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六)
    

第一百七十三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六)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

    蹋顿所部皆骑兵,追击的速度自是奇快无比,几乎与孙轻前后脚便赶到了庞统所部的大阵前,这一见前方有幽州大军拦截,他自是不敢就这么以散乱的队形去强冲幽州军的严谨大阵,赶忙一挥手,止住了手下狂飙突进的军伍。

    “大单于,为何停下?”

    蹋顿这才刚整顿完兵马不多久,就见公孙康也已率近三万辽东铁骑赶到了地头,一见蹋顿坐拥五万余骑兵,却不敢去冲击不足六万人的幽州军阵,心下里自是不爽得很,也自没给蹋顿留太多的面子,一到了近前,便已是面色铁青地问责了一句道。

    “哼,尔自己看好了。”

    这一见公孙康这么个后辈都敢冲着自己呲牙,蹋顿的脸色立马便耷拉了下来,没甚好声气地便反顶了回去。

    “嗯,八门金锁阵?”

    作为公孙度着力培养的接班人,公孙康还算是有些见识之人,凝神往幽州军大阵张望了好一阵子之后,总算是认出了大阵的来历,脸色当即便有些个不好相看了起来,没旁的,八门金锁阵变化极多,不同的人布置出来的阵式截然不同,要想破阵,难度不小,公孙康本人虽也能布得出此阵,可远谈不上熟稔,实在难言有把握能破得开庞统所布置出来的大阵。

    “混蛋,为何都聚于此处?”

    就在公孙康与蹋顿一筹莫展之际,一阵烟尘起处,公孙度已亲率步军主力赶了上来,这一见己方近八万骑居然在当道发傻,公孙度忍无可忍之下,策马冲到了阵前,火冒三丈地便暴了粗口。

    “父亲息怒,贼军布出了个八门金锁阵,孩儿正自与大单于研究破阵之道。”

    见得公孙度暴怒如此,公孙康哪敢说自己破不得阵方才不得不停将下来,只能是胡诌地敷衍了一句道。

    “哼,管它甚八门、九门的,我军十数万兵马于此,只管攻过去便好,老子就不信破不开此阵,不必拖延了,来人,吹号,命令前军即刻发起攻击,一举冲乱敌阵!”

    公孙度就一草根出身,带兵打仗靠的是蛮勇,就战阵之道而论,比之其子都大有不如,自忖手握十数万大军的情况下,根本不屑玩甚破阵之道的,挥手间便自以为是地下达了攻击之令。

    “父亲明鉴,此阵若不能以阵破阵,那便须得以力破阵,倘若逐次投入兵力,只会给敌以可乘之机,而今之计,也唯有全军齐上,方可破敌于此。”

    这一听公孙度在那儿瞎指挥,公孙康可就不免有些急了,顾不得对其父的忌惮,紧着便从旁进谏了一番。

    “那还等个甚,全军出击,破贼在此一举,给我杀!”

    公孙度最喜欢干的便是以强凌弱,这一听以力破阵之策,自不会有甚迟疑,只见其一把抽出腰间的三尺青锋剑,用力向前便是一个虚劈,声色俱厉地便下达了总攻之令。

    “呼嗬、呼嗬、呼嗬……”

    随着公孙度一声令下,中军处号角声立马便狂响了起来,很快,大批的两部联军骑兵便即轰然而动,呼喝着战号,有若滚滚铁流般向幽州军大阵席卷了过去,数十万只铁蹄蹬踏着大地,声势可谓是惊人至极!

    “开阵,转!”

    面对着滚滚而来的近八万铁骑,幽州军上下自不免都为之心颤不已,唯有庞统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一挥手中的小红旗,紧着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号角声骤然大响间,幽州军的大阵飞速地轮转了起来,一边转,一边向来路缓缓而退,大批的箭矢绵绵不断地便向汹涌而来的敌军骑兵暴射了过去。

    幽州军所射出的箭矢说起来并不算多,可分布却是极其诡异,疏密相间之下,很快便令两部联军的骑阵出现了些紊乱,原本几乎是平行的骑阵不知不觉间竟是被人为地分出了几个箭头,这几个突出的箭头所对应的恰恰就是幽州军轮转之后刻意露出来的大阵入口,在不曾遭遇拦截的情况下,这几个箭头上的骑兵们自是顺利无比地便闯进了幽州军的大阵之中,而后续涌来的骑军也因着惯性思维的缘故,就这么巧妙地被幽州军大阵分成了几路。

    入阵容易,出来可就难了,阵式一经展开,冲进了幽州军大阵中的两部骑兵将士只觉得四面皆敌,不断冲撞之下,尽管也斩杀了不少的幽州军士兵,可打着打着,己方骑军不知怎地便全都挤成了一团,手脚越来越施展不开,不单不能进一步冲破幽州军的大阵,反倒在幽州军的大阵消磨下死伤惨重不已。

    “正面强突,杀,给我杀!”

    骑军的战斗力体现在高速以及机动性上,一旦没了这两条,那不过只是一堆肉靶子而已,若是没有意外的话,那些冲进了八门金锁阵中的两部联军起兵下场无疑极糟,好在此时公孙度终于及时率近六万步军赶到了近前,趁着幽州军大阵吃撑了之际,从外围强行向中间杀,两下里硬碰下来,八门金锁阵尽管精妙非凡,可也架不住如此多敌军的疯狂强突,渐渐便有些力不能支了。

    “开阵,撤!”

    仗打到这么个份上,已然是混战一片,随着幽州军将士的伤亡逐渐增大,阵型也渐渐残破,眼瞅着已是难以为继,庞统自是不敢再多迁延,一声令下,趁着己方的大阵尚能勉强运转的空档,率中军便往东面狂逃了去。

    “狗贼,哪里逃,给我追上去,一个不留!”

    双方交手说起来也就半个时辰多一点而已,可两部联军为破阵而付出的代价着实是太过惨重了些,足足有近五千的骑兵被幽州军大阵绞杀当场,伤者也不在此数之下,尽管同样斩杀了不下两千的幽州军士兵,可从根本上来说,占据绝对兵力优势的两部联军无疑是吃了个暴亏,面对着满地狼藉的人马之尸体,公孙度的眼珠子都已是布满了血丝,哪肯放任幽州军逃出生天,咆哮着便率部在后死追着不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