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二)
    第一百六十九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二)

    “报,禀军师,营外来了名信使,自言是来下战书的。”

    自打屯兵俊靡城外以来,都已是半月有余,却始终不曾有过战事,甚至双方的游骑间的遭遇战也自少之又少,军务自也就算不得繁忙,庞统倒也乐得清闲,每日里不是与诸将们座而清谈,便是抚琴自娱,今日一早,处置完了惯常军务之后,庞统又休闲上了,只见其盘坐在文案前,双眼微闭地抚琴不已,正自娱自乐间,冷不丁却见一名轮值军侯匆匆从帐外而入,冲着庞统便是一礼,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哦?呵呵,也该来下战书了,去,将那人唤了来。”

    这一听联军终于来下战书了,庞统不由地便是一乐,显然早已料到了公孙度的算计之所在。

    “幽州从事赵松见过庞先生。”

    轮值军侯应诺而去后不多久,就见一名中年文士迈着四方步,大摇大摆地从帐外行了进来,于行礼间,满脸皆是倨傲之色。

    “嗯,免了,何事,说罢。”

    赵松的架子不小,口中更是自称幽州从事,言下之意便是他才是幽州牧的从事,至于庞统的幽州别驾么,赵松根本不承认,只以先生称之,对此,庞统虽不曾动气,可摆出来的架子却比赵松更大了几分,别说还礼了,连身子都不曾欠上一下,依旧好整以暇地抚着琴,浑然没将赵松看在眼中。

    “哼,某奉命前来给尔等下最后通牒,尔等窃据幽州,不服王化”

    这一见庞统如此漠然以对,赵松登时便怒了,冷哼了一声,一甩大袖子,拿起手中的战书,双手一摊,便要照本宣科地念上一通。

    “停,废话就不用扯了,公孙度要做甚,直说便是了。”

    没等赵松将话说完,庞统便已是不耐地一挥手,跟赶苍蝇一般地吭哧了一声,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赵松的陈述。

    “你哼,下里巴人,毫无廉耻,某不屑与尔为伍,我家使君令尔等即刻退出幽州,若有不服,明日战阵上见高下,尔等可敢战否?”

    庞统这等粗鲁的态度一出,赵松当即便被气得个眼冒金星不已,怒叱了庞统一番之后,这才将最后通牒道了出来。

    “庞某军务繁忙,没空陪公孙度老儿玩小儿把戏,他要战,只管放马过来攻好了,来人,送客!”

    庞统根本没理睬赵松的怒目而视,也没去接那封所谓的战书,一挥手,便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令赶人了。

    “你,你”

    赵松向来以辽东名士自居,在公孙度帐下也一向是崖岸自高的做派,哪曾受过这等粗鲁之对待,当真被气得七窍生烟,待得要再度出言呵斥庞统的无礼,可惜边上侍候着的亲卫们却是没给他这么个机会,不容分说地便将其赶出了中军大帐。

    “来人,擂鼓聚将!”

    赵松被赶走之后,庞统原本板着的脸突然一缓,乐呵地一笑之余,紧着便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听中军帐外鼓声隆隆暴响间,偌大的军营里顿时便是好一阵的忙乱。

    “参见军师!”

    三通鼓毕,孙轻、黑耶明等军中诸将皆已赶到了帐外,随着中军管一声令下,众将们按着品阶高下,鱼贯着便行进了中军大帐之中,齐齐冲着庞统便是一礼。

    “免了,先前公孙度老儿派了名信使来送战书,约我军明日会战。”

    待得众将礼毕,庞统这才虚虚一抬手,示意众将各归两侧,而后目光炯然地环视了下众人,面色肃然地道出了议题。

    “军师,贼子要战便来好了,我等的钢刀皆已磨利,就等着砍那帮狗贼的头了!”

    “不错,我等岂会怕了那帮狗贼,要战就战!”

    “军师,末将请命出击,不破贼军誓不收兵!”

    长时间的屯兵下来,众将们早就憋足了劲,根本不在意对面的两部联军足有十五万之多,尽皆气势轩昂地嚷嚷着要出战。

    “某已拒绝了公孙度的邀战。”

    对诸将们的求战心切,庞统虽尚算是满意,可心下里其实不免还是有些失望的,无他,帐下这帮将领中显然无人看出公孙度邀战背后的蹊跷之所在,足可见这一拨将领中并无可造之材的存在。

    “”

    一听庞统如此说法,众将们顿时便全都哑然了,一时间也自搞不懂庞统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啥药来着。

    “公孙度老儿邀战是假,欲撤兵才是真,然,所谓真中有假,假中有真,此獠这是就是在跟某耍以退为进之策罢了。”

    尽管对诸将们的能力有所失望,可毕竟眼下正值用人之时,庞统倒也没苛求太多,笑着便将公孙度邀战的奥道了出来。

    “军师,您此言何意,末将等可是都被绕糊涂了,还请军师为我等解惑。”

    留守诸将本来就不是幽州军中的重要将领,能力上自然是无法跟赵云、张郃等人相提并论的,哪怕庞统都已将关窍点了出来,诸将们依旧茫然不知所以,面面相觑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由军阶最高的孙轻出言询问了一句道。

    “很简单,公孙恭所部既已被儁乂率军基本全歼,公孙度所谋之两路夹攻之策已然无施展之可能,其要想入幽州,便须得设谋破了我军方可,偏偏我军又闭营不战,此獠纵使有千般能耐,也就只有徒呼奈何的份儿,又恐主公率主力归来后,会与其秋后算账,故而不得不兵行险招,假意邀战,实则暗中装作退兵,以诱使某率部去追,从而设伏我军,若让其得了手,则幽州必落其手中无疑,嘿,计倒是好计,可惜遇到了庞某,所谓的计,不过只是班门弄斧而已,自寻死路罢了!”

    庞统自学而有成以来,一直没得到施展所学之空间,纵使到了幽州之后,可以大展手脚了,却又未逢可战之机,而今,公孙度自己送上了门来,庞统的心情之振奋也就可想而知了的,这会儿分析起敌情来,自不免便略显激动了些

    x*瓜*子*小*说*网 www. gzbpi.com 手2 打更 新0更z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