓有人欢喜便有人愁,这不,就在幽、渤二地的军民们欢天喜地之际,王峥却是有若困兽一般在王家坞堡的主院大堂上狂乱地来回踱着步,没旁的,尽管公孙明并未显露出要朝王家动手之迹象,可王峥却是敏感地意识到了危险的临近,偏偏他又实在想不出办法来应对——派去许都的使者始终没见回转不说,与卢邹等各族族长的联合行动也一直没能谈妥,更令其心悸不已的是不少王家旁系子弟纷纷发表声明,表态支持官府的均田令以及府兵制,甚至有些在官府任职的嫡系子弟也都上了本章,向公孙明表态效忠了,自觉四面楚歌之下,王峥又哪能轻松得下来。

    效忠公孙明?王峥根本就没考虑过这等可能性,不为别的,只因他王峥早已暗中投靠了曹操,更曾奉曹操之令暗算过公孙明,还曾与摸金校尉有过多次合作,盗挖了幽州不少大墓,诸般种种皆已注定了他王峥不可能为公孙明效力,就算他想,也不可能得到公孙明的认可,换而言之,他也只能是一条路走到黑了的。

    “老爷,老爷,二爷回来了。”

    就在王峥寻思着是否要再派人去跟卢、苏两家交涉上一番,多让出些利益,以换取两家之合作时,却见二管家王鹏已是急匆匆地从堂口处蹿了进来,几个大步便抢到了堂上,兴奋奋地便嚷嚷了一嗓子。

    “快,快请。”

    二爷王嵘乃是王峥的亲弟弟,也是王峥最信得过之人,此番悄然赶去许都的人便是王嵘,如今其既归,想来必有好消息,一念及此,王峥的精神立马便是一振。

    “大哥,好消息啊,朝廷已下了诏书,宣布公孙明小儿之政令乃是违制之举,勒令此獠限期改正,若不然,必将号召天下群雄共讨之,另有诏书一份,册封兄长为关内侯,晋幽州别驾从事,着兄长务必与公孙明据理力争,不可使其蒙蔽了州中百姓。”

    二管家去后不多久,便有一名身着行商服饰的中年汉子匆匆赶了来,连行礼都顾不得,便已是满脸激动之色地嚷嚷了起来。

    “哦?哈哈……好,诏书可在?”

    这一听曹操如此慷慨地给了自己如此高的爵位与官职,王峥当即便乐得哈哈大笑了起来,自觉有了朝廷的诏书在手,便有了跟公孙明唱对手戏的资本。

    “诏书在……”

    见得自家兄长兴奋若此,王嵘也自得意得很,紧着便伸手入怀,这就要将贴身藏着的诏书取将出来。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官军杀进坞堡了。”

    这都没等王嵘将话说完,就见二管家王鹏惶急不已地从照壁处蹿了出来,惊恐万状地便狂嚷了一嗓子。

    “什么?怎会如此?”

    王峥一直担心的便是公孙明会悍然兴兵来犯,为此,可是刻意下过严令,不准坞堡中人随意进出,哪怕是白日,也须得严防死守,可眼下居然被官军毫无阻碍地杀进了堡中,王峥当即便被吓得脸色煞白一片。

    “是王必那狗贼趁着轮值之时,领着十数名同伙私开了堡门,官军杀来了,老爷、二爷,您们还是赶紧逃罢,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啊。”

    这一见王峥失惊若此,王鹏哪敢有丝毫的迁延,赶忙将坞堡沦陷的缘由道了出来。

    “该死的王必,吃我王家的粮长大,竟敢行此忘恩负义之恶行,某……”

    王必可是王峥亲自圈定的部曲私兵副统领,对此人,王峥一向极其信任,恩赏有加,却万万没想到会被其所出卖,当即便被气得个七窍生烟。

    “王峥、王嵘在那儿,上,抓活的!”

    没等王峥的咒骂之言说完,就听一阵狂乱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军侯已领着大批士兵从照壁后头冲了出来,这一见王家兄弟皆在,那名军侯登时便乐了,一挥手,朗声便下了道命令,旋即便听众兵丁们轰然应诺之余,齐齐便冲上了堂去。

    “尔等想作甚,某乃朝廷所封之关内侯,幽州别驾,现有陛下诏书在此,尔等安敢如此无礼!”

    王峥到底是一族之长,胆气还是有的,这一见事已危急,也自顾不得去细看诏书的内容,一把抢过其弟捧着的诏书,高高地便举了起来,色厉内荏地便狂嚷了一嗓子。

    “诏书?矫诏尔,大胆王峥,私藏甲兵、弩车已是死罪难逃,而今又敢矫诏顽抗,更是罪无可恕,上,拿下了!”

    汉家天下五百年,朝廷之大义早已深入人心,正因为此,这一听王峥自言有诏书在手,众将士们连同那名军侯在内都不免心下惴惴,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应对方好了,可就在此时,却见公孙冷领着数十名军法处将士从照壁处行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满脸不屑地述说着王峥之罪行。

    “公孙冷,尔这狗贼,某乃钦定之幽州别驾,尔怎敢如此无礼相待,某要上本参你!”

    公孙冷这么一露面,下头的将士们可就不敢再有丝毫的迁延了,一拥而上,将王家兄弟以及王鹏全都捆成了粽子,纵使如此,王峥也自不肯服软,兀自在喋喋不休地放着狂言。

    “主公有令:王家罪大恶极,着抄灭满门,将王家老少押上囚车,并以抄出的诸般罪证一起游街示众,让我蓟县百姓好生瞧瞧王家人的丑恶嘴脸。”

    汉庭的大义对于旁人来说,或许还有那么点效用,可对于公孙冷来说,那玩意儿比手纸都不如,他又哪会放在心上,任凭王峥嚷得再响,公孙冷也自懒得去理会,只管一板一眼地宣布了公孙明的命令,自有众将士们轰然应诺而动,将王家兄弟毫不客气地便架下了堂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