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嫁鸡随鸡
    

第一百七十五章 嫁鸡随鸡



    在侦知张毅所部全军覆没之消息后,无论是蹋顿还是公孙度都没了丝毫的战心,匆匆便各自率部急撤而走了,而庞统也不曾再度发动追袭,率军径直回到了俊靡城,对归降的张毅所部加以整编之后,于十一月初三回到了蓟县,两日后,公孙明也率主力凯旋而归,缓冲隔离带计划至此算是顺利达成了;十一月初六,在大赏有功将士之后,公孙明又趁着这等喜庆劲,宣布自己将于五日后大婚,幽州军民皆为之欢欣鼓舞。

    别看公孙明宣布大婚之际意气风发得很,可真到了婚礼之时,却是忐忑得不行,没旁的,哪怕两世为人,可说到底他就是一初哥罢了,被司仪折腾了一番,又被众将以及诸多来宾们可着劲地灌了回酒,人早懵得个不行了,走回内院时,脚下直打飘不说,脑袋也是晕乎乎地,浑然就一派空白,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逛荡到了内院主房前的。

    “恭喜姑爷,贺喜姑爷了。”

    “姑爷大喜,大喜啊。”

    ……

    公孙明这才刚想着进主房,却不料几名老妈子已领着一大群陪嫁丫鬟们迎上了前来,没口子地道着喜。

    “赏、赏,都有赏……”

    公孙明这会儿正自昏头脑涨地,根本搞不懂这帮仆妇们一直围着自己究竟想干啥,傻愣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想起是要讨赏钱来着,脸不由地便是一红,赶忙将司仪事先放在他袖子里的那些红包全都掏了出来,也没去数,一股脑地便塞给了面前的一名老妈子,而后么,也没管众仆妇丫鬟们是怎个反应,挑帘子便钻进了主房之中,待得转过了屏风,入眼便见一身大红喜袍的袁梅头上罩着霞披,一动不动地端坐在榻上,公孙明的脚下不由地便是一缓,就这么愣愣地看着袁梅,一时间又忘了自己该干啥了。

    “沙沙……”

    公孙明在屏风前发傻不打紧,却将袁梅给恼着了,暗自骂公孙明呆瓜不已,可偏偏按着习俗,在公孙明没揭开盖头前,新娘子是不能说也不能动的,可总这么傻等着显然不是个办法,天晓得那呆瓜小子啥时才能回过神来,无奈之下,袁梅也只能是一咬红唇,脚下微微一用力,发出了阵轻轻的摩擦声。

    “呃……”

    室内实在是太静了些,摩擦声虽细微,可在此时却无疑颇显突兀,被这么一吵,公孙明总算是从晕眩状态里醒过了神来,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没办呢,赶忙脚步踉跄地行到了榻旁,从几子上拿起了根扎着红绢的细木棍,咬了咬牙,双手哆哆嗦嗦地一挑,勉强算是将盖头揭了开来。

    “我,那个……”

    婚是结了,可真要说见面,这才第二回,公孙明也自不知该跟袁梅说些啥才好,手拿着细木棍,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哪还有平日的潇洒从容之气度,浑然就一傻小子之模样。

    “夫君,时辰不早了。”

    袁梅本来是很紧张的,可这一见公孙明比她还紧张,紧绷着的心弦登时便是一松,嫣然一笑之余,款款地便起了身,冲着公孙明便是一福。

    “哦,不早了,不早了……”

    可怜公孙明两世为人都不曾经历过这等战阵,所有的经验基本上都是纸上谈兵,真到了要“打仗”时,这才发现有些个黔驴之感,除了会吭哧几声之外,脚下却连挪都没能挪动上一下。

    “呆瓜。”

    这一见自己的暗示都已是如此明显了,偏偏对面那个笨蛋小子居然还在发愣,这可把袁梅给羞恼得脸都红了,忍不住便啐了一声。

    “娘子,为夫来也。”

    袁梅这等羞嗔的样子一出,某人的色胆顿时便大起了,加之酒劲一上涌,哪还憋得住,一声怪笑之下,虎扑着便将袁梅打横着抱了起来。

    “哎呀……”

    袁梅万万没想到先前还呆愣得够呛的傻小子突然变身成了大饿狼,当即便被吓得个花容失色,忍不住便惊呼了起来,只是嘴方张就被堵住了,接下来么,自然是一场少儿不宜的游戏就此上演了,正是满屋春色无边时,只羡鸳鸯不慕仙……

    “娘子,我……”

    头一次开荤之人向来都贪吃得很,公孙明自然也不例外,奋力耕耘了四回,方才沉沉地睡了去,这一睡便睡得个天昏地暗,直到突然察觉身上似乎有甚毛绒绒的东西在动,这才猛然睁开了眼,入眼便见袁梅那张如花般的脸庞,再一低头,这才发现是袁梅在为自己擦拭着身子,心中当即便涌起了一阵柔情,一把便将袁梅抱进了怀中。

    “夫君,妾身从即日起便是公孙家的主妇了,内事便交给妾身好了,外事皆由夫君做主,妾身一律不问。”

    生于世家之千金显然都不是简单之人,一番温存之后,袁梅躺在公孙明的胸膛上,一边用手指划着圈圈,一边意有所指地便点了一句道。

    “梅儿,为夫与袁家……”

    恢复了常态的公孙明自非等闲之辈可比,哪怕袁梅并未明说,公孙明也已明白了其之心迹,心下里对其之聪慧可人自不免便更爱怜了几分,也自不忍心欺骗于其,这便略一沉吟,打算言明将来与袁家必将交恶之事。

    “妾身嫁入公孙家,便是公孙家的人,生如此,死亦然,外事自有夫君做主,妾身一概不与闻。”

    没等公孙明将话挑明,袁梅便已是一伸手,轻轻地捂住了公孙明的嘴,满脸认真状地便将自个儿的态度明白无误地表达了出来。

    “呼……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梅儿不负为夫,为夫也用不敢负了梅儿,若违此言,叫某……”

    要想争霸天下,袁家便是道绕不过去的坎,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袁家都在必灭之列,所差的只是手段刚还是柔罢了,对此,若是不能得袁梅之谅解,公孙明虽依旧会照计划行了去,可心底里难免会有深深的歉疚之感,而今有了袁梅这般表态,公孙明心结顿时便烟消云散了开去,心情一激动,这就要赌咒了的,只不过话尚未说完,便已被两片温柔堵住了嘴,接下来么,自然又是一场儿童不宜之情景就此上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